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褚?」剛比完三千公尺的冰炎走了過來,看見了我之後,細長的眉微微挑起,「你怎麼沒去參加競賽?」

「欸?一定要參加嗎?」我搓了搓手,因為近日似乎有一個低氣壓冷氣團來襲,室外的溫度明顯偏低了很多,在說話的時候可以見到些微的霧氣呢。


啊,剛才喵喵好像說……有丟水球大戰?

這麼冷…到底是哪個人神經抽到,要舉行這項競賽的啊!


「既然會冷,去動一動不是挺好的?」冰炎抱著胸,面色相當平靜的望著我,而且絲毫沒有方才經過長跑的疲憊,我想、他的體力或許很好吧。

「可是忽然要我去比…我也不知道要選什麼啊?」我苦惱的說著,並且將手上的光碟塞進背包裡,放置在一旁的座位上。


畢竟比賽項目也是挺多的,而且我有把握的也沒有幾項,如果因為我扯了大家後腿,那可就不好了。

嗯,據說贏過老師組,並且是第一名的年級,可以以班級為單位,獲得指使各班導師,或者是指名任一個專任老師做任何事。

雖然對於這個獎勵,我其實是沒什麼關係啦,反正只是一件事而已,況且我早在一開學的時候就已經做過一次了,穿學生制服來授課什麼的……

不忍說,那天我在上其他班級的時候,那些學生的表情真的……我無法形容的微妙。

自從那天以後,我發誓我再也不會穿他們的制服來上課了!


「…走。」冰炎瞇起了紅眼,看著我半晌後,才一手拿起礦泉水,另一手則是牽起了我的手,也不管我有沒有意見,就直接把我拖了出去。

在無意間瞥見了喵喵的神情,她似乎…有些激動?那種火熱熱的眼神,看得我頓時有些尷尬。

有種怪怪的感覺,是錯覺嗎?


啪。


一個不輕不重的力道從上方落下,著實的打在了我的頭頂,成功的把我的心思拉了回來。

「去吧。」冰炎淡淡的說著,而後揉了揉我的頭,「輸了今天就別回來了!」


……據說那間寢室原本的主人是我呢?

你這鳩佔雀巢的人還有理用這句話來威脅我?!


「喔……」雖然心底誹腹不已,但我還是乖乖的點點頭。


不過…是要比什麼啊…?

在跑道上面進行的項目也是很多的,然後把我拉過來的凶手又沒有多加說明,所以我不清楚也是正常的。


「漾漾?」

一道熟悉的聲音打破了我的思緒,使我轉過頭,看了看聲音的主人。


夏碎老師…?

不對,眼鏡的顏色不一樣,所以是…


「千冬歲?」看到了自家朋友,我覺得我現在對於這比賽更沒信心了…


或許是因為要參賽的關係,千冬歲並沒有戴著眼鏡,也就讓我差點將人搞混了。

不過…我只能讚嘆基因這種奇妙的東西,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千冬歲和夏碎老師其實只有一半的血緣關係,但卻還是可以長得那麼像…

哪像我和老姐,一個普通路人甲,一個萬人迷美人,相似的地方,可能也只有髮色和瞳色罷了。


「漾漾也來參賽了啊,但我可是不會放水的呢。」千冬歲揚起一抹極具自信的笑容,勝券在握的如此說道。


…看來我今天要露宿街頭了呢,呃呵呵……

是不是應該要找人收留我啊?這種天氣可是很冷的耶!


「那個、這裡是要比什麼…?」為了讓我死也可以瞑目,我毅然決定把項目問個清楚。

「漾漾你…」千冬歲看似有些吃驚的瞥了我一眼,黑眸中流轉著些微的笑意,「怎麼不知道還過來參加?」

「是冰炎拖我過來的…」我相當哀怨的說著,而後望了望四周。


嗯,很好、人怎麼不見了?!


「冰炎老師剛才和夏碎哥走掉了喔,應該是去參加別的競賽了吧。」千冬歲笑了笑,「他們兩個可能是不想讓學生拿到名次了吧。」

「對了,這裡是男子100公尺競賽,漾漾沒問題嗎?」千冬歲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有些擔心。

 

100公尺嗎?這或許還有點把握呢…


「應該可以吧。」

因為我們老師組的在賽前是完全沒有進行什麼項目分配之類的東西,所以才會有如此紛亂的現象。

反正,如果有缺人上場的,也會有廣播來通知,屆時在進行遞補的工作就行了。

如果那些練得要死要活的學生知道我們這邊的情況的話,說不定又會相當怨恨了呢!


「對了,漾漾早上怎麼沒有去體育館?」千冬歲眼底似乎帶了些許的讚賞,「不得不說,開場表演真的很好看,讓人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怎麼又說到我不想聽見的話題了?


「我…睡過頭了。」我尷尬的搔了搔頭,而後獲得千冬歲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請男子100公尺的選手們就預備位置,比賽在三分鐘後開始進行。』


「漾漾加油喔。」千冬歲拍了拍我的肩,率先走了出去。


…好吧,褚冥漾,你就早點認命了吧!


我踏著沉重的步伐,邁向了通往露宿街頭的道路……


*

人家說,該來的還是要來,所以就算我多麼的不甘願,也不可能改變的了即將發生的事情。

只能說,看著四周黑鴉鴉的一片,我真的連想死的欲望都有了。


水球大戰是怎樣啦!很冷耶!!


而且看學生們的樣子……感覺就像是殺紅了眼,都快要敵我不分了吧!!說不定等等就是一大群的水球猛往我們這裡丟吧!

誰叫我們是可以一抵十名學生,分數肥美的老師組呢?


「來來來,不怕死的儘管來,來一顆本大爺送一箱給你們!」頂著五彩繽紛頭髮的雞,正站在放置水球的地方, 似乎是相當的躍躍欲試的樣子, 手中的拳頭喀茲做響。

「嘖!」造成學生如此暴動的元兇,不屑的嘖了聲,而後站在我身前,大有要幫我攔下攻擊的感覺。

老實說我真的不太想去看那誇張到不行的分數了,只要冰炎有參加的,每項都一定是第一名是怎樣啦!


媽媽,這裡有火星人!


我想我今天應該不用露宿街頭了吧?因為我居然和千冬歲名列前茅,看來老天果然還是有眼的嘛!

一時之間,我忽然很感謝以前總是會追著我不放的野狗們了…


『看來今天最關鍵的時刻終於到了,稍微落後的隊伍可以利用這次的機會好好的大賺一筆分數唷!』從廣播擴音器傳出如此愉悅的聲音,『晚上在餐廳內有校慶晚會,請大家一定要前來哦!』

『那麼我也就不多話了,大家好好的享受最後的時光吧~大戰可以開始了唷!』


──一片沉寂。


就有如暴風雨前的寧靜一般,在廣播完之後,眾人皆是處於一種緊繃的狀態,沒有人敢率先攻擊。


情況…似乎是一觸即發了吧…?


「殺───殺他個片甲不留啊,弟兄們!!」


我忽然發現了和五色雞一樣的孩子,不過現在應該不是我感嘆的時候了。

因為,等待著我們的,正是一片腥風血雨……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