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六 運動會(下)

『為什麼有種不妙的感覺呢…?』

『嗤。』

『曝光了對我們都沒有好處啊,亞、你別看戲!』

『嘖,如果真的發生了,那個老太婆會處理。』

『欸?』


以這首歌的詞為寄託,

這、便是我欲對你說的言。

不要對自己沒有信心,

不要畏畏縮縮的在意別人的目光,

我就在你身旁,

我的愛、只能夠讓你擁有。


1

男人的黑色長髮,在腦後高高的豎起了漂亮的馬尾,彰顯出此人的隨性。

面具底下露出了形狀姣好的光潔下巴,他微微的彎了彎紅潤的唇,揚起一抹帶點邪氣的笑,卻像是不容他人質疑那話語中的誓言。

「我的愛只能夠,讓你一個,人獨自擁有。」男人朝男子伸出了手,卻依舊沒有移動他的位置。

「我的靈和魂魄,不停守候,在你心門口。」男子默默的望著對方,靈動的天藍色眸子溢滿了深切的情愫。

「我的傷和眼淚,化為烏有,為你而流。」黑髮男人將伸出的手握成拳,做出了一個拋擲的動作。

原本應該是空無一物的地方,卻豁然出現了一顆如同掌心般大小的黑色小球,並且在空中畫出了美麗的弧度,最終落於男子手中。

『藏在、無邊無際小小宇宙,愛你的我。』兩種截然不同的嗓音在此時合併唱出,頓時有種特殊的韻味浮現。


伴奏忽然弱下,留下了兩人的對白。

「你聽見了嗎?」

「我聽見了。」

「我為你唱的這首歌…」

「你現在所唱的歌。」

「是為了要證明、」

「是想要述說、」

「我為了你、存在的意義。」

「你對著我、抱持的心意。」


「世界一直一直變,地球不停的轉動,在我的時空,你從未退縮懦弱。」男子展顏露出純真的笑容,目光仍然投射在男人身上,就彷彿在他的眼底,只有男人一人的存在。

「當我靠在你耳朵,只想輕輕對你說,我的溫柔、只想讓你都擁有。」男人那有如黑曜石般漆黑的瞳,亦是無比溫柔的望著男子。

「我的愛只能夠,讓你一個,人獨自擁有…」男子那暴露於空氣中的潔白臉頰,似乎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緋紅。

「我的靈和魂魄,不停守候,在你心門口。」男人低沉的嗓音,不斷地勾動著男子的心緒,使男子羞澀的微微低下了頭。

「我的傷和眼淚,化為烏有,為你而流。」男子伸進口袋,而後將掏出的物品往男人的方向扔了回去,並且勾出了白色完美的拋物線,穩穩落在男人手裡。

『藏在、無邊無際小小宇宙,愛你的我!』兩人拉高的音調,以及拉長的聲音,久久迴盪在體育館內。


在間奏的部分,兩人終於朝著彼此踏出了腳步,逐漸地拉近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愛你的我…」在相距兩步之時,男子忽然抿唇一笑。

「不能停止脈搏。」男人勾起了玩味的笑容。

「為了愛你奮鬥…」男子朝著男人,緩緩地伸出了手。

「就請你讓我。」男人將男子的手牽起,而後深深對望著。

『說出口──』


『愛只能夠,讓你一個,人獨自擁有。』

男人單手使勁一拉,輕易的將男子置入懷中。

『我的靈和魂魄,不停守候,在你心門口。』

細長的手指輕佻的抬起了男子的下巴,迫使男子的目光與他交會。

『我的傷和眼淚,化為烏有,為你而流。』

輕拂上對方的眼角,男人的目光看似相當不捨。

『藏在、無邊無際小小宇宙,愛你的我!』

兩人皆舉起了握住小球的手,而後向下拋落,一黑一白的兩顆球在重重觸及於地面之際,頓時迸出了代表著相互色彩的濃煙,瀰漫著整個舞台,逐漸朝外擴散著。

那位於舞台左側的少女,以最近的距離目視著整個表演,而後搖搖頭嘖嘖稱奇,才打了個響指,驅使工作人員驅動排氣用的設施。


不當明星還真是浪費呢。

不過…看他們似乎沒有要藉機離開的意思,少女也就很自然的把主控權拋出了。


煙霧散去之後,一黑一白的身影並列於舞台上,而底下的觀眾們…似乎還尚未從震驚的情緒裡逃出。

藍髮男子偏著頭看向身旁的人,稍做思索了一下之後,他才清了清喉嚨,並且向前跨了一步,以如同鈴鐺般略微低沉的溫潤嗓音,如此開口。

「咳、咳……大家好呀!」男子的聲音似乎有經過了特殊處理,並不是那麼自然,他嘴邊擒著一抹悠閒的笑,「我們是『Ice Ripple』!很高興今天能夠來到我們的 Atlantis 高級中學,做開場的表演呢!不過大家恐怕都不認識我們吧。」

男子聳聳肩說著,然後他纖細的手指戲劇性的指向了自己。

「我呢,是Ripple!而位於我右後方的人嘛…」男子微微側過頭看向後方的人,用眼神詢問對方的意見。

「Ice。」完全不辜負自己的名字,男人只是冷冷的回答之後,就不再開口。

就宛如方才那一名柔情的男人,完全是個幻像一般的…虛假。


直到現在,底下的觀眾才恍如大夢初醒一般,開始躁動了起來,不過他們至少還記得不能離開座位,否則的話,可能會有一大堆的人,直接撲上舞台了吧!


『安可、安可、安可!!!』


「咳……」男子輕咳了下,似乎是沒有料想到會發生如此熱烈的歡迎,他括了括臉頰,語帶歉意的說道,「呃,我們只有準備了一首歌曲,所以沒辦法……」


男子微弱的道歉,便完全被尖叫以及呼喊聲,所掩蓋過去了。

『 Ice Ripple、Ice Ripple、Ice Ripple!!!』


「嘖!」見狀,後方的黑髮男人冷哼了聲,接著直接曳著男子的西裝後領,將男子向後拖離,「今天的表演就到此告一段落,請大家竭盡心力去參加運動會吧。」

那平坦毫無起伏的聲調,似乎…完全無法令人激起一腔子的熱血與鬥志。

「那麼就把發言權還給我們的主持人,扇校長吧。」男人向觀眾微微一鞠躬之後,便直接帶著男子離開現場了。


嘖嘖嘖,居然被逃走了,真是失策。

不過……她可是有請人將整個表演錄製下來呢……


少女的嘴角掛著詭異的弧度,過了半晌之後,才重新開啟麥克風的開關,再度以充滿朝氣的愉悅聲音,開始了賽項以及大略的規則、積分的解述。


想逃走?哼哼哼,逃走可就不好玩了呀~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