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夜幕之光


黑暗,一片沉寂的黑暗,我什麼都看不見,身體就好像被局限於一個很小的範圍裡,只能做局部微小的動作,雖然有些寂寞,但外面包圍的溫度卻讓我覺得很溫暖,把一切的不安給驅離開來。

『孩子,願你能夠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長大,媽媽對不起你.....再見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道歉?


感覺到周圍的溫暖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我開始害怕了。


我不要一個人在這裡...不要離開我啊...

有誰...能來...陪我....嗚...好可怕....


我微弱的聲音不會有人聽見,自己被關在裡面也無法出來,只能日復一日的期待有人能找到我,卻也是一直的失望,等到我不再期望的時候,卻有人,找到了我。

『然,你過來看,這不是神奇寶貝的蛋嗎?』

『嗯,不過怎麼沒看到他的雙親呢?...難道說....』

『...可憐的孩子,這裡溫度這麼低也不好孵化吧,我們帶走這孩子如何?』

『嗯...這裡沒有神奇寶貝留下的足跡,他的雙親大概是凶多吉少了吧...可是我們要四處旅行,也不好帶著他...』

『帶回去給小漾漾當生日禮物?』

『不錯的主意,不愧是辛西亞。』

『那你就先跟我們走吧,一直待在這裡你很孤單對吧?不過以後不會了,小漾漾是個好孩子喔。』

一道有點熟悉又陌生的溫度包圍了過來,我想,他們應該是要帶我離開這裡,或許是因為先前的害怕而休憩不足,我安心在周圍輕微的晃動之下,沉沉的進入夢鄉。


『蛋啊,你要快點孵化喔!這樣我才能看見你的樣貌,幫你取名字,另外一個朋友的名字已經取好了呢,她叫做米娜絲,是位優美的女士喔!媽媽和爸爸說屬於自己的第一隻神奇寶貝是很重要的,所以要自己為他命名,你們是我同一天拿到的,是朋友,是我的夥伴喔,我很期待能夠看到你的樣子的那天喔!』

等我再次醒來後,聽見的便是這樣的話語,雖然嘮叨的程度有點嚇人,但卻覺得很溫暖,我想,這就是我未來的主人了吧。

他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很好聽,隔著一片薄薄的牆卻依舊動人,有如清澈的水般的明亮,讓我頓時起了一股衝動。


我想見他一面,親眼見他一面。


只要孵化了就能看見他嗎?可是要怎樣才能孵化呢?老實說我真的不清楚,但聽見他的話,我明白了一件事,我被關在一處名為「蛋」的地方,唯有「孵化」一途才能離開。

在不知道如何孵化的情況下,我也只能像以前一樣的方式過日子,不過和以前不同的是,有著外頭傳來的溫暖以及輕柔如水的聲音,我很想對他說,我也很期待孵化那天的到來。

或許是因為那未來的主人把我照顧的很好,孵化的那天比我想像中來的快,畢竟我不知道我到底在那冰冷的地方獨自待了多久。

那天是充滿著溫暖光芒的早晨,在陽光的照耀下,我睜開了眼睛,忽然發現眼前不再是一片黑暗,讓我驚訝的用我的雙手揉了揉眼。

雖然周圍的光線有點刺眼,但是我並不在乎那些,只是大幅度的伸展自己的四肢,我竟然孵化出來了!

我雀躍的舞動著身子,似乎是太過於忘我了,一個沒站穩便摔了下去,發出了好大的聲響。

我坐著,摸了摸自己的頭,嗯,不怎麼痛。

我本來要起身繼續在四周隨意走動,但我抬起頭準備爬起來的時候,卻有一雙烏黑亮麗的靈動雙眼正盯著我看,夜色的眸子裡難掩的是興奮。

我看著他,偏了偏頭 。

「啊,啊!你孵化了嗎?好可愛啊,是利歐路耶!」

他這麼說著,把我抱起仔細端詳,然後他笑了,是個太過於純真的笑容,但很適合他。

「嗯...沒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耶,和別的利歐路不一樣,黑色的部分變成了深藍色,眼睛也是和別人不同的天藍色,是我喜歡的顏色呢!」


眼睛?我下意識摸著眼眶的部分。

不過,我應該知道他是誰了。

他是我一直很想見到的人,錯不了的。


「名字...就叫你嵐翊吧!我是褚冥漾,是漾漾!請多指教喔,小嵐~」


我的名字是嵐翊...他是我的主人,褚冥漾。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接著,他把我放下,走去拿了個有紅白兩色的球狀體,看起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不對...他從一看見我就一直很開心了。

「小嵐,你願意當我的朋友,和我一直在一起嗎?」他蹲了下來,夜色的眸子凝視著我,我似乎在那清澈的雙瞳裡看見了我的身影。

我堅定的看著他,點頭。

他笑了,我好像也笑了,他把那顆球輕輕的碰在我頭上,接著,一道紅光包圍了我,我便又進入了黑暗的世界,不同的是可以在裡頭大幅度的伸展身體,但是我並不喜歡這種感覺。

這是一種認主的儀式吧,我並沒有因為討厭而掙扎。

接著,他似乎要把我放出來了,我只略微聽見他的話語。

『出來吧,嵐翊。』

我被放了出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流露出害怕的表情,他一臉驚慌的看著我。

「小嵐,你怎麼了嗎?不喜歡進去裡面?」他指了指手中的球。

我緩緩的點頭,而一隻手輕輕的摸著我的頭。

「對不起,小嵐不喜歡的話,以後我都不把你收回去了,不過你不可以隨便亂跑喔!」

我再次點頭,而且我也不會離開這個令我心安的主人。

他微微張開口,好像還想要說什麼,但卻被一道帶有怒氣的聲音給打斷了。

「褚漾漾,你既然醒了就給我滾下來吃飯!」

看見他的表情,我忽然覺得挺好笑的。

「我、我馬上下去!」

他有些緊張的穿好衣服,然後抱著我跑了下去。

其實我很想跟他說我自己走就好了,不過他也聽不懂吧。

他抱著我跑到樓下,或許是因為太急了,他跌倒了。

當然,在他懷中的我也不可能沒事,事實上,我好像被扔到空中,微微拂過臉的風可以解釋這一切,而當我準備承受那掉落的疼痛時,我卻被接住了。

接住我的人擁有著主人相同色系的夜色雙眸,她正盯著我看,有種在審視我的感覺,讓我有些不自在。

最後,她看向跌坐在地的主人,淡淡的說了。

「漾漾,吃完飯後去神奇寶貝中心一趟。」

「唔.....喔。」主人正揉著自己的腳,回應了一聲。


但是...

為什麼在平坦的地面上還可以跌倒呢?我納悶的想著。


「褚漾漾,你是揉夠了沒啊?需要我幫你嗎?嗯?」

「不、不用了!」主人從地上蹦起來,而後快步走過來,這動作可以明顯的顯示出他的恐懼。

「名字?」她提出了問題,我想她應該是在問我的名字沒錯。

「嵐翊。」

「嗯,快吃吧。」

「喔。」看來主人很聽這個人的話,應聲後就埋頭苦吃了。

而我感覺的出來,這個人的內心也是喜悅的,雖然在表面上看不出來。

他們應該是有血緣關係的,畢竟都同為黑髮黑眼的人,雖然個性差很多。

總之,他們草草將食物吃完,便走出屋子,然後她把我遞還給主人,但我在主人要接手的那一瞬間跳離開來,接著在一旁的地面上以單腳落地。


開玩笑,剛才如果她沒接住我的話,那我不就被摔傷了?重點是那是平坦的地面啊!主人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我真的很疑惑。


主人呆愣愣的看著我半晌,而她看了看我,抿唇一笑。

「真聰明。」

「啊!姐妳怎麼這樣說...」

「這是事實,嵐翊是格鬥系的利歐路,而你只是個笨手笨腳,很容易受傷的人。」瞥了主人一眼,淡淡的說完後,她彎下腰來對我說「請多指教,嵐翊,我是褚冥玥,漾漾的姐姐。」

我點點頭,眼神飄至主人那邊,只見主人苦著一張臉,看起來很受傷的樣子,害我有點不忍心的投降了。

我走到主人的身邊,用我毛茸茸的肉掌輕輕的覆蓋上他的手,他低頭看著我,可憐兮兮的說著,只差沒流出兩痕清淚。

「小嵐要讓我抱了?」


0.5秒的時間搖頭拒絕。


「嗚!」主人頓時再度受到打擊,隱約看見他背後的景色陷入一片黑暗。

「好了,別玩了。」姐姐大人這麼斥責著,但我在她的眼底瞄見了一抹笑意,看來她覺得這樣對主人是件很有趣的事,其實我也有同感。


糟糕,我變邪惡了。


「翱翔吧,霜云,讓搭乘者見識你的姿態。」姐姐大人拿起了一顆紅白球,往空中一拋,頓時紅光乍現。

等光芒消散後,出現的是一朵很大的白雲,平穩的收縮著像是在呼吸一樣,接著露出了藍色的頸部。


噢,原來是鳥類,我恍然大悟。


他飛下來將視線對向了我,目光閃爍著好奇,他用頭頂了頂我的身子,接著我便被他拋至空中,落下後的觸感軟綿綿的,是坐到他身上了吧。


不過他的身體真的是雲組成的嗎?我疑惑了。


「看來霜云很喜歡你呢,嵐翊。」姐姐大人笑著說了,然後一手抓住主人的後領,一同坐了上來。

「...咳咳!我自己會上來啊,這麼粗魯...」被拖上來的主人一邊咳嗽一邊抱怨。

「我覺得讓你自己上來是浪費我的時間。」姐姐大人瞇起了漂亮的鳳眼,冷冷的回答。

「霜云,走了。」

「jiou — 」

霜云叫了一聲做為回應,而後拍著翅膀升空,我連忙抓緊了主人的衣角。


掉下去可不是鬧著玩的,我可不想在孵化的第一天就消逝在此,雖然風景很美..


抵達了目的地後,我便被送進去檢查,看起來有點詭異的醫生在我的身上摸來摸去,很不舒服。

最後我被放了出來,護士小姐將我交給主人,說我的身體很健康等等。

接著,主人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忽然抱緊了我,害我沒來的急逃離他的懷抱..算了,這樣應該不會造成什麼生命危險才是...而且,感覺很溫暖,很舒服,我在他懷中我蹭了蹭,而顫顫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小嵐,我們要一起變強,然後打倒姐姐...這樣她才會認同我,讓我們出去旅行...」

我抬頭看著主人,在他夜墨色的雙瞳裡看見了名為鬥志的火焰。


我知道了,為了你的希望,我會努力的。


而且,我最喜歡看著你的笑容了,所以我會一直守護著,你那毫無雜質的清澈笑臉。


毛茸茸的肉掌輕輕的拂上主人的臉,一瞬間瞪大了眼,然後,他笑了,是我最喜歡的笑顏。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