2

夏碎老師只是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對我一臉疑惑的表情做回應。


我完全沒有辦法理解那笑容所代表的意義啊!!

你就不能說明白講清楚嗎!!


我嘆了口氣,看了看四周的環境,皺起了眉。


雖然說一開學教室就有做過大幅度的更動,但像是辦公室以及各個管理處所的地點,是沒有調整的,所以我越看越覺得不妙……

呃,剛才夏碎老師好像說,不是他要找我?

那麼,會是誰呢?


如果說一直朝這個方向走的話……那肯定沒好事。

因為……再繼續走下去就是校長室了啊啊啊!!!


那一瞬間,我忽然想起了扇校長與我,那單方面所做決定的約定……!

人權呢!我的人權!!


「呃…夏碎老師,是校長要找我…?」我試探性的問著。

而夏碎老師含笑點頭的舉動,便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可以不要去嗎?嗚。


「到了,褚。」夏碎老師的腳步在一扇看似普通的門扉前,停了下來,微微的對我笑了笑。

然後,他給了我一個「你保重」的眼神,便幫我開啟了通往地獄的大門……


「漾漾小朋友,你來了呀?」

然而,這便是象徵著惡魔的聲音。

「嗯…」我無力的做出了回應,誰知道等等會有什麼可怕的東西降臨?


誰可以救我出去啊──


「扇校長找我有什麼事嗎…?」雖然我這麼說有點明知故問的感覺,但是可以的話,我還是很想聽見我要的答案…

「哎呀,漾漾小朋友你那麼緊張做什麼呢?」扇校長露出了,在我眼裡簡直就像是撒旦的笑容,她用扇柄指向一旁的沙發,「先坐下來喝杯茶吧。」


句末的語助詞並沒有上揚的音調,所以這其實並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也就是說,我並沒有選擇的餘地啊嗚!!


我在心底淌下了一池子的淚,默不吭聲的在那張看起來很高級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地獄裡的沙發……坐下去會不會折壽啊?

啊嬤,您老人家就別一直出來和我揮手了好嗎?


扇董事從辦公桌前走過來,手上還真的拿著茶俱,找我過來真的只是要泡茶嗎?不可能吧!

她將茶葉放置於茶壺裡,又把蒸氣騰騰的熱水倒了進去之後,擺在桌面上,接著又興沖沖的走回辦公桌前,從抽屜裡拿出了…一大堆的甜點餅乾!

在看見愛吃的食物之後,我雙眼瞬間放亮,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正處於危險的場所之內。


人家說民以食為天嘛!現在哪還管得了那麼多啊?

而且能在將死之前吃到甜點…吾願足矣!


「漾漾小朋友喜歡吃這些對吧~」將種類甚繁的甜點放至於桌面上,扇校長對我露出了白皙的牙齒,笑著說,「盡量吃沒關係唷!」

「真的嗎謝謝校長!」在急促的道完謝之後,我便如同餓虎撲羊一般,開始進攻。


免費的甜點啊!!

我感動地撕開包裹著食物的塑膠包裝,一口咬下了微微散發著香味的餅乾,入口即化的綿密感觸,害我吃到差點連舌頭都吞進去了。


極品啊!!!


扇校長用茶匙輕攪拌著茶壺裡的液體,淡淡的茶香便逐漸擴散開來,蔓延至室內的每個角落。

清冽醇厚的香味擁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能迅速地讓人穩定心神,不再心浮氣躁。

扇校長將泡好的茶,分別倒入了兩杯小茶杯裡,而後將其中一杯遞給了我。

「謝謝。」我低下頭瞧了瞧杯中物,那帶點透明的碧綠色茶水,正靜靜的待在裡面,時而因為些微的晃動而漾起不明顯的波紋。


無事獻殷勤,必有陰謀!

不過剛才都已經吃了餅乾,要抽身也來不及了……

所以,我一口喝下了甘醇的茶水,而後便等待著扇校長的說明。


「校慶快到了,漾漾你要負責開場時的表演,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扇校長難得正經的神情害我愣了幾秒,而後果斷的搖搖頭。


其實那種語氣…根本就是在說,「你敢有問題就試試看」的意思嘛!

就算真的有意見也會變成沒意見的啊!!


「不過,扇校長……有限制要哪種表演嗎?」

「哎呀,既然你都這麼問了,那就來獻、聲、吧~」最後那種愛心的語氣讓我瑟縮了下,頓時有種雞皮疙瘩掉滿地的感覺。


是哪一個…?有尾巴還是沒有尾巴的請解釋清楚一點好嗎!

這兩個的意思可是天差地別的啊!!


「曲目就隨便你選吧,不過啊~」扇校長拉長了尾音,笑容可掬且不懷好意的說,「如果可以把臭小子也叫過來,和漾漾小朋友一起表演的話,那可就更好了呢~」

「…冰炎老師他不會同意的。」我想立即阻止扇校長這詭異的念頭,雖然我也知道成功的機率不大。

「哎呀,只要漾漾小朋友一出馬,怎麼可能有不同意這種結果存在呢?」扇校長攤開了扇子,對我搧了幾下,「旁觀者清啊,臭小子那種溫柔到能夠閃瞎我的眼睛的表情,我到現在可是都還記的一清二楚呢。」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嗎…?

而我、正是那個當局者?

…我茫然了。


『喜歡或討厭,分不出來嗎?』


我只能說,我不討厭冰炎,但是…喜歡……?

我從來就沒有過戀愛的經驗,所以…我真的不知道……

但是…我其實是很喜歡有冰炎陪伴的日子,所以…

我的答案,究竟是什麼?


『心若能言,那便是最真誠的話語。褚,你的心怎麼說?』稚嫩的聲音,卻帶著如此沉靜的氣息,語句裡是從未見過的認真。

『我要當老師!把他們這些壞蛋的討厭行為,全部都改掉!』男孩清澈的嗓音充斥著無比的堅決,下了一個有如誓言般的決定。


怎麼,不問問自己的心呢?

問問那顆,只要一接近對方就悸動不已的心。

如果、不喜歡對方的話,那怎麼又會有這樣的反應呢?


或許……該給冰炎一個,遲來的答覆了吧。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