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最後留在戰場上的,只剩下十幾名老師而已,而我並不在那其中。

該怎麼說呢,就算是再強大的人,也不可能將那一傾而下的水球大軍全部攔下的,況且我也不是那麼在意。

反正呢,賽況很明顯的就是,老師組大獲全勝了,真是可喜可賀…才怪!

因為,我好死不死的,居然被藍色顏料的水球丟中了,而且…超冷的啊我說!

清楚的知曉我今天一早根本沒有去體育館集合的喵喵他們,看見我的樣子之後,似乎是有些吃驚,而後便將我帶離開現場。


「漾漾。」把我帶進保健室的喵喵以及千冬歲,先是把門上鎖了之後,面色凝重的看著我。

「嗯?」不解的回應了一聲,我並不清楚為何他們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難道是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想到這裡,我伸手往臉上一抹,一大片的藍色顏料便覆在我的手掌上。


「對朋友不是應該不能有所隱瞞嗎?」喵喵那碧色的眸子底帶了一些水氣,似乎有種快要哭出來的感覺…?


什麼東西啊?


「漾漾,你就說吧,我們不會講出去的。」千冬歲認真的看著我,而後遞給我一條毛巾。

「說什麼…?」我相當的疑惑,不過還是拿起了毛巾開始往頭上擦,畢竟這麼冷的天氣頂著一顆濕答答的頭,實在是不怎麼好受。

「你是Ripple對吧?」千冬歲如此猜測著,而那件被染成紅色的褲子正在滴著水,為地面上添染上了殷紅的色彩。

「…!?」我驚恐了。


不是吧,這樣也看的出來,不可能啊!


「雖然聲音有做過處理,但是還是勉強可以聽的出來,而且身形和下巴輪廓都很像。」說著,千冬歲拿起了面紙盒,擺在我的眼前,「再加上被染到的頭髮,然後你今天早上又不在,這不是罪證確鑿了嗎?」

「…很好認出來嗎?」那我不就完了?

「當然……不好認。」千冬歲和喵喵相視一眼,露出了得逞般的笑容,「只是在猜測而已,沒想到漾漾你這麼快就承認了。」


……我是笨蛋,絕對是!!!


「如果漾漾你是Ripple的話,那Ice不就是冰炎老師?」喵喵興奮的問著,完全不見方才泫然欲泣的模樣,「你們進展到什麼地方了?得分了嗎?」


……什麼東西啦!

我默不吭聲的擦著頭髮,雖然臉上的溫度有些上升,但我完全不想去回答那個問題!


「你們住同間寢室嘛,這樣發展喵喵也不會意外的!」喵喵握著拳如此說著,而她的衣裳也被染成了一片漆黑的色彩。

「咳,喵喵。」千冬歲拉了拉有些興奮過度的友人,「我們先回去把這一身染劑洗乾淨吧,而且等一下還要去餐廳集合。」

我贊同的點點頭,真的是很冷又很不舒服啊!

「好吧。」喵喵癟癟嘴,似乎是覺得相當可惜。

接過喵喵遞給我的浴巾之後,我把整個身子包裹住,毛巾則是纏繞在頭上,才顫抖著發冷的身子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哈嚏!」我猛然打了個噴嚏,因為還要回去休息區拿背包,所以多走了一段路,也不知道會不會因此感冒…


真是飽受驚嚇的一天啊!


我哆嗦著,而後將鑰匙插入打開了門,在黑暗中摸索著,最後才找到了電燈的開關,讓室內重新恢復了光明。

雖然有些意外冰炎沒有回來,但是我現在比較想做的,應該還是先好好的泡個熱水澡吧!

我以一種緩慢的速度走回房間拿取了幾件比較能上的了檯面的衣物,而後便去執行我的清洗大業了。


*

在餐廳的景象,是有史以來的盛況空前。

因為全校的人幾乎都聚集在這裡了,為了避免座位不夠的狀況發生,校方將場地延伸至室外,在外面的庭院裡又有著一排看似美味的餐點,供人拿取食用。

雖然是相當寒冷的環境底下,但在室外的人並沒有比室內的少,畢竟今日夜晚的星空可是相當美麗的。

況且,在室外吃東西,也有不一樣的一番風味啊。

我抬頭仰望著夜空,如此漆黑的夜幕是何等的不起眼,但它卻可以襯托出其他星系耀眼的光芒,讓夜裡的景色更加的引人注目。

有如月牙般的月亮,高高的懸掛在夜空之上,就像是一彎上揚的微笑一樣,以驕傲尊貴的姿態,在上空睥睨著所有地面上的生物。


「漾~怎麼會在外面吃?」

「啊?」我順著聲音的來源轉過頭,頓時有些後悔。


那金光閃閃的軍服是怎麼回事啊!!不要跟我說那是你自己染的!!


「怎麼樣?本大爺珍藏的服裝如何?」五色雞挺了挺胸,站姿十分筆挺,但我還是無法忽視那快閃瞎了我的眼的衣服。

「西瑞…你的眼光還是如此的獨特啊……」強忍著撫額的衝動,我如此回答,但眉梢似乎不自覺的抽動著。

「那當然!也不看看本大爺是誰?」五色雞昂起頭,活像一隻驕傲的金雞。

「西瑞你快點去吃東西吧,不然等一下食物沒了那可就……」

「誰敢跟本大爺搶?來一個我砍他一打!」五色雞頓時殺氣騰騰,大有一種敢如此作為就要他好看的感覺。


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剛才在水球大戰的時候,是一箱?

有縮水的感覺呢。


「是是是,大爺您最大,但您可別餓著了,快進去吧!」

「漾~放心,本大爺絕對不會棄你於不顧的,你看那月亮,然後再想想我們之間的海誓山盟。」五色雞一臉憤慨的說道,差點沒有踩到我桌子上,「當我們誓血為盟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已經注定是同一艘船上的人了,漾~要等我回來,再去進行我們遠大的夢想!」


你最近又看了什麼奇怪的電視啊,這位先生?


「西瑞,食物快沒了。」我涼涼的指了指餐廳內部,惹來五色雞的一聲怪叫。

「虧本大爺橫掃江湖數十載,豈能敗在這區區的小地方!」說完,便飛也似的衝進了餐廳,開啟了餐廳內部的食物爭奪戰。


啊,真是清靜,真好。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