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之章 相願於風


我願您展開笑容,願您拋棄過去。

若說我貪婪,也不為過。
但我僅剩的日子,還能夠陪伴您多久呢?
或許,下一世又會不自覺的纏上您吧。
或許,或許…
即使我忘記了您的人,也不會遺忘了眷戀於您的情。

 

如果說事情都有因果可尋…


「國師大人~」

「…做什麼?」

「我們去旅遊吧!」

「…啊?」


那麼,這是因。


「我說…為什麼不用瞬間挪移代步?」

「這樣才可以玩比較久啊!」

「你放心把孩子扔在神殿裡那麼久嗎!」

「為什麼不放心?」

「…」


這,便是果了。


自從那天被安羅拉出門,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了。

他雖然有些不願,但還是拗不過安羅,或許應該是身心上皆屈服了吧。

雖然武力值贏不過安羅,但他其實也不太會去拒絕安羅的要求,畢竟在那有如紫晶般亮麗的眸子的注視下,他實在是很難升起拒絕的念頭。


當然,買衣服是個另外。


不過,看安羅明明心底有個目標地點,卻一直不告訴他,神神秘秘的還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個城鎮接著一個城鎮經過,有時候會停留在旅館過夜,有時候會去茶樓吃點東西,但更多時候,都是泡在服飾店裡面,老實說他真的開始懷疑自己的錢到底夠不夠安羅花了。

在安羅持續讓安羅法神殿虧空兩個月之後,安西亞嚴禁他再次挪用公款去買自己的東西,違反的話關禁閉一個月,這才讓安羅暫時息鼓偃旗了一陣子,之後就把腦筋動到他頭上了。

他的確是還剩下不少財產沒錯,但如果照安羅這種買衣的速度來看的話…

於是他便嚴厲的限制了安羅的買衣物的權利,畢竟那些錢根本就是他出的,所以安羅也不能說什麼。

而且,他發現如果他在安羅身上多留點痕跡的話…安羅會臉色難看的拿神座祭司服去穿,畢竟他那身清涼的服裝,根本是讓身上的痕跡都一覽無遺了,即使安羅臉皮再厚也不可能無動於衷的。

他只能暫時用這種方法來減少安羅的購買欲了,雖然他確實也是挺喜歡的…


晃了晃頭,把腦中那旖旎的思想抽掉,然後接獲了安羅不解的目光。

「大人您幹嘛啊?」

「沒事。」

「哦。」

安羅又多看了他幾眼,才繼續興致勃勃的挑選著他喜歡的服飾。

看著一件件越來越暴露,衣料越發稀薄的服裝,他覺得有些頭痛。

他真的對安羅的眼光很…不予置評。

「我先說好,這次出來只帶了夠用的錢,可沒有多餘的可以讓你買。」

「…知道了,只是看看而已,大人您緊張什麼?」


我只是覺得不先提醒你的話,我們之後都要露宿街頭而已─ ─ !


看著安羅認真挑選的側臉,他的目光有些飄忽了起來。

以這幾天的路徑來看的話,對於安羅的目的地,他心中是有個底的,雖然始終有些難以置信。

那個地方,在地圖上是沒有詳細的記載的,那為什麼安羅會知道呢?是因為擁有稜的記憶嗎?

原來,以前稜就已經將那個地方調查過了嗎……


「我去市集逛逛,你慢慢看。」

「嗯,您慢走。」

帶著有些抽離的思緒,他走到市集,目光不帶有任何色彩的瀏覽著一間間攤位上擺設的商品。

最後,墨綠色的眸子在一架看似平凡樸實的木琴上,定格了許久,等回過神來後,他已經將東西買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自己在神殿裡也有一架琴,音色也沒有說很差,實在是沒必要再買啊。


呆愣愣的看著懷中的琴半晌,他嘆了口氣。

反正,買了的東西他自然是不可能拿回去退錢的,除非是有瑕疵。

於是,他抱著琴回去投宿的旅館,試調了幾個音之後,發現這琴的音色相當的棒,雖然平時沒有彈琴的習慣,但他還是覺得用這筆小錢買下這架琴是相當划算的。

「大、人!」

「嗯?」

「您自己說錢不多的,怎還買琴呢?」

在安羅也回到旅館後,看見他在房裡的琴,有些抱怨的說。

「不然…出去賺錢?」

「什麼?怎麼賺錢?」

「你跳舞我彈琴?」

「賺到的錢都歸我嗎?」

「你高興就好。」

安羅思考了下,便點頭答應了。

於是他們在下一個經過的城鎮做為起點,開始他們的賣藝生活,安羅的舞藝配上他的琴,可是有不少觀眾的。

而他們原本就沒有說很快的旅行速度,也就便得更慢了。

看著安羅收錢收得合不攏嘴,他也只能默默的嘆口氣。


而在今天,他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是這裡吧……?」

對於安羅的問句,他也只能苦笑。

「你帶我過來自己還不確定位置嗎…」

「以前又沒來過,能找到就已經很不錯了。」

「怎麼不問我?」

在他問完這句話後,安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露出了豔絕的笑容,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狹長的山谷通道,在無人管理也無人路經之後,又恢復了原本自然的面貌。
  
叢生的植物,遍地熟悉的花朵…這裡,是他生長的地方…
  
穿過入谷的狹長通道後,就是那片沒有建設完的地泉區了。

當初為了泉脈而奪得這片土地,但是後來人都撤走了,最後還是還給這裡一片安寧。
  
「真的是個很美麗的地方呢,國師大人。」

「嗯。」
  
安羅隨意的走著,而他始終跟在他身旁,心底卻有種說不出的喜悅感。

自從滅了皇室到現在,他都沒有回來過這裡。

只因為他認為,自己已經不配踏進這片潔淨的土地了,所以即使他再怎麼想念家園,也不曾歸回。

如今安羅以旅行的名義帶他回來,身邊又有著戀人的陪伴,他實在是感動的無法言語。


再走過去,歧路上安羅選擇了一邊,來到了一個清靜的小湖泊。


這裡啊,懷念是懷念,但景物依舊,人事卻早已全非。

他已經放下了,不可能再復原的家園,他已不再眷留。

以前一心想報仇的自己,真像是一個笨蛋啊。

因為這點,安羅才總是會罵他是混蛋嗎?

想到這裡,他心中不禁由然一動,牽起了旁人的手。


「大人?」

安羅不解的望著他,但也沒有要掙脫他的手的意思。

「謝謝。」

他露出了笑容,展現出他現在最真誠心情。

「不客氣。」安羅回給他一個笑,那雙深邃的紫眸在此時帶了不一樣的風情,「況且,我從以前就一直很想來這裡看看了。」

他放開了安羅的手,解開了背上的包袱,手拿著琴在一旁坐了下來。

在他的演奏下,有如清泉般的琴聲就這麼在風中飄揚著。

而安羅彎起了嘴角,心情看起來是相當不錯,他也跟隨著琴聲,擺動著他的身體,在這優美的環境底下,跳起了舞。

翩翩起舞的身姿,在沒有觀眾,也沒有掌聲的情況下,也是依舊動人美麗。


終於,我能夠牽著你的手,

一同漫步於幽靜的脫俗之境,

傾耳聆聽著鳥語,呼吸著清新的花香

持汝之手,

奏出我們共有的,新的樂章。


「吶,國師大人。」

「嗯?」

「一起來跳舞吧?」

「啊…?我不會跳…」

「沒關係,我可以教您。」


─ END ─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