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下肚,H慎。

 

 

冰涼的水源從上方的蓮蓬頭內,一傾而下,灑落於男人尚未褪去衣物的身子上,濕透了的衣著平順的貼在修長的身軀,勾勒出完美的曲線。

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地吐出。


今天發生的事…實在是太挑戰他的底限了……

其實他並不想趁褚冥漾喝醉的時候做那種事,這會讓他有種趁人之危的感覺。


將褚冥漾安置好在床上之後,他便狼狽的閃進浴室裡,也不管身上的衣服會不會濕掉,就直接轉開開關,任由冰冷的水花拍打在他身上,試圖消除自己早已被挑起的慾望。


想要…在褚冥漾的身上烙上屬於自己的印記,肆意的貫穿他纖細的身軀……

想要、完完全全的擁有這個人,讓他的心砰然不已的這個人…


「…該死!」發現他的慾望因為自己的思緒而不減反增,他不悅的咒罵了聲,將腦海裡那些旖旎的想法全部驅趕出去,專注地冷卻自己的身子。


「亞…?」從門外響起了略顯遲疑的柔軟嗓音,讓他的身子猛然一震。

因為,方才進來的太過於倉促,他似乎沒有鎖門,如果是平時,褚冥漾是不可能會去開他的門的,但是現在…


喀咿。


浴室的門被輕輕的推開了,而開啟門扉的元兇正站在門外,褚冥漾紅著眼眶,一開一闔的嘴似乎想述說些什麼,最後居然撲了上來,緊緊的環住他濕透、冰冷的身軀。

「亞、亞……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低低呢喃的聲響有如控訴一般,刺激著他的耳膜,而褚冥漾那略顯單薄的衣裳,也因為不斷灑出的水流而濕了,呈現出半透明狀的魅惑姿態。

白皙的臉蛋因為酒氣薰陶的關係,染上了一層豔麗的紅暈,薄薄的粉色唇瓣則是因寒冷的水流而輕顫著。

而且…從他的角度,可以輕易的看見那衣領內部,形狀姣好的鎖骨,以及晶瑩滑嫩的大片肌膚……

難耐的吞了吞口水,脖頸間凸起的喉結因而上下滑動著,他暗自罵著自己的定力怎麼會如此的差勁,明明對方只是抱著他而已,他整個人就快被自身的慾望駕馭住了。

如果對方再這麼抱著他不放的話……他可能真的沒有辦法克制住、欲將人推倒的渴望了。


「褚…放開……」他的話語異常艱難的從齒縫中擠出,「我要洗澡…」

褚冥漾抬起頭看著他,皺起了眉,嘟著嘴,清澈的黑眸中帶點斥責的意思。

「亞、天氣冷不能洗冷水澡啊…」


此時他覺得他真的快爆腦了,真的。


他把褚冥漾拉離開自己,煩躁的抓起了置物架上的浴袍,丟到褚冥漾臉上,並且將人推出浴室,語氣不佳的開口。

「把衣服換掉,我等一下就出來了!」

「唔…」發出了委屈的聲音,褚冥漾乖乖的點點頭。


轉身,關上門,這次他有確實的上好了鎖,才將身上的衣物卸除,好好的沖澡,清洗掉一天下來累積的汙垢。

隨意的拿起一套浴袍換上,他便開門走了出去,也不理會那正在滴水的頭髮,就直接推開褚冥漾的房門,準備進去休息。


自認為自己的慾望已經壓了下來,其實根本就是一個可笑的想法啊。

因為,面對這個人,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克制自己的慾望。


「亞…這個、脫不下來……」衣衫半褪的褚冥漾坐在床上,吃力的脫著上衣,濕透了的衣服卡在頸肩處,以致於那白皙的纖瘦身軀一覽無遺。

瘦弱不結實的身子似乎正因為接觸到冷空氣而微微顫抖著,胸前的那小巧的粉點讓他看得有些…口乾舌燥。


「…笨手笨腳的笨蛋。」

「哪、有!」褚冥漾癟癟嘴,用著相當哀怨的眼神看向他,「真的很難脫嘛、不然,亞、你幫我──」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經過壓抑的聲音相當低啞,他的目光頓時變得非常危險。

就像是一隻飢渴已久的野獸,垂涎著眼前的美食。

「唔?」褚冥漾不解的眨了眨眼,「什麼眼神…?」

「…褚……」他的目光暗了暗,邁步走至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褚冥漾,「你知道,你這是在…勾引我嗎?」

「勾引…?」褚冥漾偏著頭,迷朦的眼神就如同禁忌般的果實,格外的引人犯罪。

他抬起了對方的下巴,俯身吻下,靈巧的舌尖撬開了光潔的牙齒,直接入侵了對方的小嘴,在口中肆意的翻攪著,盡情的掠取那嘴裡的香甜津液,並且勾起了對方濕濡的舌,與之纏綿。

因為他逐漸下壓的身子,褚冥漾被迫躺在柔軟的床上,微微瞇起了眼,臉上的神情是說不出的陶醉,訕紅的雙頰帶有不一樣的韻味,半褪的衣衫的模樣,在此刻是何等的情色啊。

來不及吞嚥的唾液從嘴角溢出,在床單上暈染出一圈又一圈的水漬。

原本平順的呼吸在激烈的纏吻之後,開始變得紊亂無章、粗重灼熱,似乎──有什麼東西,已經失去了控制。


啵的一聲,相疊的雙唇終於分離,並且在空中牽引出了曖昧的銀絲。


「褚…」他壓制在褚冥漾身上,用著刻意壓低的魅惑嗓音,湊近褚冥漾耳邊低聲呢喃,並且含住了對方的耳垂,「可以吧…?」

「為什麼…不可以…?」褚冥漾微微喘息著,耳垂被溫熱的口腔含著,讓他不自在的瑟縮了下,「你、是亞啊,所以,做什麼、都可以的…」

他詫異的看著褚冥漾,只見那黑色星瞳底閃過一絲狡黠,而後昂起了頭,不輕不重的咬住了他的喉結。

從頸部皮膚上頭傳來略微刺痛的感覺,他微微蹙著眉,那像是討好一樣的輕舔舐肌膚,讓他發出了如同被重擊一般的悶吭聲。


他的褚……現在究竟是清醒,還是醉意盎然呢…?


其實他現在已經不是那麼在意這件事了,將那一件半掛在褚冥漾身上,相當礙事的上衣扯下,隨意的拋擲於一旁。

急躁的將雙唇覆在褚冥漾那白皙的脖頸,時而吸吮,時而啃咬,零零散散的留下了斑駁的吻痕,並且逐漸向下挪動,來到了位於胸前小巧的凸起。

近在眼前的粉嫩果實,看起來是多麼的可口,他上前含住了一側的茱萸,用牙齒輕輕摩擦舐咬著,另一側的則是用那帶有薄繭的手輕輕揉捏著,惹得身下的人發出了難耐的聲響。


7

「嗯……」褚冥漾的身子微微的弓起,似乎是不自覺的、想要更多的撫慰。

發現身下人兒的動作,他不著痕跡的勾了勾嘴角,將嘴邊的粉嫩吸吮到逐漸挺立之後,才鬆開了嘴,那小巧的粉色果實被他如此蹂躪之下,呈現出豔紅的色彩。

雙唇再次覆上潔白的肌膚,舔舐吸吮著,並且以手輕輕的摩娑著纖細的腰間,他發現這個地方似乎是褚冥漾的敏感處,每每觸摸之時,都會引起對方微微的輕顫。

帶著薄繭的大手,順著褚冥漾那令他愛不釋手的柔韌身軀,緩慢的下滑摸索,直到碰觸到了下褲的阻擋,才停了下來。

因為遭受水流波及而呈現微濕狀態的褲子,在他動作的之下,便輕易的被卸除了,修長白皙的雙腿也因此暴露於空氣中。

褚冥漾身上的衣物,現在也只剩下那一條,還完好穿戴在身軀的內褲而已。

因情欲的醺染之下,白皙的身軀浮上了一層淡淡的緋紅,褚冥漾難耐的扭動著身軀,這動作使他的呼吸又粗重了幾分。

修長的手指在雙腿間微微隆起的頂端,輕輕的摩擦著,引來褚冥漾低聲的嗚鳴。

「嗯…亞、」柔軟的聲線讓他呼吸一窒,目光越發的深沉。

「想要…?」他的聲音相當的低啞,或許他這輩子所有的自制力,全都用在這個人的身上了吧。

「嗯…亞、給我……」

「如你所願…褚……」迅速地脫下了褚冥漾僅剩的衣物,那失去禁固的慾望便彈了出來,並且高高的抬頭彰顯著它的存在。

他毫不猶豫的抓住了褚冥漾的慾望,張口將之含入,並且上下滑動吞吐著對方的硬挺。

「哈、啊……」褚冥漾那舒爽的嘆謂從嘴裡溢出,衝擊著他的耳膜,迫使他口中的動作加快了些。

略微苦澀的氣味在口中蔓延開來,他伸出舌尖,沿著慾望的脈絡輕輕舔舐,在頂端摩蹭打轉著,雙手則是揉捏著柔軟的小球,不斷刺激著褚冥漾的感官。

「啊啊……」

經過高亢的叫聲之後,含著慾望的嘴便被溫熱的液體給填滿,他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就直接將口中那富有濃濁腥味的東西給吞了下去,並且伸手從枕頭下方拿取出一條藥膏,將內容物擠在手上。

釋放出慾望之後的褚冥漾,眼神相當迷茫,夜墨色的眸子似乎盈滿了水氣,白皙的臉頰通紅一片,薄薄的唇正微微開啟,大大喘息著。

他瞇起了眼,吻上了正在喘氣的人,將口中的腥味傳了過去。

略嫌粗暴的分開褚冥漾的雙腿,他一手揉捏著雪白的臀部,另一手則是帶著冰涼的藥劑,摸至隱密的穴口前,準備開始做擴張的動作。

一隻手指試探性的探入,裡頭溫熱而緊致的觸感,讓他恨不得直接貫穿那柔軟的通道,盡情的在內部律動。

咬了咬牙,為了不讓褚冥漾有太過於不好的第一次,所以他也只能忍住那些渴望,先做好事前的準備。

──即便,他已經處於一種慾火焚身的狀態。

等到二隻手指能夠順利的抽插進出之後,他才開始在那緊致的內壁裡四處摸索,尋找著那一個敏感的地方。

額角開始冒出了細汗,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花了多大的心力在擴充,那即將容納住自己粗碩欲望的地方。

「…唔!!」

在靈巧的手指按壓至某一處時,褚冥漾驚呼了一聲,但礙於嘴巴被他的口堵住,那聲驚叫便成了含糊的聲音,不過…倒是使他的嘴角上揚出一個邪魅的笑容。

「這裡…是嗎…?」他鬆開了對對方的箝制,再次朝剛才發現的地方按壓下去。

「啊!!」

高亢的吟叫聲,在他聽起來是多麼的悅耳,他將第三隻手指擠入密穴裡,快速來回抽插,直到一聲微弱的呼喚響起,才停止了他的動作。

「亞……可、可以了……」

動作微微一滯,他赤紅的雙眸被情慾醺染成了暗沉的血色,把身上唯一的一件浴袍扯下扔擲出去,將褚冥漾的雙腿高掛在自己的肩上,那隱密的穴口在他眼前,若隱若現。

跨間的慾望高高昂起,他一個挺身,粗碩的硬挺便直接進入了那柔軟的穴口。

「啊…」緊致的內壁就如同貪婪的小嘴一般,吸吮他硬挺的慾望,讓他舒爽的發出了一聲嘆謂。

自己先前想像進入褚冥漾體內的感覺,居然遠遠不及目前萬分之一的美好。


果然…美食還是不能放得太久才食用呢…


等到褚冥漾逐漸適應之後,他便開始在那柔軟的通道中進行規律的抽插,整個床鋪也因為他劇烈的動作而晃動著。

「嗯…啊……亞、亞……」敏感的內壁被粗碩的昂揚摩擦著,褚冥漾只能無助的開口,吐出曖昧的呻吟。

「褚、我的褚…」他將角度調整好之後,用著有如驟雨般的速度,精準的撞擊至那最為敏感的一點。

「啊…嗯……亞、慢、慢一點…啊……」無法抑制的呻吟不斷從褚冥漾的口中溢出,雙腿往下滑動,夾緊他精悍的腰,試圖減緩那不斷攀升的速度。

「褚…」低沉魅動人心的嗓音從咽喉發出,他伸手抓住了褚冥漾半勃的慾望,跟隨著自己撞擊的節奏,急切的套弄著。

「嗯、啊…別……放開…嗯……」褚冥漾微微弓起身,伸手欲扯下他的肆虐的手,但是沒有成功,只好抓住他結實的背,並且留下一道道紅色的抓痕。

「我們一起……不好嗎……?」粗重的喘息著,每每吐出的無一不是灼熱的氣息,他加快了手邊的動作。

「哈啊…不……太、太快了……」褚冥漾潮紅著臉,那柔韌的腰枝不自覺的隨著他身下的動作而擺動著,不斷迎合著他。


啪、啪、啪。

肉體之間的撞擊聲不斷的在房內響起,並且伴隨著濃濁的喘息聲,以及極為曖昧的呻吟。

室內──是一片旖旎的春光。


「啊啊啊!!」褚冥漾驚叫了一聲,脖頸向上昂起了優美的弧度,在他手中的慾望頓時爆發,噴灑出了濃濁的液體,而後無力的鬆開了蜷住他的雙腿,滑落於床鋪間。

在褚冥漾高潮的同時,後穴忽然絞緊,他呼吸一窒,猛烈的撞擊於敏感處幾下之後,在通道裡釋放出了忍耐已久的,灼熱慾望。

他趴伏在褚冥漾身上,感受著高潮之後的餘韻,大汗淋漓的身軀並不礙事,肌膚相貼的感覺相當美好。

他有一下沒一下的舔吻著身下的人兒,直到注意到目光投射於自己時,他才懶洋洋的抬起頭來。

「亞…」褚冥漾看著他半晌,忽然笑了出來,那笑容依舊是如同天使般純潔的笑顏,「怎麼辦、我好喜歡你呢…」

「我也是,很喜歡你……」危險的瞇起了血色的眸子,他的唇角擒著一抹笑,「所以……我們…繼續……」

「…明天還有……唔……」尚未說完的話語全數被塞回嘴裡,褚冥漾做出微弱的反抗未果之後,便任由他繼續動作了。

方才剛釋放過的慾望重新崛起,他微微起身,扶著褚冥漾的腰部,便開始了新一輪的律動,而床鋪也再度震起規律的晃動。

兩俱白皙的身體,在不甚寬闊的床上相互糾纏著,如此靜謐的夜裡,不斷響起的水漬聲,是多麼的響亮。


這天的夜晚,似乎還很漫長呢……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