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在我渾渾噩噩的被某人拖上車之後,這一車的人自然也就都到齊了,而亞那則是在上車入座之前先和司機點點頭,才蹦蹦跳跳的走到凡斯的旁邊坐下,似乎也不怎麼在意自己不能自家兒子坐在一起的樣子…

難怪這傢伙能這麼有恃無恐……這老爸真是一點架子都沒有!


我真的有些懷疑究竟誰才是誰的父親了……

這樣的老爸真的能教出像冰炎這樣的兒子嗎?我真的很疑惑。


總之,在所有人都坐定位了之後,司機先生便直接將車啟動了,速度不快不慢的,讓我非常喜歡。

飛機機場逐漸地遠離了,四周的景致也是從沒看過的,相當的新鮮,雖然我並不是坐在靠窗的位置,但這並不妨礙我欣賞風景。

真正妨礙我的應該是坐在我前面這位老祖宗才是……


「小漾漾!」亞那跪坐在座椅上,並且將整個身子趴在椅背上,那雙相當特殊的銀白色眼眸正閃閃發亮的注視著我,「你是小亞的同事,那、那是教什麼的?」


嗯─你不知道這種動作是危險動作來著嗎?

那個啥,請勿將頭手伸出窗外…唔、不對,應該是乘車時請繫好安全帶,不可隨意走動。

這個是不良示範,請各位乖孩子不要學啊…


「國文。」我努力維持著臉上的表情,順從的回答。

「誒?和小亞的差不多啊,都是文科呢!」亞那眨眨眼,語氣相當愉悅。


…差不多?國文和英文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東西啊這位先生!

就像貓和狗是完全不同種類的動物…嗯,這樣的比喻好像有點奇怪…算了。


「父親,這兩項科目差很多。」冰炎淡淡的扔出了一句話,倒是也沒有想要轉過來聊天的感覺。

「咦?」亞那看了看自家兒子,完全沒有被打擊到的樣子,「小亞這幾天要和我睡嗎?爸爸很久沒看到你了──」


…這跳躍式的思維是怎麼回事?

不過其實答應了才好,這樣才不會害我腰痠背痛…嗯。


「不。」

「欸為什麼─」直接的拒絕馬上讓亞那瞪大了眼睛,終於有點受到打擊的樣子了。

「我和褚一起。」

「小漾漾小亞只和你都不愛爸爸了─」


看亞那相當哀怨的樣子…如果在頭上有耳朵的話,肯定是沮喪的垂下來的吧?

不過…請相信我,就算沒有我在,你家兒子也不可能會和你睡的。


「亞那瑟恩,安靜坐好。」凡斯淡淡的開口,並且伸出手在亞那的後腦勺上敲了一下。

「嗚,痛…凡斯你幹什麼!」

「很吵,安靜。」

「嗚…」


這種互動方式,挺熟悉的…

怎麼感覺好像是我和某人的翻版呢?錯覺?


「嗤。」聽見冰炎的嗤笑聲,我忍不住轉過去看著他,而他只是彎起了一抹淺淺的微笑,揉了揉我的頭,「沒自覺的傢伙。」

「什麼啊…」撇撇嘴,我決定不要理這個傢伙了。


乘車的過渡時間其實過的很快,除了一開始的小插曲之外,基本上車內是完全的一片寧靜,感覺倒是怪不自在的。

總之呢,我們便很順利的抵達了目的地……我只能說亞那出手這麼闊氣,果然是正常的。


那佔地遼闊的大莊園到底是怎麼回事──!?

兩個人住,有必要這在這麼大、這麼奢華的地方嗎!


「…這是你家……?」我目瞪口呆的望著窗外,我真切的相信其他人的驚訝肯定不比我低。

「不算是吧,我沒來過。」冰炎聳聳肩。


所以意思是還有更多像這種樣子的豪宅嗎?真是讓人各種羨慕嫉妒恨!


「有時候我真懷疑你是怎麼考上師範的,腦袋裡盡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冰炎敲了敲我的頭,「誤人子弟的,車上都沒人該下去了,別老是發呆落後。」

「你才誤人子弟!」我豎起眉,做出兇狠的表情,「討厭的富二代!」

「嗤,我的實力可是實打實的。」冰炎湊到我耳邊,並且輕咬了下我的耳朵,「這應該是所謂的酸葡萄心理,嗯?」

「…哼!」忽略掉在耳邊的熱氣,我肅然起身,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我頭也不回的朝已經下車的人所聚集的地方前進,而在站到老姐旁邊之後,她也若有所感的轉過頭,挑起眉。

「又被欺負了?」

「…」剛才鼓起來拍板離去的氣勢整個蔫了…我忽然覺得我好沒用……

頭忽然被拍了幾下,其實我不用想也知道是誰,而在前面的然卻看過來,對我後面的人溫和一笑。


為什麼這笑容有種莫名的壓迫感呢…

嗯,反正不是對我的,沒關係。


因為行李已經被傳說中的傭人拿走了,因此大家都是處於一種兩手空空,欣賞四周的風景的狀態。


不過總感覺好像有種劉姥姥逛大觀園的樣子……當然這是指我和老爸老媽他們,其他人根本是打雷不動的隨意看著。

好吧,至少「土包子」這個稱呼還有人陪我,該慶幸了……才怪。


在穿過了讓人為之讚嘆的花圃之後,迎來的便是一棟看起來相當豪氣的大型別墅了,而站在別墅大門前面的則是一位穿著一身整齊西裝的中年男子,他向亞那和凡斯兩人恭敬的彎下了腰。

「老爺。」


這樣喊,其實他應該是所謂的管家吧?是吧?


「嗯。」凡斯淡淡的應了聲,而後望向眾人,「這裡的房間不少,你們要怎麼分配?」

「我們兩老一間吧。」老媽看了老爸一眼,有些不自在的率先開口。

「我和辛西亞。」然握了握辛西亞的手,溫和的笑著對他自己的父親這麼說著。


雖然不太清楚…不過,感覺然和凡斯這對父子的相處方式好像有點冷淡…?

應該是我多想了吧…


「我和褚。」冰炎瞪了我一眼,大有『如果你有異議,就把你種在這裡。』的意味。


好吧,我的人權到底飛逝了多久了呢?

雖然有些不滿,但是還是沒有辦法反抗的我感到相當悲哀。


「那麼我就自己一間了。」老姐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語氣平淡的說。

「那就這樣安排了,都記下了吧。」凡斯瞥了管家一眼,頗有一種上位者的威嚴存在。

「是。」管家低著頭,而後便向凡斯報備了聲,去將眾人的房間準備好,順便叫傭人將大家的行李拿到相對的房裡。

而另一個貌似是這裡主人的人……

「大家把這裡當成是自己家好好玩吧!」亞那興奮的說著,而後蹦蹦跳跳的離開了眾人的視線,完全沒有身為主人的自覺……


只能說難怪冰炎可以經常無視自己父親,我想根本就是亞那自己造成的吧…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