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七 寒假

『新年新希望,穿新衣,戴新帽,然後…』

『回娘家?』

『對!…呃?』

『那走吧。』

『…走…?去哪裡?』

『去你家,帶路。』


從另一個人手中傳來的溫度,是我想都沒想過的。

如此笨拙、如此平凡的我,

是如何讓你傾心於我的呢?

我不知道。

但是、我有時候會害怕著,

這些太過於美好的感覺,最終卻只是夢一場。

我只能斗膽希冀…

這些,都是最為真實的、

現實。


1

『記得在過年之前回來。』

看著嶄新的手機上面所接獲的簡訊,我沉默了半晌。


呃呵呵、該怎麼說呢,只能說和冰炎的兩人世界實在是太……了,所以我差點就忘記了,老家那邊每年都要回去過節的習俗。

嗯,我還記得去年才遲個幾天回去而已,我的耳朵就被擰爆了阿!

而且因為冬天天氣冷的關係,我的耳朵就更加的脆弱了…

我只能說,那種疼痛還真是讓人難以為恭!


「上面寫了什麼?」結實的身軀從背後靠了上來,冰炎的下巴輕靠在我光裸的肩上,雙手則是環住了我的腰,低沉的聲調在此時帶著相當慵懶的氣息。


老實說,肌膚相貼的感覺其實還挺不錯的…


「家裡的人要我過年前回去呢…」我苦惱的說著,語氣似乎帶了那麼一點埋怨。


畢竟要提早回去,也就代表著要和冰炎分開一段時間了…

這麼說雖然不太好,但是我真的不太想和冰炎分開。

已經習慣了身旁有這麼一個人的溫度存在,原來也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啊。


「……」冰炎沉默了下,微微收緊了抱著我的手,並且含住我的耳垂,「想什麼時候回去?」


唔,這真是一個好問題。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大概要多早回去才比較好啊。


「不知道……」將整個身體放鬆,懶洋洋的倚靠在冰炎身上,我據實稟報著。


學生們幾乎都因為寒假的關係,直接回家去了,畢竟在我們這個學校裡,是沒有寒暑輔導的這項機制的。

少了許多年輕有活力的學生,整個校園便顯得有些空蕩蕩的,相當的讓人不習慣。

然而學生放假了,老師們自然也就跟著放假,所以這一個禮拜下來,我們似乎是變得相當清閒。

除了和喵喵他們出去打發時間之外,我們基本上幾乎都是在家裡看書打發時間。

嗯……當然也不排除做一些…運動,反正都放假了,隔天腰部痠痛爬不起來什麼的,自然是沒有關係的。


「等你考慮好之後再跟我說,好讓我提早準備。」

「欸?準備什麼?」聽見冰炎的話語之後,我愣了下,要準備也是我準備啊,他怎麼這麼說?

「應該不介意我過去叨擾吧。」冰炎句末的語氣並沒有上揚,但這並不是我在意的地方。

「亞、你沒有要回家過年嗎?」微微偏過頭,我對上了那溢滿著愛意的赤色雙眸,疑惑的問道。


古人有云,每逢佳節倍思親。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回去一趟不是比較好嗎?


「嗤,家裡都沒人過什麼年?」冰炎冷哼了聲,「再說,那裡也沒有你。」


這話雖然有些彆扭,但……

我可以把它解讀成,是和我一樣不想離開對方的意思嗎?


我彎了彎嘴角,難得主動的湊上前,覆上了眼前那薄薄的唇瓣,並且以舌輕輕舔舐著,不意外的看見了越發深沉的眸子。

冰炎張開了嘴,直接含住我正在他唇上留連的舌,雖然我很努力的想要回應他,但是到最後還是只能癱軟在他懷裡,任由他掠取著我的呼息。

「褚…你知道你這是在玩火嗎…?」放開了我略嫌紅腫的唇之後,冰炎相當低啞的嗓音,似乎有種一觸即發的感覺。


畢竟,現在是早晨,也是一段最容易擦槍走火的時間。

況且……我們兩個都赤裸著身子呢…


「既然…亞要和我回去,那麼、明天就出門好嗎?」雖然被吻的有些缺氧,但我還是不忘將剛才的問題做回覆。


不過,顯然是有人不怎麼領情呢。


下一秒,眼前的景致劇烈的晃了下,冰炎將我壓制在身下,那張人神共憤的俊美臉龐出現在我眼前,嘴角還擒著一抹玩味的笑容。

「現在的情況,你還說這些…嗯…?」冰炎將我手中的手機抽出,放置在一旁,並且輕撫著我的臉。


嗯,其實那隻手機是我和冰炎一起去買的,而他也有買一隻顏色不同的同款手機。

當時,對於我疑惑的眼神,他只是淡淡的說,自己的手機老早就被他給摔壞了。

…難怪之前總是沒有看見冰炎拿手機在聯絡其他人……


欸?你說為什麼我要換手機?

因為啊,他在某一天我的鬧鐘鈴聲響起,而我卻遲遲沒有起來將它關掉,他就煩躁的把我的手機扔擲出去。

那時我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道黑色的殘影,而後便是那機身分離的景象。

我真的不知道冰炎的暴力指數到底有多高了……

然而對於當時我的尖叫,冰炎只賞了我一記爆栗。

當然了,對於我已經壽終正寢的可愛手機,他要負起全部的責任,所以才會有一起去買手機的橋段產生。


「不先說的話,我怕我會忘記嘛。」我蹭了蹭那雙放在臉旁的大手,唇角掛著相當燦爛的笑容,「而且……亞,你不接受我玩火…嗎?」


看著對方露出名為狂熱的情緒,我心中不由得來的滿足。

這個人啊,把自己的笑容以及那為數不多的溫柔,全部都給了我。

這樣,怎麼能要我不心動呢?

有時候呢,我還真不知道我到底是在什麼時候淪陷的,不過…這其實已經並不是那麼的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已經離不開對方了啊。


雙手環上了冰炎的頸,我當然知道他現在想做什麼。

都已經到了這種情況了,還有什麼能做呢?


冰炎急切的吻了下來,熟悉的微涼觸感覆在唇瓣上,使我微微的瞇起了眼,沉醉在那深切的吻裡。

隨著對方的動作,我只能沉浸在名為慾望的大海之中,直沉無浮。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