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我一邊吃著桌上的甜點,一邊感嘆著學校的財大氣粗,連個校慶晚會的食物都可以做的如此精細、美味。

不過…想起那一群學生的悲憤欲絕,我不禁有些疑惑。


怪了,我們平常有壓榨學生嗎?為何他們每個都一副想打敗我們的模樣呢?


我輕輕的搖了搖頭,因為刻意選在一個比較偏僻的角落用餐,除了剛才那個小插曲之外,其實這邊的氣氛還算是挺安靜的。


「老師!」紓芙同學帶著燦爛的笑容走了過來,手上端著一盤飲料,一副清純無害的樣子,但我知道這孩子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小惡魔。

你有見過幫老師點那種奇怪的歌曲的學生嗎?這不是惡魔,不然是什麼?


「嗯?」我挑起眉,不解的看著放置在我桌子上的餐盤,上頭除了用高腳杯盛裝的飲料之外,就沒有別的東西了。

「來慶祝!」紓芙微微勾起嘴角,而後拿起一杯透明的飲料,舉至我的面前,大有要和我乾杯的意思。

「慶祝什麼?」我不解的回問,而且剩下來的飲料似乎每杯都有各自的顏色,整體看起來還真有點詭異。

不過,我剛才好像也有在取餐處看見類似的飲品,所以才不怎麼怕她其實是要拿過來整我的。

「慶祝你們今天…成功啊!」紓芙俏皮的眨了眨眼,並且把那其中的關鍵字消音了,讓我不得不讚賞她的做法。

或許她也知道我們曝光了,是相當恐怖的一件事吧?


「謝謝。」我偏著頭露出了微笑,而後選了一杯紫色的飲品,舉起杯在對方的杯緣上輕敲了下,而後將杯緣放置於唇邊,輕輕的沾了一小口之後,傾杯而入,一飲則盡。

液體沁透入喉,頓時有種酸酸甜甜的感覺蔓延開來,其中還帶了點微微的酒香,讓我愣了愣,看向紓芙的目光也帶上了幾分審視。

「老師,我這杯是雪碧。」紓芙聳聳肩,「我不會做出未成年飲酒的這種事情的,你大可放心。」

「那怎麼拿酒過來?我平常不喝的…」皺了皺眉,因為我也知道,自己的酒量挺糟糕的,所以可以的話都避免喝酒,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慶祝啊。」紓芙晃了晃手中的杯子,語氣裡有著說不出的愉悅,「今天又不是平常,小酌幾杯也不為過吧?」

「這麼說也是…」我沉吟了聲,才贊同的點點頭。

畢竟像這樣的活動可不是天天都有的,免費的食物飲料什麼的,自然是多吃多賺啊!

「那麼老師,祝你有個美好的夜晚。」微微的向我敬禮道別之後,紓芙便直接離開了。

「美好的…夜晚…?」我低聲複頌了一次,茫然的盯著眼前的飲品。


這語句中,似乎是話中有話呢。

不過…這其實也沒什麼好探究的……


再次拿起了一杯飲品,輕晃了幾下,原本平靜的表面因此產生了不小的波紋。


應該…是水果酒吧?感覺…似乎不是那麼的烈。


黃湯下肚數杯矣,皆是一飲則盡,諸多煩心雜事拋腦後,呵呵呵…


我想,我應該是有點醉了吧?


「褚?」清冷的低沉嗓音似乎距離我相當近,相當的近…


嗯…什麼楚?欸,這聲音還真是熟悉啊…


「褚!」

這次的呼喊似乎帶了些急躁,我皺了皺眉,抬起頭看那個擾人清閒的傢伙。

赤紅色的雙眼,銀白色的髮中又能依稀捕捉到那一搓殷紅,以及……那張俊美到人神共憤的臉蛋……


「亞…?」下意識的,我就是這麼稱呼著對方,原本的聲音似乎因為酒精的醺染之下,便得有些軟綿綿的……


還真是奇妙啊…


「…褚,你醉了。」對方的這句話根本就是肯定句,讓我不滿的癟癟嘴。

「我才沒有…」這麼反駁著之後,見對方似乎已經坐到我旁邊,便像獻寶一般的拿起了桌上的酒,「亞…這個、很好喝的…!」

「…嗯。」對方並沒有將杯子拿走,只是淡淡的應了聲。

這麼冷淡的回答讓我相當不滿,於是我鼓起了臉,低聲嘀咕著。

「明明就很好喝,亞是壞蛋……!」

「…走吧,回去了。」亞看了我一眼,似乎是相當的無奈。


但是我不想回去,不想!


「不要。」我低頭看著手中的酒杯,感覺就是還沒喝夠嘛……

「我說,回去!」在亞發出兇狠的警告後,我決定了一件事…

我拿起了酒杯,將酒傾倒入口中,含在嘴裡,而後湊到亞的面前,對準他的嘴巴,覆了上去。

也不管對方吃驚的眼神,就直接將嘴裡的酒傳遞了過去,然後……

有什麼軟軟的東西探進我的嘴裡,每滑過的地方都會慄起一陣酥麻,以及淡淡的、很像糖果的味道。

那軟軟的東西到最後居然勾起了我的舌頭,挑逗玩弄著,而後交纏了起來,我的舌頭也只能無力的隨之起舞。

忽然…有種呼吸不到空氣的感覺…


「唔、唔…」從鼻腔底發出了模糊的掙扎聲,終於引起了對方的注意,鬆開了嘴,讓我重新獲得美好的空氣…

「呼、呼…」我攤在亞的懷裡,大口大口的呼吸著,而後看見亞伸出了舌尖舔了舔嘴脣…


所以我才說好喝吧,還不信…哼…


「你們看夠了沒?」細長的眉毛挑了起來,亞現在的心情似乎…還不錯…?

『!!!』周圍的人可能是被他這句話嚇到了吧…?每個人都是一臉驚恐的跑走了…

「褚,回去了。」赤色的眸子不知道為什麼在此時看起來相當的危險,害我縮了縮脖子。

「可是…酒……」我猶豫的看著桌面上還沒喝完的酒,這樣、很浪費的耶…

「你喜歡喝?」亞低頭看著我如此詢問,而我照實的點點頭。

「好喝…和蛋糕一樣好吃!」

「是嗎?」亞的嘴角微微的勾勒出上揚的弧度,「那帶一些回去,慢慢喝?」

「唔…可以…?」

「當然。」

「那、回去!」我主動的環住亞的脖子,在他的頸肩處蹭了蹭,「亞,好溫暖…」

「嗯,我們回去……」亞的眸色似乎有些暗沉,他將我抱了起來,便直接帶我離開了餐廳,回去宿舍了……

 

「欸,小綿羊落入大野狼的手中了,這樣真的好嗎?」

「不,小綿羊早就已經在大野狼的嘴裡了,只是野狼還沒有吃下肚而已。」

「原來如此…」


或許隔天,又是個美好的一天,吧?

但願如此了呢。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