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略顯空曠的辦公室裡,因為現在是上課的時間,所以在辦公室內的老師其實並沒有那麼多。

不過…或許那些不在場的老師們,會很慶幸他們現在沒有在這裡吧。

因為,這辦公室的某一處,正散發著如此冷冽的,生人勿進的氣息。

偏偏呢,總是能夠消滅那種有如寒風刺骨般氣息的人,最近常常不見蹤影。

並不是翹班什麼的行為不良的事端,相反的,那人依舊準時上下班,不過在上完課之後,或是沒有課的空檔時間,都不會出現在辦公室內。

在銀髮男人再次將手中的鉛筆折斷之後,他煩躁的看了身旁的座位一眼,將手中的殘骸扔置遠處的垃圾桶,而後帶著不耐的神情,走出了辦公室。

而辦公室的老師群,頓時異常有默契的發出了,有如獲得大赦的嘆息聲。


到底──冰炎老師最近是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所以人都相當疑惑的問題,當然,沒有人敢問出口。

 

就只是想出來外面透透氣而已。


最近褚冥漾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常常不見人影,說是在躲他,又不全然如此。

因為褚冥漾還是會盡責的負責他的三餐,不過在用完餐之後,通常又會跑出門,留下他一個人在宿舍裡。

雖然對於他略微親膩的碰觸,沒有了像以往一樣的慌亂逃避,在意外之餘,他也隱約覺得褚冥漾對他的態度有所改變了,即使對方並沒有講明。

不過,除了回宿舍能夠見面之外,基本上他們最近幾乎沒什麼在學校見面。

對方感覺就像是在策劃一些事情,並且不想讓他知道。

像這樣被隱瞞的感覺,實在是不怎麼好。

或許換成是別人做這種事,他肯定連個正眼都不給,但很不幸的,如此做為的對象,卻是褚冥漾。

於是,他相當煩悶的心情,就猶如河水滔滔般,無法制止了。

像是洩憤一般的,他握起了拳,看也不看的就往身旁的樹一砸,因即將入冬而在樹枝上略嫌稀疏的枯葉,便隨著他所製造的衝擊力給振了下來,成了一棵光禿禿的可憐樹木。

嘖了聲,他絲毫不理會飄落於地面的樹葉,即使弄髒了校園環境,也不干他的事。

「唷~臭小子火氣這麼大是怎麼回事呢?」


這真是個令人厭惡的聲音。

尤其是在他心情極度不爽的情況下,他實在是沒有什麼耐心去對付這個人。


扇笑容可掬的從一旁的道路走了出來,且不懷好意的看著他。

「妳那天和褚說了什麼?死老太婆!」赤色的瞳帶著些微的怒氣,有人撞上了槍口是很好,但是這人卻是他不怎麼想見的人,這就有點糟糕了。

不過在先前他是有向夏碎詢問,才知道褚冥漾那天其實是去找校長,而褚冥漾也是在那天之後,才變得有點奇怪的。

所以,也就是說,對方近日來的異常,肯定和這個死老太婆有關係!


「嗯?漾漾小朋友沒和你說嗎?」扇稍微愣了下,而後勾起了詭異的笑容,「既然這樣的話,我也不方便透露了呢~」


……怎麼不去死呢?!

他瞇起了紅眸,並且思考著能不能請自家老師將這隻危害人間的妖孽帶回去關禁閉,免得他會忍不住讓對方永遠消失。


「嘖嘖嘖,對長輩露出這種眼神可不怎麼好的哦,小、冰、炎~」扇故作感嘆的搖搖頭,加重了他想將人種在這裡當肥料的欲望。


至於能不能成功…其實他心裡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見。」深呼吸了幾次之後,他鬆開了緊握的拳頭,毅然決定遠離這個老太婆。

「喂。」見他轉身就要走,扇不輕不重的拋出了一句,讓他停下腳步的話語,「我要他準備校慶用的開場表演。」

「嘖!」用了這麼一個字回答著對方,而後他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怎麼、褚都沒和他說過這件事?

既然是準備重要活動的開場表演,那肯定是相當累人的,可是對方卻絲毫沒有半點怨言的幫他料理三餐…

心情相當複雜的他,卻依舊沒有耽誤到之後的授課進度,嚴謹的講課內容,一絲不苟的上課方式──他,仍舊是眾學生們公認的惡魔老師。

──即便他現在只想將人拖出來好好質問一番。


持續的告訴自己,不能如此做為,但每當感受著,客廳內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冰冷溫度,他煩悶的等級就會大幅度的躍上了好幾階。


在他瀕臨臨界點的前夕,褚冥漾終於有所動作了。

這天在用完餐之後,褚冥漾並沒有立即出門,而是留在客廳,坐在沙發上看著桌上水藍色外殼的筆電,不斷遊移的目光似乎帶了點不安。


該怎麼說呢,只不過才幾天沒有對方的陪伴,他就可以焦躁成這樣了,這和他之前獨自居住的情況,根本是相距甚遠。

或許,應該要說是已經習慣了有另一個人在的寢室了吧。


「今天不出去了?」他喝了一口蜜豆奶之後,坐在褚冥漾旁邊的位子,順便瞥了一眼螢幕上的畫面。

一名蛇尾人身的藍髮豔麗女子,以單手持著掌心雷,將槍口向外對準,似乎有種欲將子彈射出置外的架式。

米納斯妲利亞,這一串原本被英文所撰寫的藍色字眼,正標示在桌面的右上角。

「呃、對…」褚冥漾縮了縮脖子,最後才鼓起了那小小的勇氣,轉過來對著他開口,「那個、可以請冰炎你一起和我做開場的表演嗎?」

「什麼表演?」被褚冥漾那滿滿哀求的眼神振了一下心緒,他依舊平靜的回問。

「唱歌…加上動作吧?就像是網路上的MV一樣。」褚冥漾偏頭傻笑著。

「什麼歌?」


他可還記得對方在遊覽車上的表現,如果真要他唱那首歌,他可能會在校慶前夕把舞台給拆了吧。


「呃……」褚冥漾那清秀的臉蛋,瞬間染上了一層緋紅,他轉過身扶著滑鼠,在螢幕下點選幾下之後,才弱弱的向他說,「這首…吧,如果冰炎你同意的話……」

挑起了形狀姣好的眉,他看見了螢幕上歌曲的名稱,在思索了下曲詞之後,露出了相當愉悅的笑容。


這算是答應了,沒錯吧。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