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佇立在一扇看似平凡的大門前面,眼睛直直的盯面前門上的花紋不放,像是在研究上頭到底有多少紋路。


不過…說到底,也只是不敢上前按門鈴罷了。

因為我剛才才發現,我在這一學期裡,似乎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打回去,如果進去的話,或許我的耳朵會不保吧…

沒辦法,因為這學期莫名接下了導師的職位,然後又還要負責兩人的三餐和打掃寢室這些繁雜鎖碎的事情,所以就…完全忘了這回事…


嗚嗚嗚,怎麼辦……


因為我正在思考著攸關我耳朵的安危,這如此嚴肅的問題,所以並沒有注意到那隻朝門鈴的方向伸出來的手。

『叮咚!』響亮的門鈴聲喚回了我的神智,並且害我驚愕了下。


欸欸欸欸!!!

不不不不、誰叫你按下去的啦!!


我萬分驚恐的轉過頭望向身後的人,只見冰炎單手拎著兩個行李袋,俊美的臉上充斥著不悅的神情,看起來他老大似乎已經等得相當不耐煩了!


好吧,忘記帶鑰匙回來是我的錯,不過也才在外面多待個幾分鐘而已,有需要這麼急嗎?!

我都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耶!


「來了。」清冷的女聲從屋內傳了出來,並且伴隨著細微的腳步聲。

這熟悉的聲音,卻讓我呆愣了下。


欸…?老姐今年怎麼好像比較早回來啊…?

我還沒能好好去思考這個問題,眼前的門扉就赫然敞開了,而位於門後的正是一名長相十分冷豔的女子。

她在看見我的那一刻,狹長的眉微微挑起,銳利的黑眸中則是閃過一絲瞭然。


「又沒帶鑰匙了?下次再沒帶乾脆別進來。」老姐鄙視的看了我一眼,而後微微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令我膽顫心驚的笑容,「聽媽說你要帶人回來過年?」

「呃…對…」我縮了縮脖子,難怪之前就覺得冰炎散發的氣場很熟悉,原來就是和老姐很像嘛!


都是專門來壓制別人,那種恐怖的威壓!!


我腦袋裡雖然閃著一些奇怪的念頭,可是身體卻已經是習慣性的被奴役,很自動的微微側過身,讓老姐能夠看清楚身後的人。

「這位是冰炎老師,我的室友。」


嗯,其實還有另一個身分,可是……

說這位是我的男朋友、這會不會太驚悚了一點…?


「你好。」冰炎對於我的說詞倒是沒有什麼意見,只是微微向老姐點頭。

「冰炎嗎?久仰大名了。」老姐眼底浮現了一絲不明顯的驚訝,她看了看我,又望了望冰炎,才淡淡的開口,「我是褚冥玥,漾漾的姐姐。」

兩人目光交會之時,一種詭異的氣氛瀰漫在四周,害我不自覺的縮了縮身子,好降低自己的存在。


嗚哦,魔鬼和魔女的世紀大對決!隨便一個眼神交會就可以把我滅的體無完膚了,好可怕有沒有!

不過…夾在他們兩個中間,還真是壓力山大啊……

為什麼我會有種度秒如年的感覺呢?


「小玥啊,怎麼開個門開這麼久?」此時老媽的聲音就有如天籟一般的好聽,並且打破了這令人窒息的空間,頓時讓我鬆了一口氣。

老媽走出來察看情況,卻發現是自家兒子按的門鈴,因而微微愣了下。

「嗯?漾漾你又沒帶鑰匙了?」老媽笑著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將手朝我耳朵的方向伸出抓住之後,以看似輕微的力道一扭,「就算你提早回來也沒有用,快半年都沒打電話回來,翅膀長硬了啊?」

「痛、痛、痛…!先、先聽我說,媽、那個是有原因的!」

「還能有什麼原因?結論就是沒打回來!」老媽加重了手邊的力道,害我痛的差點飆出淚來,「要不是小玥說你在學校活得好好的,我都要準備金紙去燒了!」


嗚嗚嗚,才半年沒打回來,媽、你就認為你的兒子死在外面了嗎?!

雖然以前我的確是衰了那麼一點,連走在路上都會有招牌莫名砸下來…


不經意的瞥見了方才和老姐對峙的人,那雙赤色的眸子溢滿了笑意,嘴角也微微勾勒出玩味的弧度。


為什麼我會覺得他有種在看好戲的感覺?這應該不是錯覺吧!


「嗯?這位是?」終於看見了站在一旁很久的冰炎,老媽鬆開了蹂躪著我的耳朵的手,看起來似乎是相當訝異。


也是,一般人第一次看見冰炎的態度基本上應該都是要和老媽一樣才對。

那種帥到人神共憤的精緻臉蛋,總是會讓人停下思緒,好好的讚嘆一番。


「這個是我說要帶回來過年的人,冰炎老師…」我揉了揉發紅的耳朵,這麼解說著。

「喔、對!」老媽頓時恍然大悟,而後擺出了一副相當苦惱表情,「今年你的然表哥也要過來,客房只有一間…」


咦!?然也要過來一起過年嗎?

不得不說接獲這個消息,其實我心裡是挺高興的。

畢竟然他總是一臉笑咪咪的,為人溫柔和善,又對我相當的好,是難得一個不凶殘對待我的親人啊!

雖然他也總是是閃光的帶源體……嗯,現在我的才不怕被閃到了…吧?

如果記得沒錯的話,然和大嫂辛西亞以及老姐,都是七陵高中的教師成員之一,好像各個都大有來頭的…雖然我並沒有問個清楚…

不過…如果不是當時Atlantis寄通知過來的話,我可能也會被老姐帶去七陵任職吧…?

或許,我應該慶幸這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伯母好。」冰炎對我老媽微微一笑,露出了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並且指了指我,「我和褚住一起就可以了。」


嗯……雖然說我也很習慣和冰炎他一起睡了,可是…

有誰可以告訴我,那可以閃瞎掉我的眼的人,真的是我的亞嗎?

該不會是什麼時候被調包了吧?


「這樣好嗎?」老媽有些遲疑的說著。

「媽。」老姐忽然出聲,插話進來,「他們是室友,況且又都是男的,擠同一間不會怎樣,而且沒房間了不是嗎?」

「那…冰炎老師,就委屈你一點了,也不知道這孩子睡姿好不好…」老媽就這麼被老姐的一句話給說服了,「不過…瞧我這破記性,都忘了先讓你們進屋內,外頭可冷了。」


為什麼我會覺得…老媽對冰炎的態度比較好啊…?

我才是妳兒子耶!


「不好意思,打擾了。」冰炎向老媽這麼說著,「您可以叫我冰炎就行了。」

「嗯,都快進來吧,還有漾漾、記得把你們的行李先拿回房間放,不要都只讓人家拿!」

「喔……」


為什麼面對我們兩個人,這態度會差這麼多呢!

我應該要羨慕冰炎那張好皮相嗎?!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