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在日後的幾天,我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做差別待遇。


老媽,我真的開始懷疑我到底是不是妳親生的了。


每天不是幫忙煮飯、掃地、拖地、洗衣、晾衣,就是當跑腿或奉茶的小弟,這根本就是變相的免費台傭了啊!

而且看著冰炎總是勾著玩味的笑容,翹著二郎腿接受我的服侍,我心底總是不由得來的鬱悶,整個感覺就是超不平衡的啊!!

好吧,來者是客、來者是客……我現在也只能用這句話來安撫我相當受傷的心靈,嗚……

雖然也不是沒有升起過罷工的念頭,但只要一想到事後的下場……我就很沒種的屈服在老媽和老姐的淫威之下了。

呃呵呵…反正我這種被奴役的命早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基於那該死的奴性,基本上只要給我一個口令,我就可以馬上做出相對的連續動作…

對於這一點,老媽可以說是讚賞有加,而至於我本人的想法嘛…基本上是沒有什麼人想聽的吧。


「漾漾啊…」

這天,老媽反常的站在我身後許久,似乎是在注視著我的後頸吧?總之在我忍不住想轉過去看她之前,她就已經先開口這麼呼喚著我了。

而在那語氣中,有著鮮少見到的擔憂。

我疑惑的轉過身,只見老媽輕蹙著眉,而那經歷過不少歲月的臉孔,也因為這個動作牽扯出細微的紋路,讓我不禁有些感嘆時間所流逝的速度。

但是,老媽的下一句話就徹底的打散了,我剛才所有的感觸。

「你房間有蚊子嗎?脖子後面好像被叮了…」


……還真是一隻好大的蚊子啊!

該死、他到底是什麼時候弄上去的,為什麼我都沒注意到?!


「我也不知道…」我乾笑了幾聲,打算就這麼裝傻敷衍過去。

而老媽看了看我,沉吟了聲,才認真的叮嚀著我。

「記得把補蚊燈拿到你房間裡,這樣才不會讓人家冰炎被叮著了。」老媽拍了拍我的肩,才做最後的補述,「自己等一下再去醫藥箱裡面拿藥來擦吧。」


他就是那隻大蚊子,最好可以自己叮自己啦!

呃,用詞好像錯了,算了、反正…

…如果他可以自己吻到自己的後頸,這可就恐怖了啊!!

差別待遇啦、差別待遇!嗚……


「蚊子啊,可還真大、不是嗎?」在老媽走進廚房之後,另外一個女魔頭──我老姐,她走到我面前,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褚漾漾,你都不解釋一下嗎,嗯?」

頓時汗如雨下……


呃、被看出來了嗎?不是吧這也太厲害了吧?!

老姐,妳要不要考慮轉行當偵探啊?當老師的話根本就是浪費了妳的才能啊!


「解、解釋什麼…?」我縮了縮脖子,一臉無辜的望著老姐。


…雖然我知道這招對老姐沒有用,但好歹也是要試試看的!


「解釋什麼,你自己心裡有數,不是嗎?」老姐笑得如此溫和,聲音如此的溫柔,卻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嗚嗚嗚,好恐怖……我又沒有做錯什麼…

凶手人呢?害我被發現的凶手!!!


「事實就是妳看見的這樣。」隨著話語的落下,我被扯進一個熟悉的懷抱裡,那人身上特有的冷香,頓時讓我錯愕了下。


好吧,凶手真的過來了…可是怎麼覺得,他好像把事情變得更糟了…?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老姐露出這麼可怕的眼神耶…


我瑟縮了下,像個小媳婦一樣窩在冰炎的懷中。


算了,就算天塌下來都有冰炎幫我頂著,所以我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

即使那等於是變相的免費台傭……


「我要問的人不是你,冰炎小弟。」老姐顯然是不把冰炎的動作當一回事,她繼續將視線投射在我身上,「還沒嫁出去就胳臂往外彎了,嗯?」


不、怎麼說也不應該是用嫁的啊,我又不是女的!

再說我根本就什麼都沒做啊!!


「我、我……」

「你什麼你?」老姐雙手抱著胸,「只要說清楚你和那傢伙是什麼關係,不就好了?」

這次投在我身上的目光變成了兩道,看樣子、冰炎似乎也很想知道我的答案…?

於是,我抬起頭來,深深的看著他,唇角漾起一抹燦爛的笑容,用再認真不過的語氣述說著。

「他是我的室友,也是我最愛的人。」


那斬不斷的,便是我們之間的緣分。


「是嗎?」出乎意料的,老姐似乎沒有什麼反對的意見,只是淡淡的拋下了這一句話之後,便離開了。

雖然很疑惑老姐這樣的反應,但眼下似乎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褚…」冰炎收緊了摟著我的雙手,低聲在我耳邊呢喃著,那雙鮮紅的眸子似乎有逐漸深沉的趨勢。

「亞、放開啦…等一下我媽出來怎麼辦…」我小聲的抗議著,使得冰炎的動作忽然一滯,輕咬了下我的耳朵之後,便依言放開了我。

「嘖,真麻煩!」冰炎不悅著說著,並且瞇起了赤色的眸子,「回去你可是要加倍償還的,褚。」


…好吧,我知道其實冰炎已經忍了好幾天了,畢竟這裡是我家,我並不想讓那些嗯嗯啊啊的聲音給老媽他們聽見,所以自然是不準他做出這樣、那樣的事情的。

不過怎麼說也是他自己要跟來的啊!所以這應該不干我的事吧?!

為什麼我有種預感,回去之後可能要過三天才下的了床了呢……?

禁慾太久的野獸,本來就不是我能夠去招惹的東西了……但總是要認命的,唉。

 

『叮咚!』

已經好幾天沒有響過的門鈴聲在此時響起,雖然疑惑之餘,但我還是很自動的踏出了步伐。

「來了!」三步併兩步的快速上前去開啟大門,在迎面而來的冷風之後,站在門口的便一對濃情蜜意的情侶──我的表哥然以及未來的大嫂辛西亞。


嗯…雖然他們並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但是那四周閃亮亮的氣場,卻讓我不自覺的瞇起了眼。


「午安,歡迎唷。」我眨了眨眼,露出了略嫌調皮的笑容,「然和大嫂,快進來吧!」

「漾漾,好久不見了呢。」一踏進屋內之後,辛西亞就對我抿唇一笑,那種溫柔的笑容瞬間治癒了我這幾天受創的心靈。

「姑姑呢?」然臉上的表情雖然依舊是笑笑的,但我可以察覺到眉宇間那細微的蹙起。


或許、這是一項和總是面無表情的人相處久了之後,所獲得的技能吧!


「我媽在廚房哦。」雖然不知道怎麼了,但我還是據實稟報著。

「謝謝,漾漾。」然對我道謝之後,就馬上朝著廚房的方向走去,看來是有什麼急事吧……


看著自家表哥的背影,我這麼猜測著。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