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八 寒假(下)

『嗯…現在到底該算是回誰的娘家…?』

『那裡不是我家,不過讓你提早見長輩也不錯。』

『欸?』

『真呆。』

『我說過好幾次了,我才不呆──!』

『嗤。』


或許,你一直都不明瞭。

當你說愛我的那一刻,

我就等同於擁有了,全世界。

而你那靈動的黑色雙眸,

就有如遍佈漫野的潔白細雪般的,

純淨無瑕,毫無雜質。

總是令我,如此著迷。


1

我走進了房間,隨意的將手上的袋子放置在地,而後便撲上了床的懷抱。

任由自己的身子陷入柔軟的床中,我拉緊了厚重的棉被,輕蹭了幾下,雙眼一闔,便沉沉的睡去了。


可能真的是有些疲憊了吧。


等到冰炎前來喚醒,便是已經到了晚餐的時刻。

在迷茫中被帶到了餐桌前,老實說我那時我還真以為我還沒睡醒,還在做夢。


那、那、那堪比滿漢全席的場景是怎麼回事?就我們這些人吃得完嗎我說!


而其他人很明顯的也被這樣的景象給嚇到了,等到全部的人都入坐之後,便是用餐的時間了。

坐在我對面的老姐夾了一口菜吃下去之後,看向冰炎的目光似乎多了幾分讚賞,然後掃向我的視線則是變成了嚴厲的斥責。


嗚嗚…就算好吃也沒必要這樣看我吧…


因為老媽的手藝本身就相當的好,雖然不知道冰炎幫的成分有多高,但這也改變不了這些能夠稱得上是五星級菜餚的事實。


所以說到底是誰本來一開始都只吃冷凍食品的啦!

明明就會煮飯還把事情都扔給我!


而事後我向冰炎抗議的時候,他居然跟我說因為我煮的比較好吃,所以就沒說了。


……

…騙誰啦!


總之呢,在我激烈的抗爭之下,冰炎總算是同意了一人分擔一個禮拜,每天三餐的準備工作,真是可喜可賀。


然而,時間飛逝,很快的便來到了出發的那一天。

那個和我一樣沒什麼人權的老爸,則是在前一天晚上趕回來了,總算是沒有面臨到被家人拋棄的命運。

看著眼前碩大的飛機,我不由得來得感嘆。


雖然我是有護照,但是卻沒有真的出過國,那本護照說到底也只是辦來放角落積灰塵的而已。

因為以往我自己的衰運總是非常的離奇,所以連帶的也就讓我在沒必要出門的時候,總是窩在家裡,足不出戶。

雖然我也知道總是這樣待在家並不好,可是…

你說,如果你好端端的走在路上,卻總是很莫名的被一旁的路樹、路燈、電線桿…等體積不算小的東西砸到,因而經常住院,並且住到醫院裡的醫生護士都認識你,這樣你會高興嗎?

我就是因為這樣才不想出門的,又不是嫌錢太多,命太長!


嗯,既然走在路上都可以這麼危險了,更何況是飛在天上的交通工具?我可不想墜機殞落…

至於為什麼以前會去辦護照…老實說我也忘了。


總之呢,在我進行腦部運動的時候,冰炎就已經將我直接拉進了,我不由得來得感嘆自己恍神的程度似乎越來越高了。

然後又再次讚嘆然他老爸的友人的財大氣粗。

高級到一個不行的裝潢嘛,還有一群身穿著高檔服飾的旅客,很明顯的這裡就是所謂的商務艙了吧,而且還是相當昂貴的那種。


總覺得這趟下來我的壽命可能會縮減了不少……大概是被嚇短的吧…


在飛機上的時間頗顯無趣,因為沒有什麼可以打發時間的東西,所以呢,就只有睡覺一途了。

至於坐在我旁邊的冰炎嘛,他倒是一直捧著一本厚到可以砸死人的書本,默不吭聲的看著,也沒有對我毛手毛腳什麼的,還真是神奇。

當然,我絕對不是有什麼可惜的意思的。

不過我還是對他手上的書感到好奇,所以就湊過去看了一眼,然後馬上放棄。


那種像蟲一樣扭來扭去的字,鬼才看的懂啦!


「看不懂?」冰炎輕笑了一聲,微微側過頭望著我,嘴角還擒著一絲難以察覺的上揚。


總覺得好像被瞧不起了……


哼了一聲,我毅然決然轉過去,繼續看著我可愛的藍天白雲發呆。


反正怎麼樣也比被瞧不起來的好啊!

而且我是國文老師,別國的文字我看不懂也沒關係嘛!

我這麼安慰著自己,感覺好像有種莫名的悲傷……


在飛機上待了大概快一天的時間吧,總之我們就是很順利的抵達了我們的目的地。


雖然我也有猜想過冰炎會這麼安份,是不是因為後面有然和老姐盯著……

不過看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有可能嗎?


「我們在這邊等一下,父親他們說馬上就到。」然依舊是帶著溫和無害的笑容,不過我想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天他失態的樣子了吧,雖然很不明顯…


於是在然的一聲令下之後,我們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坐在椅子上等待著接應者的到來。

沒辦法,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如果隨意亂走動恐怕會迷路吧,到時候可就麻煩了呢。

總之,放空了不知道多久之後,我忽然在透明的電動門前發現了一抹熟悉的銀白,然後錯愕了一下,揉了揉眼睛將那東西看個清楚。


嗯…這……好像、應該、可能、或許、大概……是……個人…


是個人倒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情,但是……他怎麼都像是…

像是變色版的歡樂型冰炎。


所以說這世界上會有三個人長的和自己一樣,是正確的說法嗎…?


我茫然了。


「怎麼了?」冰炎將原本投在書本上頭的視線放在我身上,而我只是顫顫的伸出了手,指向前方。

「原來冰炎你有雙胞胎兄弟…?」

「什麼鬼……」冰炎疑惑的順著我所指的方向望去,然後華麗的愣住了。


嗯,是真的愣住了,真是神奇。

不過看他的反應,應該是認識的人吧?

和一個跟自己長得一樣的人認識,說起來還真是有點詭異。


「咦?小亞你怎麼在這裡,來看我的嗎?」那個異色版的冰炎,帶著原版冰炎絕對不會露出的歡樂笑容,身子一晃便直接到了冰炎面前,然後撲了上去。


噢,噢……誰能告訴我現在是什麼狀況啊…?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