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被人撲住的冰炎,身子不明顯的僵硬了一下,那張細緻的臉蛋絲毫不見半點波動,但是在我這個角度可以觀察到…那微微爆出的青筋。

在有開著暖氣的室內,卻感覺好像降低了一些溫度,那個散發冷氣的地方,很明顯的就是從我旁邊這位大爺身上出來的。


空氣中似乎有種令人窒息因子,每個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們兩個身上了,因而忽略掉了另一位上前的男人。


「…父親。」冰炎的語氣很平靜,但是倒是讓我驚悚了下。


嗯…因為冰炎這個人脾氣其實不算好,我本來還以為他會直接把黏在他身上的人曳下來踹走之類的。


…等等…父親……?

這個人看起來明明就像是冰炎的兄弟啊!這、這…

這不科學!


「嗯、既然來了那就一起回去玩吧,小亞~」這人絲毫沒有受冰炎身上的冷氣所影響,依舊是相當愉快的語氣,「凡斯有叫他的兒子和妹妹他們一家人過來,人多才熱鬧嘛!」


…嗯,我想這位先生,你說的應該是我們吧?

而且據說冰炎是跟我們一起的……該說這世界真是奇妙嗎?


「咳,那個…」我乾咳了下,試圖將這人的注意給引開,畢竟我不想看到什麼父子相殘的畫面…


嗯,可能是單方面的殘害吧。


聽見我的聲音,冰炎的父親將頭轉了過來,仔細地看著我幾秒之後,轉移了陣地猛然撲向我,讓我著實的愣住了。

「好可愛的小朋友!」冰炎的父親戳了戳我的臉頰,好奇的偏過頭向自家兒子詢問,「小亞,這是你的學生嗎?」


……去你的小朋友,你全家都是小朋友!!

我是二十七,不是十七!!這兩個數字的差距很大啊!!!

老大,為什麼你是問學生不是問同事呢?嗚嗚嗚……常被認錯的我感到好悲哀……


「嗤。」冰炎瞥了我一眼,嗤笑了一聲,才慢悠悠的開口,「他是我同事。」

「欸?」冰炎的父親疑惑的看著我,過沒幾秒又重新掛上了愉悅的笑容,「好年輕呢,我是小亞的爸爸,亞那,你的名字是?」

「呃…」


先生你就不能先下來再講話嗎?


「漾漾?」一直被眾人忽略掉的,站在後方不遠處的黑髮男子,忽然道出了疑問。

聞言,我疑惑的抬起頭望向前方的人,黑髮黑眼,是個十足十的東方人。


不過…看前來倒是和然有幾分神似,所以應該是然的爸爸?

因為方才亞那有說出了凡斯這個名字,才會讓我如此猜測。


「凡斯叔叔?」我不太確定的這麼喊道。

畢竟少說也有十幾二十年沒見過我口中那位了,如果不是亞那剛才有說出來,就憑我那薄弱的記憶力,肯定是沒辦法答出正確的答案的。

「嗯,好久不見。」凡斯微微彎起了嘴角,讓原本沒什麼表情的臉柔和了些,看起來便沒有像方才一樣的嚴肅難以親近。


所以…然說的,他父親的友人,指的就是亞那,冰炎的老爸嗎?

我只能說,這世界還真是小啊……


「欸?原來這是凡斯你的小姪子啊?」說罷,亞那又戳了戳我的臉,雙眼閃閃發亮的看著我。


…說話就說話,為什麼還要動手動腳的啊?真該說不愧是父子嗎!

我忿忿不平的想著。


「亞那瑟恩。」凡斯皺了皺眉,語氣並不是很好,「別鬧了,過來。」

「喔…小漾漾再見…」接獲命令的亞那耷拉著頭,依依不捨的離開我,依言站到凡斯的身邊。


唔…我怎麼覺得凡斯有點像馴獸師這一個職業啊?雖然亞那看起來像是一隻挺無害的小兔子……

嗯,所以說如果亞那是小兔子的話,那冰炎就是所謂的突變種暴力紅眼兔了!有尖牙利爪的凶暴兔子好恐怖有沒有!


『扣。』從我頭上發出了沉重的聲響,我後知後覺的捂住了頭,兩眼婆娑的望著襲擊我頭部的凶手。


「痛…幹嘛打我……!」


這是家暴!我要求撥打113!!

而且…君子動口不動手啊,難不成你是小人來著?


「人都走光了,你要待在這我也不反對。」冰炎一臉無所謂的表示著,完全看不出他剛剛才行兇敲人。

「什麼時候…」我愣愣的眨眨眼,望向大門外,只見一隻亞那朝著我們大力的揮揮手,意示要我們快點過去。

為了不被他們放鴿子,我也就不揪結在這個問題上面了,反正行李也被拿走了,在這裡也只是多耽誤大家的時間罷了。

很順手的抓起了冰炎的手之後,便匆匆忙忙的趕出去了。


外面的景觀,是被一片白雪給覆蓋的,白色的世界,讓我這個從以前就沒有見過雪景的庶民,大大的驚豔了一把。

雖然目前沒有下雪,但是溫度還是冷的可以,我不由自主的拉緊了厚重的外套,並且加快腳步走到亞那的旁邊。

「小漾漾會怕冷嗎?」亞那偏著頭看著我,這麼問著。

我乖巧的點點頭,身為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對溫度不適應是很正常的,台灣平地地區的最低溫也不會低於零下,那種副熱帶的氣候和這裡是完全沒有可比性的。

「欸,可是今天的溫度算高的了耶。」亞那驚訝的看著我,隨即做出相當苦惱的表情,低聲呢喃,「這樣的話小漾漾就沒辦法出去玩了…唔,有點可惜…」


嗯,其實我聽見了喔這位先生,為什麼你要這麼直接的定下我不能出去的結論呢?

難得出國一趟結果都只是待在屋內,感覺就很浪費錢啊!


「父親,車子在哪?」冰炎看了看自家老爸,輕蹙著眉打斷了他的思考。

「欸!」被打擾的亞那倒是沒有什麼不悅的情緒,只是驚呼了聲,便急忙的說,「快點跟我來吧,凡斯他們好像已經等很久了…」

語畢,亞那便直接邁開了腳步,在前頭領著我們找到了所屬的車輛,是一台小型的巴士,用來載我們幾個人是再適合不過的了。

「好了,快上去吧!」亞那這麼匆促著之後,眨了眨眼,看著冰炎問道,「小亞要和爸爸坐嗎?」

「我和褚一起。」冰炎冷淡的,變相的拒絕了亞那的提議。


喂,這是對長輩該有的態度嗎!

目擊了整個過程的我有些無奈的想著。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