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嗯──天空是藍的,雲朵是白的,天氣是晴朗的,噢、如果溫度能夠再高一點那就更好了……


我躺在用白雪鋪成的『床』上,仰望著蒼天白雲,開始了我的神遊之旅…呃不,是認真的思考我的人生大事。


該怎麼說呢,我真的有些認為冰炎的老爸是禍星來著了…

把我帶來這裡然後自己又消失不見是怎樣啦!


看著四周高聳的樹木,我有些欲哭無淚。


──你想的沒錯,我就是被拋棄、然後自己又迷路了,嗚嗚…


至於我為何會落到這種田地,這就要回溯到幾小時前。

當時的冰炎被老姐叫去幫忙,雖然不知道要他做什麼,但我也沒有那個膽子去冒犯我親愛的惡魔老姐。

因為房裡只剩下我自己一個人,所以我便很開心的在寬闊的床上翻滾了起來──我從前天見到這張大床就很想這麼做了,只是礙於床上總會有另一個人,所以沒辦法實行。

直到聽見了從外面傳來的敲擊聲之後,我才疑惑的停下了在床上烙餅烙餅翻的運動,穿著好厚重的衣物後,起身出去一探究竟。

不看還好,看了之後我相當的後悔…!


外頭的走廊掛上了許多以鮮豔的紅為底色的畫像,有金龍、有金獅、有金元寶、有金色的魚…嗯,以上這幾樣其實算很正常的了,很有新年的味道。

但是…誰可以告訴我,為什麼連關公、媽祖、三太子、彌勒佛都出現了是怎麼回事!!

好吧,退一步來說好了,那為什麼會出現十字架和耶穌啊?這不應該出現在台灣的新年才是吧!什麼中西合併的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把這整齊的、堪比五星級飯店的走廊弄這樣真的好嗎!!不倫不類的我看了整個頭都痛起來了…


「啊,小漾漾!」歡快的語氣從後方響起,害我整個人僵硬了一下,不用想也知道到底是誰才會做出這種事來。


所以,我的頭更痛了。


「亞那…伯父…」轉過身,我有些彆扭的喊道。

「欸,不用這麼拘僅的稱呼,叫我亞那就可以了啦!」亞那蹦蹦跳跳的走過來,直接牽起我的手,二話不說的把我拖著走,「走走,我們去看他們好了沒。」


…他們?

雖然不知道什麼好了沒,可是我忽然有點替那些幫亞那佈置的傭人感到哀傷了。

這特殊的品味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去欣賞的啊…


直到亞那把我帶到他的目的地──花圃之後,才放開了我,興致高昂的指著前方的東西。

「還沒好啊…不過小漾漾應該可以看的出來是什麼的對吧!」亞那的語氣似乎是有些惋惜,但還是兩眼放光的看著我。

「那個是……」我眨了眨眼,再揉了揉眼,差點忍不住把整個臉捂起來,「是石…獅…?」

「小漾漾果然是個聰明的孩子呢!」亞那開心的笑了起來,就猶如一個拿到糖吃的孩子一般。

「…我可以請問一下,為什麼要把它擺在這裡嗎?」我看著正在忙著雕刻的工人,默默的流了一把同情淚。

「很有新年的氣息不是嗎?」亞那笑著,卻又有些哀怨的開口,「本來是想擺在大廳的,可是凡斯不答應…」


……凡斯叔叔,幹的好。

我心底大大的贊同凡斯所做的事情,又用不忍的眼神看了尚未雕成的東西一眼。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完成品應該就是像那種在台灣的廟宇前可以看見的那種石獅子了吧……


「對了,小漾漾你覺得要漆成什麼顏色好?」亞那瞇起眼睛,相當認真的說,「我覺得金色很不錯,有種喜氣洋洋的感覺。」


噢、噢、噢!!!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有種詭異的熟悉感了!!

亞那先生其實你是被某隻雞附身了對吧!!金燦燦什麼的品味!

請您快點停止您這可怕的想法啊─要為了可憐的僕人著想,這才是好主人!


「老實說…」我努力不讓自己的表情有所扭曲,委婉的說,「我覺得保持原樣會比較好,這樣才不會破壞到原本的…嗯,樣貌。」

「原來如此!」亞那聽了我的話之後,贊同的點點頭,而後卻又皺了皺眉,「不過小漾漾也別一直窩在房間裡,我們去打野味吧!」

「…蛤?」


這種天氣會有什麼野味…?


「自己採取的東西會比較好吃哦,我記得你們不是有什麼…嗯、團圓飯嗎?」說著,亞那又不顧我的意見,拉起了我的手,「走吧走吧!」


當然,我的人權又消失無蹤,最後還被帶來這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然而領路人卻在我一個恍神之下跑不見了……


其實呢,我現在挺想大喊一聲『蒼天啊,您對我不公!』之類的語句,來宣洩我的不滿。

…一定是我今天出門的方式不對!!

我整個很自暴自棄的想著,反正迷路了的話最好還是待在原地比較好,免得越走越遠。


以後看見亞那…最好還是……躲遠一點比較好……

唔……在雪地裡睡覺…可是頭一次呢…不知道……會不會凍死……?

我迷迷糊糊的想著,最後還是抗拒不了濃厚的睡意,跑去和周公下棋了。


*

「褚…褚!」

在睡夢中,我聽見了熟悉的聲音,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何會如此急切,但我卻沒有想醒過來的念頭。

「褚…醒來,別睡了!」

沉重的身子被搖動了幾下,害我低聲嘟喃了幾句。

「褚,晚餐有蛋糕。」


…蛋糕…?


「…唔…」聞言,我努力睜開了有如千斤重的眼皮,迷茫的問道,「有蛋糕…?」

「…嗯。」冰炎看起來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把我扶坐了起來,握緊了我的手,語氣依舊是相當的擔憂,「怎麼會睡在這裡?」

「…」腦袋沉沉的,我花了幾秒才明白冰炎到底問了什麼,只是晃了晃頭,「亞那伯父不見了,我不認識路…」

聽了我的說詞之後,冰炎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難得的嘆了一口氣。


原來…已經黃昏了啊…?


我眨了眨眼,看著眼前的人,因為夕陽的照射之下而顯得更加的耀眼,但在此時他的眉頭是緊蹙的,俊美的臉上是怎麼也掩蓋不住的擔心。

而那雙赤紅的雙瞳,在此時此刻,滿滿的,都是我的身影。

不,或許從一開始見面時,他就一直注視著我了吧…?


我微微彎起了嘴角,吃力的將沉重的身子更靠近冰炎的懷裡,仰起頭將自己的唇貼上了他那緊抿的唇,並且伸出舌尖微微舔舐著。

冰炎的身子因為我的動作而僵硬了下,隨即便是猶如驟雨般的侵略,在我的口中橫掃著,並且宣洩著那難以述說的情緒。


看來我好像嚇到他了…?


「褚…」一吻過後,冰炎將額抵上了我的額,血色的眸凝視著我,認真的表情讓我不由得愣住了,「結婚吧。」


……耶?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