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雖然不清楚然到底和老媽在廚房說了什麼,不過看老媽再次出現在客廳,臉上掛著相當苦惱的表情時,我就猜測這肯定是一件麻煩事。

既然是麻煩,那肯定連我們也一併包含在裡頭了,所以啊,為了我的人生安全,我只能投給看起來溫和無害的然一個疑惑的眼神。

而然接獲我的目光,卻只是笑著對我眨眨眼,並且將食指挪至唇邊,做出了一個要我噤聲的手勢。

「看樣子,今年過年的地點要做更動了…」老媽低聲喃喃了幾句之後,像是做出了決定,她拍了拍手喚回眾人的注意,「小玥和漾漾,記得要把你們的護照和一些行李準備好,至於你們的爸爸…我會要他早點滾回來,不然就直接拋下他不管了。」

「欸…?」聞言,我發出了疑惑的聲響,「媽…這是要去哪裡…?」


如果需要用到護照,那不就是要出國去了?


而老姐雖然沒有表達些什麼,但那挑起的眉,卻足以表示她的不解。


雖然老媽這一番宣言根本就是變相的專制獨裁,但老實說我並不是那麼介意,因為早就已經習慣了嘛!

不過…我還是很好奇,這目的地到底是哪裡。


「這就讓我來說明吧,姑姑。」一直安靜不語的然終於開了口,並且向前走了一步,「這次的突發狀況,主要是因為我父親的友人,在日前所提出的邀約。」

「依我父親的說法是,他友人太過於無聊想找些人過來過年熱鬧一點……」然的語氣似乎是有些無奈,但還是繼續說了下去,「另外地點的話,應該是位於北歐的芬蘭地區吧。」


…應該,啊?

不過…這種季節去北歐不是很冷嗎?

嗯,可能要多準備一些保暖的用品以及超厚的大衣了。


「至於旅費…基本上是由我父親的友人全數包辦,不過…」然頓了頓,有些遲疑的看向我身旁的冰炎,「這位…有打算一起去嗎?」


難怪老媽會一下子就答應了,因為是免費的嘛!

不過,看樣子…然他似乎是不認識我旁邊這位大名鼎鼎的冰炎老師呢。

想來也是,像是有關於他的照片、影片…等檔案都不會外流,所以不認識也是很正常的。

嗯…校慶時開場表演那次不能算在內,畢竟那也沒有露出臉嘛!而且我敢肯定那絕對是扇校長授意上傳的!


「然。」老姐趁著我在進行腦部運動的時候,叫喚了一聲,並且闔上了手中的書,嘴角則是勾起了一抹冷笑,「這位是冰炎。」

然的眼底閃過一抹驚訝之色,臉上卻依舊是帶著溫和謙遜的笑容。

「原來是冰炎老師,真是失禮了,我是……」

「他拐彎了你可愛的弟弟。」在然尚未將語句述說完畢之前,老姐又淡淡的拋出了一句令我驚悚萬分的話語。

「..白陵然……」頓時,然的笑容似乎是有些僵硬。


呃、呃…老實說在剛才那一瞬間,我好像看見了然那張千年不變的笑臉,裂出了一道不小的裂痕耶…?

說真的,別看然這一副好好先生的樣子,他如果生起氣來,可是比老姐還要恐怖的…!

而且,看那反應…絕對是聽懂了老姐那句話裡的含義了啊!

剛才就覺得很奇怪了,怎麼老姐的反應會這麼…平淡,原來是在醞釀之後等然的到來嗎?!

嗚…老媽還在這裡,姐、妳就不能等等再說嗎…


「請問冰炎老師,有這個意願同行嗎?」然笑得異常溫和,溫和到讓我只想快點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嗚啊!隱藏版的大魔王降世了!!

快、快點讓我這個小小的平凡人回到安全的地方躲著吧!我並不想被波及到、因而化成灰燼啊!

難道、我的人生,就真的要這麼Game Over 了嗎……


…咳,假一放久了,腦袋裡的東西也跟著沒營養了起來,我忽然覺得有些慚愧。


「有。」冰炎微微勾起了嘴角,神色自若的回答著,看起來…絲毫沒有把老姐和然的威壓放眼裡。


噢…真該說不愧是學生所畏懼的紅眼魔鬼嗎?

可是…如果小看老姐和然…可是會吃個大虧的呢。

老實說我現在真的頗想拿桶爆米花,在一旁角落觀賞這場世紀大對決的…

欸,只可惜手邊並沒有爆米花這種東西。


「不過…因為事前機票都已經預先訂好了,只有六張機票,所以…」然一臉惋惜的說著,「只好請你自行購票了。」


……這絕對是藉口、明明剛剛才和老媽問她的意願,怎麼可能過沒五分鐘機票就訂好了!?


而冰炎似乎也察覺到這個細微的異狀,他微微皺起眉。

「我知道了,我自己會去買。」冰炎難得耐著性子這麼說著。

「然啊,你訂的機票是幾號的?我怕你姑丈趕不上…」從剛才就一直茫然、聽不懂我們的話題的老媽,忽然一個擊掌,有些擔憂的這麼問道。


不是說老爸沒趕回來,就要直接拋下他不管了嗎?

不過現在想想,老爸或許和我一樣,沒什麼人權可言吧?


「姑姑,妳先去通知一下姑丈吧?」然側過頭,看起來很溫和的對老媽說道,「要他儘早在二十五號之前回來。」

「對、要先和他說才行…」恍然大悟之後,老媽略帶歉意的望著冰炎,「不好意思,冰炎,還要讓你自掏腰包…」

「這不算什麼,您就別客氣了。」冰炎淡淡的說著。

而老媽似乎是很喜歡他這樣的態度,含笑點點頭,拋下了這句話之後才離開。

「那你們年輕人就先慢慢聊啊,我去通知孩子的爸、順便去忙了。」


聊什麼啊…不要打起來就很好了好嗎!

我欲哭無淚的想著,而且我似乎還是這場紛爭主要的導火線…!


忽然靜下來的空間裡,居然會讓我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漾漾,對於剛才冥玥說的話,你沒有想要反駁的意思嗎?」然在辛西亞旁邊坐了下來,笑著看向我,但那眼底卻有著難掩的銳利。


要反駁什麼呢?老姐都這麼犀利的把事實給說出來了!


於是,我搖了搖頭。

「姐說的是事實啊,我無從反駁…」


而且,就某方面來說,我確實也是被拐走的……

雖然自己也很心甘情願就是了。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