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在我用相當認真的語氣,回答了然的問題之後,他很明顯的愣了一下,嘴角勾勒出的弧度,似乎已經找不到往常的和煦,反而有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而坐在然身邊的辛西亞,則是很敏銳的察覺到了自己戀人的異狀,因而輕握住對方的手。

「漾漾能找到自己喜歡的人,我們應該要感到高興,不是嗎?」辛西亞溫聲和氣的這麼說著,倒是讓目前這種緊繃的氣氛緩和了不少。


怎麼辦、忽然好想把辛西亞供起來拜呀!

能夠克制這兩隻魔王、魔女的怒火,果然還是只能非未來的大嫂莫屬了啊!


「不過…」在我感慨萬分之時,辛西亞的話鋒卻頓時一轉,她笑著看向我旁邊的冰炎,「就不知道這位是怎麼看待漾漾的了?」


──三道凌厲的視線全集中在冰炎的身上。


換成是我的話…可能早就嚇得落荒而逃了吧…

當然、如果可以逃的話。


看冰炎依舊是面不改色的回望向發言者辛西亞,似乎根本沒有感受到那些迫人的目光,處變不驚的姿態讓我心生崇拜。


不過…基本上我現在是處於看好戲的狀態,反正又沒有我的事,對吧?


「他 ── 是我這一生唯一認定的人。」冰炎輕佻的勾起了嘴角,赤色的眸中卻是無比認真的神采,「若不是他,我寧可孤老一生。」


看著冰炎那認真的側臉,我不由得來得恍惚,畢竟像是一些情人之間的甜言蜜語,他是很少說出口的,而我也是。

反正我又不期待他能夠講出什麼肉麻的情話,如果他哪天真的講出來了,我可能還會以為他是被調包了吧。

他幾乎都是用…嗯、行動,來證明的。

不過,這樣也就足夠了。


「記住你今天講的話。」在詭異的氣氛中脫身而出的,便是我老姐那清冷的聲線,她淡淡的拋下這句話之後,便起身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看來,老姐應該是打算去整理行李了吧?


看著自己姐姐的背影,我這麼猜想著,隨後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啊、糟糕,冰炎那些換洗的衣物好像…太薄了?

畢竟現在的北歐不用說也一定是冷的要命,跟我們這邊比起來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

我的衣服對他來說似乎又小了一點,所以等一下再出門去多買幾件防寒的大衣好了…

就不知道他老大願不願意出門了…


「25號的xxxxx航班。」然沉默了一陣子之後,才如此說道,「希望你能夠好好的對待漾漾,如果辜負他的話……」

然富有深意的看了冰炎一眼,而後便帶著辛西亞笑著離開了。


唔哦,那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威脅啊!

難得可以看見自家表哥露出這麼明顯的威嚇,冰炎你到底是做了什麼?


在我持續進行腦部運動的時候,忽然頭頂一重,抬頭一看,竄入眼簾的便是那張帶著淺笑的俊美臉龐。


再次感嘆創世神的不公。


「別在那邊亂想,不去整理東西?」順手揉亂了我的頭髮,冰炎現在的心情似乎挺不錯的?

「亞、你沒有比較厚一點的衣服可以換吧?」絲毫不理會那隻在我頭上肆虐的大手,我用著百試皆靈的閃亮眼神看著冰炎,「我們出去買、好不好?」


沒辦法,之前我只要用這種眼神,看著他說我想吃哪裡的甜點之後,隔天冰箱裡面就會多出那家的包裝盒。

裡面滿滿的甜食,真的讓我覺得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嗯?你說我是一個很好取悅的人?

這應該是你的錯覺吧?我有嗎?


「…嗯。」手上的動作一滯,冰炎的目光暗了暗,接著便很有行動力的直接抓住我的手,把我從座位上曳起,直往大門的方向走去,「帶路。」

「喔。」反正被拖著走也很習慣了,我乖乖的點點頭,便跟著冰炎上車,出門採購了。


而在買完東西之後,繞進去回程路上的汽車旅館「休息」,這…就是我沒預想到了事情了……


「漾漾啊,你們一整個下午是跑去哪裡了?」老媽在看見我率先踏進屋內,便這麼向我問道,而且、語氣相當的不善,「忽然不見,也沒有先說一聲,害我不知道要不要準備你們的晚餐!」


…我也沒有料到會這麼久啊。

所以,我應該要回答「買衣服」還是「開房間」…?

嗚嗚嗚、我的腰……

禽獸、禽獸啦!!怎麼因為要出去就順便對我這樣、那樣的事,都不懂得節制嗎?!


「去幫冰炎買衣服…」我弱弱的回答,隨而感到莫名驚愕。


噢,這下可好了。

這聲音沙啞成這樣是怎麼回事啦!


「漾漾,你的聲音是怎麼回事?感冒了嗎?」老媽皺著眉,上前來將手貼到我的額頭上,「沒有發燒,要不要去吃個藥?」

「不用…」搖頭,況且我又不是因為感冒才這樣的…咳。

老媽狐疑的看著我,最後才勉強打消了要我去吃藥的念頭。

「既然沒事就過來幫忙煮晚餐吧。」

「伯母。」停完車的冰炎,手拿著一個大購物袋,頗有種居家好男人的風範,「今天讓褚休息,我來幫您。」


哼哼,算你有良心!

不過…我都不知道冰炎還會煮飯耶?

畢竟,從一開始就吃了一個禮拜冷凍食品的人,確實讓我很難想像這樣的反差。


「這怎麼好意思呢?你可是客人…」老媽一聽,馬上搖搖頭。


不、他早就不是客人了,他是妳的女婿啊!

等等…好像哪裡怪怪的……兒婿…?


「不要緊,這不算什麼。」不等老媽拒絕,冰炎就直接將手中的購物袋遞給我,並且在我耳邊低語,「休息一下,飯好了叫你。」

折起了衣袖,冰炎便踏進了廚房,在我看來好像還有種一領千軍橫掃戰場的感覺…

不知道煮出來的食物味道如何…?


晃了晃腦袋,我便拖著大型購物袋走上樓,往自己房間的方向邁進。


當然,心底還是有那麼一點小期待,期盼今天的晚餐,就是了。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