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因為一年一度的校慶運動會即將來臨,許多班級都會利用課餘時間加以練習,使得操場經過了一段人潮滿患的時間,好不熱鬧。


至於學生們為何會如此熱衷於練習…?


據說這次運動會是以年級做為類別區分,分成了三大組,而老師們也被勒令下場,為一群組並且與學生競賽。

如果只是要和老師們比賽,或許他們還不會那麼有鬥志,但是──

據說…贏過老師組,並且是第一名的年級,可以以班級為單位,獲得指使各班導師,或者是指名任一個專任老師做任何事。


你沒有看錯,就是任何事!


在這樣令人振奮的獎勵之下,學生們個各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奮力的練習以便獲得如此他們心中的目標。


──打倒老師,鏟妖除魔!

這…便是班級學生之間所流傳的口號,由此可見他們平時對老師們的不悅指數,到底有多高了。


因為校慶運動會,可以稱的上是學校裡相當重大的一項大型活動,因此都會開放外人參觀,而一些各式各樣的流動型攤販也看準了這次的商機,紛紛入校擺攤賺錢。

當然,這也是要給付場地費才可以營業的,否則的話……他們可能會連明天的太陽都看不到了。

至少…得罪一個以詭異出名的學校,是不可能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運動會當天一早,那與其他學校截然不同的開幕式,便吸引住了其他學校校長主任的目光,或是少數思想僵化的人之異論。

學生們並不是在操場繞跑道接而進場的,而是將整個開幕式的地點擺設在體育館內,館內則是整齊的擺放了為數眾多的摺疊椅,讓學生們方便入坐,且不會在視覺上產生紛亂的效果。

而有一部分班級學生的位置則是在二樓,那種能夠一眼概括了整個下方的場景的座位,可是讓許多人相當羨慕的。

總之,在個各班級班長的帶領之下,整齊劃一的對列,便逐漸地入定了各自的座位,使得體育館內的座位漸漸地被學生給填滿。

最後進入體育館大門的那一群,便是穿著著各式色彩服裝的老師們了,他們不及不徐的走到了位於右前方那一大區空位的地方,不發一語的入坐。

整個過程就猶如眨眼般一閃而逝,在人數如此甚多的有限空間裡,卻是安靜的相當…詭異。

眾人似乎眼中都帶有著名為期待的神采,目光灼熱的看著那一名正把玩著麥克風,坐在臺上右邊角落,身穿著淺藍色和服的少女。

少女抬眸巡視著場內的景象,偏著頭微做思考,而後拿出了手機講了幾分鐘,最後才開啟麥克風的開關,以一種相當愉悅的,有如銀鈴般清脆的嗓音如此開口。

「各位小朋友,大家好啊~」少女俏皮的眨了眨眼,笑容相當燦爛,「今天是我們Atlantis 高級中學的運動會唷!」

「當然也歡迎我們其他學校的校長主任們的前來,不過~」少女笑了笑,對下方第一、二排的貴賓點點頭,「看你們這麼期待的樣子,我就不一一介紹了,想必你們也記不起來吧。」

「但是,你們這麼沉悶是怎麼回事呢?這樣可不是一群正值青春年華的小朋友所該有的表現唷~」

一開口就是把現場安靜的氣氛搞的一踏糊塗,這名少女卻彷彿沒有注意到下方「貴賓們」的不讚賞眼神,只是我行我素的繼續說道。

「來來來,你們都知道我是誰吧?不知道的就不用畢業了哦!」

『扇校長!』 


這個動不動就拿這句話來威脅他們的人,怎麼可能會忘記呢!

眾學生咬牙切齒的想著。


「太小聲了我聽不見呢~」少女搖搖食指,「再說一次,我是誰呢?」

『扇、校、長──!』

集體大吼的聲音,在密閉的體育館內四處迴盪著,而少女笑著點點頭,似乎是相當的滿意。

「你們應該也有聽說了吧,這次的開場人可是與以往不同的哦!」少女的笑容如此亮眼,但背後卻有著一堆人的心酸血淚,「嗯~可是比外面那些大明星還要來的稀奇,不過他本人並不想讓大家知道自己的身分,所以呀~」

「如果你們能夠猜到他是誰,可以過來和我領獎賞的唷!」


位於幕後的褚冥漾聞言,頓時差點摔了手中的面具。


汝何所云也?!!!


「嗤。」

「亞、你不要看笑話啊!」


幕前的主持人,依舊是興致勃勃的狀態。

「另外呢~因為某些關係而有另一名成員,他們兩個人所組成的團名是『 Ice Ripple』唷!如果猜到另外一個人的身分,可以……呵呵呵,一樣私底下來找我吧!」


而幕後的某一處忽然發出了咒罵聲。


「我就不多說了,那麼……」少女和旁邊的工作人員點點頭,「表演,開始~」


在語句落下的下一秒,體育館的燈光瞬間被熄滅,只留下了一盞來照射舞台,提供著此地些微的亮光。

隨著布幕緩緩的升起,舞台後方的背景也逐漸明朗,是一幅有著數顆星球做為主角的星空宇宙,逼真的令人難以挪開視線。

若是仔細看的話,即可看見一名身穿著有如夜墨色一般合身西裝的男子,臉上戴著一個以黑色為底,以水藍為線所精心刻畫出的蝴蝶面具。

他一動也不動的佇立於舞台上,就如同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像,與背景融為一體。

男子身上的西裝,有著一種淡藍色的線條,勾勒出細緻的紋路,讓衣裳增添了更加尊貴的氣息。

而他那頭短短的頭髮,卻是與尋常人不同的,類似大海一般的藍。

他微微的勾起了沒有被面具遮掩住的嘴角,那一彎弧度似乎帶了點,名為自信的猖狂。

「我穿梭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追尋追尋你時間滴滴答滴答,答滴聲音。」清澈的嗓音帶點狂奮的氣息,他一氣呵成的唱著。

隨著音樂的演奏,男子慢慢的睜開了眼,吃力的向上舉起了手,那雙天藍色的眸子就如同清水一樣,乾淨、純粹。

「指頭還殘留,你為我、擦的指甲油;沒想透,你好像說過,你和我、會不會有以後?」唇角勾勒出略微落寞的笑意,他的目光望著遠方,沒有焦距。

「世界一直一直變,地球不停的轉動,在你的時空,我從未退縮懦弱。」另一道更為低沉的聲音忽然蹦出,像是在隱忍些什麼,又似乎帶了點無奈。

藍髮男子似乎是感到相當驚訝,他猛然的轉過身,卻依舊沒有發現任何人,自嘲的搖了搖頭。

「當我靠在你耳朵,只想輕輕對你說我的溫柔,只想讓你都擁有!」再次響起的聲音,頓時讓藍髮男子身體一僵。

此時的燈光才調亮了些,而可以清楚的看見,位於一旁的角落,一名身形修長的黑髮男人,身穿著一襲與另一人相反的白色西裝,在上頭則是以赤色的紅做為勾勒紋路用的線。

他臉上則是以與藍髮男子相仿的白底紅紋的蝴蝶面具,遮掩著真實的面容。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