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Special Christmas


『或許、這種生活,正是我以前所嚮往的吧。』


以前啊,我總是羨慕著,

那總是會有人,等待著自己的感覺,

不喜歡在偌大的房屋裡,只有自己一人的空間。

如此寂寥的孤獨,是相當難受的。

是你幫我實現了,那過於虛幻的願望。


該怎麼去述說、我對你的情呢?

 

叮叮噹、叮叮噹。


悅耳的音律在校園中來回蕩漾著,為今日的節慶添上幾分輕快的氣息,雖然是當前的季節,是略嫌寒冷的冬天,但像在台灣這種副熱帶地區,除了海拔高度相當高聳的山脈之外,是不可能見到有如柳絮一般的白雪的。

在導師辦公室內,一名男子正苦著一張臉,無奈的望著自己桌上,那有如高樓大廈一般雄偉的信件山堆。

或許這形容是誇張了那麼一點,但那些信件的數量,確實是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


「這恐怖的信山是怎麼回事…?」我伸出手,顫顫的指向自己的桌子。


這樣的數量……都可以去當信紙批發商了吧我說!

不用花費任何成本又可以賺錢,多好啊!

…好吧,我也知道我這是在自欺欺人。

想來,誰有可能會把空白的賀卡放在我桌上呢?又不是吃飽太閒!


「今天是聖誕節。」冰炎將包包隨意的放至一旁,坐下之後以單手支著下巴,好整以暇的看著我。

我比對了一下我們兩個桌面的整潔度之後,沉默。


為什麼我和他老大桌面的情況可以差這麼多啊?這沒道理!

你看,這個一笑可以傾倒眾生的人,怎麼可能會連一張賀卡都沒有拿到啊!

還是因為他已經變成了神祇一般高高在上的存在,所以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冰炎…你怎麼都沒有拿到……?」


基本上呢,在公眾場合,我還是一樣這麼稱呼他的,但私底下的話…嗯……你知道的。


「嗤。」冰炎冷笑了下,用目光意示著我桌上的小山丘。


欸?所以這些都不是給我的嗎?

不過這些學生把給冰炎的信放到我桌上做什麼啊?


「剛才請賽塔幫我清理掉了。」嘴角勾勒出了促狹的笑,冰炎那修長的手指輕輕敲了桌面幾下。


哦,清理……

所以說是位置不夠才擺過來我這裡的嗎?!!


我無言的盯著小山丘,在那一堆紅紅綠綠的賀卡中,忽然瞥見了一抹突兀的黃,便好奇的將它抽了出來。

而那上頭的樣式,差點害我直接把它摔到地上。


為什麼會有人拿皮卡丘的圖樣來當作賀卡啦!!


猶豫了一下,這肯定是給我的沒有錯,而且我隱約猜到那個寫信的人是誰了…

嘆了口氣,我還是把賀卡打開來,看看上頭到底寫了些什麼。


『哦呵呵呵呵,老師你打開了喔打開了!』


……

我的小老師最近是不是壓力太大了?我打開來看這麼高興做什麼?

總覺得不會是什麼好事……


『既然都已經打開了就別闔上了,繼續看下去唷!』


…我該說真不愧是我的小老師嗎?連我想做什麼都猜到了……


『嗯、首先呢~老師我只能讚嘆你喝醉時那英勇的身姿!老師你好主動哦哦哦!餵酒什麼的真是有夠閃!』


……

其實那天我自己做的事情,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我只能說…那已經超過了主動的範疇了…

好吧,後來的事情他們是不可能知道的,況且、我也沒有必要自行暴露。

不過…


我瞇起了眼睛,這個元兇居然還敢提起這件事,就這麼怕我忘記?


『然後啊、老師你那天被吃了對吧!!呵呵呵、冰炎老師隔天來上課的時候,脖子上那個吻痕可是很、清、楚、的唷~』


…靠……咳。

我知道為人師表不可以隨便亂罵髒話,這會帶壞風氣,可是……

如果不是妳我也不會在那天被吃啊混蛋!害我隔天根本連爬都爬不起來!

不過…冰炎好像幫我代課了……


『好吧,老師我就不刺激你了。( ¯ ▽ ¯;)』


不,妳已經大大的打擊到我了…


『欸,說真的、這個卡片真的超適合你的呢,老師♥~這可是我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才找到的,老師你不可以隨便亂扔啊!』


…為什麼皮卡丘很適合我?

我忽然覺得自己變成了自家小老師排遣壓力的一個優良管道了……

紓芙同學,妳的壓力可以不要排解到我身上嗎?


『好吧,來說重點了!Merry Christmas唷,老師!(>﹏<)』


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啊…

不過倒是很開心能夠收到賀卡,至於內容……不予置評。


『ps~扇校長說呢,在上課期間打開卡片的人,欠寫信者一次要求哦!呵呵呵…』


…什麼時候說的我怎麼不知道呢?!

我上輩子到底是招誰惹誰了?!怎麼一群小兔崽子總是喜歡這樣玩我啦!


「怎麼,上面寫了什麼?」冰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感覺到我的背部忽然貼上了結實的胸膛,腰部則是被一雙強而有力的手給攬住。

溫熱的吐息在耳際打轉著,對方似乎還伸出了濕濡的舌頭,輕舔了下我的耳畔。

「就…聖誕快樂啊……」我紅著一張臉,不自在的瑟縮了下,看了看四周,卻發現根本沒有人注意我們這邊的狀況,頓時鬆了一口氣。


好吧,我也知道我和冰炎之間的關係,早就因為那天我出格的舉動而鬧得沸沸揚揚的了,但是在公眾場所這樣做,我還是會覺得有些尷尬啊!

不過,聽我家小老師說,學生們似乎成立了一個幫助小綿羊逃離大野狼魔掌的一個…社團?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反正現在小孩子們的思緒,已經不是我能夠理解的了。


「是嗎?」冰炎的聲音似乎帶了點愉悅,這時我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他這麼站在我後面,老早就把賀卡內容看個精光了。


算了,看到就看到吧,反正這又沒什麼。


「不過…剩下的該怎麼辦…?」我看著前方被信件堆滿的桌子,嘆了口氣。


這樣是要我怎麼做事啦!


「燒掉。」冰炎涼涼的給了我一個相當糟糕的建議。


喂……這好歹也是學生們的一片心意,燒掉什麼的也太……


「不好吧…」

「嗤,不然你要看?」

「…不要。」因為剛才已經有了前車之鑑,我沒事幫自己找麻煩啊?


不過…今天既然是聖誕節,那麼晚餐準備得豐盛一點好了…?


「今天晚上想吃什麼?」我側過頭看向正摟著我的人,這麼詢問著他的意見。

「我們出去吃。」冰炎微微勾起了嘴角,彎出了一抹令我臉紅心跳的邪魅笑容。


所以我才說這張臉實在是太犯規了嘛!隨便一個表情都可以讓我臉紅發燙心跳加速…


「喔……」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而後撞進了那一雙深沉如暗血的赤色眸子,那裡頭所代表的含義我可是很清楚是什麼的,因此暗叫不妙。

下一秒,熟悉的微涼觸感覆上了我的唇,如同小蛇一般靈巧的舌頭鑽進了我的嘴,在裡頭四處肆虐,而後勾起了我的舌,開始逗弄、交纏。

感覺越來越不能呼吸了,力氣好像也被抽光了似地,我只能無力的扶著環在腰間的手,倚靠在身後的人身上。


「呼、呼……」一吻過後,我癱軟在冰炎的懷裡,微做喘息著,「你就不能…看場所、再做…嗎…?」

我虛弱的抱怨,只獲得了一聲冷哼。

冰炎將我扶至座位上坐好之後,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個大袋子,把桌面上的賀卡全部往袋子裡扔。

那略嫌粗暴的動作,不禁讓我皺了皺眉。


感覺就好像是欠他幾百萬似地、在對那些可憐的信件發洩著憤怒。

或者、該說是宣洩自己不能得以紓解的…慾火…?

我吃笑的這麼想著,因為剛才冰炎的那種眼神……根本就是想現在把我吃下肚的樣子啊!!

這麼慾求不滿是怎樣啦!


將袋子打了一個結之後,冰炎將它扔在地上,才轉過來對我這麼說,當然、語氣並不是很好。

「回去再看,是給我的就扔了。」

「喔…」

 

早上的小小插曲並沒有影響到一天的行程,但我不知道的是,那些位於辦公室內部的老師們,各個都是有苦難言。


公眾場合曬恩愛,墨鏡眼鏡碎一地。


眾老師們心中默默的淌著淚。


很快的,晚上便來臨了,老實說我確實是有那麼一點小小的期待。

因為我們用餐的地點,除了自己寢室的客廳之外,就只剩下去不過兩次的學校餐廳了。

雖然不知道要去哪裡吃飯,但總之我現在的心情就是相當的雀躍。

坐上了冰炎那臺看起來價位相當高的高檔跑車之後,我用一種閃閃發光的眼神看著他。

「呵。」冰炎偏過頭看著我,發出了低沉的笑聲,他伸出手輕輕的揉了揉我的頭,「看起來真呆。」

接著,便從一旁拉出了安全帶幫我繫上。

「我哪裡呆了!」

冰炎聽見我的抗議之後,居然故作審視的端詳著我,看了半晌後,才說出了一個讓我想吐血的答案。

「全身上下。」

「嗚……!」

「要開了。」冰炎拍了拍我的頭,而我從側面看過去,依舊可以感受到那眼底濃濃的笑意。


哼,你喜歡上一個呆子,所以你是笨蛋啦,討厭!

不對、我沒事幹嘛說自己是呆子!?


瞬眼即逝的風景有如跑馬燈一般,快速的閃過,我瞥了一眼公里時速表,而後又轉回去看著窗外的景象發呆了。


時速、一百四。


感覺每次出來,冰炎開車的速度都差不多在那邊,不過因為坐在車上,所以倒是沒有什麼感覺。

不過……也難怪他會嫌棄我可愛的小綿羊了。


因為不知道大概會什麼時候才抵達目的地,所以我乾脆兩眼一閉,睡覺休息。


在身旁的人發出了平穩而悠長的呼吸聲之後,冰炎不著痕跡的勾起了嘴角,腳下的力道似乎又加重了些。

一百五、一百六…直到兩百,那時速表才沒有繼續攀升。

 

「褚,到了,起來。」

清冷低沉的嗓音如此呼喚著我,我吃力的睜開了眼,並且用單手輕揉著。

「唔……」

等到眼前的視線逐漸清晰之後,映入我眼簾的,便是那棵高聳的、掛滿了各式各樣裝飾品的樹木。


還真的是差點閃瞎了我的眼睛啊……


「這裡是……?」我側過頭,疑惑的望著冰炎。

「說了你也不知道。」


啊,瞧不起人!!


「走了。」語畢,冰炎便率先下車了。

我慌忙的解開了安全帶,開啟車門之後,迎面而來的便是那寒冷刺骨的風,不禁讓我瑟縮了一下。

一條圍巾輕輕的纏繞在我的脖頸,我愣了愣,抬起頭來看見的便是,那帶有寵溺的赤色眸子。

「走吧。」勾起了淡淡的笑容,冰炎拉著我的手,踏出了步伐。

「嗯。」我一手拉緊了纏繞在脖子上的圍巾,另一手則是緊握著冰炎的手。

這兩種溫度,都是冰炎給的,心底暖暖的很舒服,很令我心醉。

我會記住這份心底的悸動,一直、一直。


在經過那棵高聳的聖誕樹旁邊時,我忽然停下了腳步,迫使冰炎也跟著停了下來。

冰炎回頭看著我,那挑起了眉毛正述說著他的不解,而我則是彎起了大大的笑容,撲進了眼前男人那溫暖的懷裡。

「吶、亞,聖誕快樂。」

「…笨蛋。」收攏雙臂,冰炎輕撫著我的髮,血色的瞳底是滿滿的柔情。


在那一剎那,我忽然發現,原來幸福、也可以這麼簡單。


「我才不是笨蛋!」

「褚。」冰炎輕捧起了我的臉,深深的凝視著我,「Merry Christmas, and I will be with you forever.」

接著,一個有如羽毛般輕柔的吻,不輕不重的落在我的額頭上,那句話語的含義,讓我有些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Me, too.」


那已經完全淪陷的心,那對你、已經無法以言語述說的情。

我拿它們該怎麼辦呢?


或許你不知道,這天是我第一次和別人過聖誕吧。

這是屬於我的,Special Christmas。


執汝之手,與子偕老。

我們,就這麼說好了。


─ END IF ─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