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育兒日記

『我很納悶,這到底是誰的小孩?為什麼變我在照顧了…』

『不是我的!還有那是您自己要照顧的不干我的事!』

『可是那是你的血…』

『您不想照顧就直接說啊!我去把那個東西丟掉!』

『…請你住手!』


做這種事情,何嘗不是自己願意的呢?

或許,是無法想像孩子被對方照顧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吧……


1

當那天,安羅法神殿的主人,難得呆愣著一張臉,懷中抱著一個微微啜泣的嬰兒時,這日記便悄悄地開始進行了。


「…安羅,那是你生的…?」他看著安羅,神情相當古怪。

「您覺得呢?」安羅黑著一張臉,「我看起來像女人嗎!?」

「那怎麼…」

「我怎麼知道!只是滴下一滴血,這東西就跑出來了啊!」

「神座的誕生方式還真神奇……」他相當感嘆的說著。

「這不是重點吧!!!啊,我不管了!」將懷中的孩子往他的方向一扔,安羅看也不看的就直接離開了。

「……唉,這樣很危險……」他接住孩子之後,嘆了口氣,似乎是對安羅的行為感到相當無奈。

接著,他便仔細瞧了瞧懷中的嬰兒,那孩子在發現他注視她之後,灰濛濛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線,咯咯的笑了起來。


跟安羅長得真不像,不過…

他彎起了嘴角。

她,也算是他們的孩子了呢。


他伸出手戳了戳小孩那圓潤的臉頰,不意外的獲得了柔軟的觸感,頓時又有些恍神。


他還真沒想過自己有一天居然也會有孩子,雖然這並不是他親生的,不過這點他倒不是那麼介意。

他對著孩子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幸福吧。


幸福,其實也可以很簡單。


2


她…好像餓了…?

他哭笑不得的望著懷中的嬰兒,那雙白皙的小手正緊抓著他的手指不放,而且似乎有想要將他的手指當成食物來吃的意圖。

很快的,他便遇到了一項難題…


要讓孩子吃什麼?


他相當苦惱,總不能一直不讓孩子吃東西吧?這樣會餓死的…

可是他以前並沒有照顧孩子的經驗,所以他實在是摸不著頭緒啊。

在再三考量之下,他決定 ── 去問別人。

站起身,他便走出房門,雖然抱著孩子很不方便,但他實在是不怎麼放心把孩子單獨留在房間裡…

「帕尼。」

他走出去第一個遇到的人,正是原本在愛修諾神殿實習的小祭司,不知道為什麼居然調到安羅法神殿來了,雖然疑惑,但他對此也沒有多做提問。

「啊,國師大人。」帕尼慌忙的行禮,「您有什麼事情嗎?」

「不是說過我不是國師了,不需要這麼做的嗎…」他嘆了口氣,而後頓了頓,神色有些不自然的開口,「你…知道小孩子都吃什麼嗎?」


老實說,向一個與他差了七、八十歲的少年問這種問題,他很尷尬…

但是為了孩子,他也不得不豁出去了。


「小孩子?」帕尼相當疑惑的看了看他,「大概幾歲啊?」

「…你自己看吧……」

「好可愛!」湊上前看清楚孩子後,帕尼眨眨眼,天真無邪的笑著,「這是國師您和星鏡神座的孩子嗎?」

「…是安羅的孩子。」

「喔!」帕尼偏著頭思考了下,「這種年紀的小孩子,大概是喝牛奶或是吃一些流質食物吧。」

「是嗎……」

「我可以抱抱他嗎?」帕尼那雙灰色的眸子依舊清澈,但裡頭卻帶了滿滿的渴望。

「可以。」


反正對這孩子來說,最危險的大概還是安羅了吧。


「他是男生還是女生啊?」將過孩子後,帕尼熟練的抱著,仔細端詳著懷中的嬰兒,這麼詢問著。

「女的,我去拿一些食物,你也一起來吧。」

「好喔!」

一高一矮的身影並肩走著,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


3

「安羅…」

「嗯?大人您有事?」安羅一邊敷著臉一邊回問著。

「你還沒幫孩子取名吧,總要給她一個名字,不是嗎?」他拿著奶瓶,動作輕柔的餵著懷中的孩子,淡淡的說。

「名字?」手邊的動作停頓了下,安羅漫不經心的說,「這不是很簡單嗎,既然我的名字是上一屆神座之名所刪減而來,那麼下一屆的也比照辦理不就得了。」

「單字安嗎…這不會太隨便嗎……」他思索了下,才繼續開口,「還有,那你們這屆已經只剩一字的該怎麼辦?總不能變成無名人士吧。」

「不然您自己想嘛,這麼囉嗦做什麼啊。」安羅將落於前方的髮絲撥至耳後,「再說,您在意別人家的小孩做什麼啊?」

「這是你的孩子…」他皺了皺眉,「還有,我並沒有在意別人家的小孩。」

「那好。」安羅轉過頭盯著他懷中那個正喝牛奶喝的津津有味的孩子,偏頭思索了半晌後,認真的回答,「叫小灰。」


……


這個名字一出來,他馬上就後悔了。

他怎麼就忘記之前安羅常常要別人叫他小紫呢…


「我覺得還是我想就好了…」

「嘖,大人您真矛盾。」安羅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直接轉回去不理會他了。

「…」

嘆了口氣,他才開始思索著比較適合這孩子的名字。


最好,還是以「安」為起頭吧。


最後,他在眾多字彙裡精心挑選了幾個字,花費了將近一天的時間。

第三屆星鏡神座的名字,就這麼出爐了。

安伊妃﹒帕蕾基西若。


4

他一打開門,看到的便是安羅難得抱著安伊妃的場景,他不禁愣了一下。


咻。


物體劃破空氣的聲響在房內顯得格外突兀,接著便是迎面而來的冷冽銀光,他腦袋的運作停擺了一下,隨即一偏頭,冰冷的觸感從臉側滑過,而後便是物體插入門扉的細微聲音。

回頭一看,一根銀針直直地插在門上,大咧咧的召示著它的存在,讓他不自覺的抽了抽眉角。

「安羅…你在幹嘛…?」

「教小安啊,她學的很快呢,真不愧是我的孩子。」安羅勾了勾手指,銀針又回到他手中,而他懷中的安伊妃看見這神奇的特技,眼神閃閃發亮。


…果然不應該讓安羅和安伊妃獨自在一起的…

他有些頭痛的想著。


「嗯?小安想學這個嗎?」安羅疑惑的望著安伊妃,而安伊妃則是頻頻點著她小小的頭。

「現在學武技不會太早嗎…」

「大人您就別管了吧,再說我可不允許我家的孩子輸在起跑點上呢。」安羅對他如此說道,而後勾起嘴角,「況且她也很想學啊,對吧小安?」

「要、要,麻麻,教!」安伊妃急切的說,又對他做了一個鬼臉。


…他變成壞人了是嗎?

他沉默了半晌,怎麼感覺安伊妃的行為越來越像安羅了啊…

難道說這就是母女的相互影響嗎…?

不、不對,是父女。

自從安伊妃開口叫安羅麻麻了以後,他也似乎被這項稱呼給影響了…

他嘆了口氣。


「隨便你們,不過不要拿我當標靶。」


他已經盡力了,至少…不要讓自己變成這對「母女」的實驗品。


「這個您可以放心,我們還有更好的目標呢。」安羅柔和的笑著,而他只能默默的為那個倒楣鬼祈禱了。


5

「拔拔!」安伊妃略顯笨拙的拿著一本書走了過來,灰色的瞳底帶著滿滿的渴望,「唸給我聽、好不好?」


…他能說不好嗎?

不過要他這種聲調平板的人講故事,不會太無聊嗎…


「怎麼,不去找妳媽媽?」他試圖做最後的掙扎,雖然他也知道通常都只有妥協的餘地。

「麻麻要我來找你的。」安伊妃眨眨眼,看起來相當無辜。

他嘆了口氣,而後點點頭。

安伊妃見他答應了,那小巧精緻的臉蛋上,頓時綻放出連陽光也會相形失色的燦爛笑容。


這孩子啊…表面上看起來很像天使,但實際上…

想到這裡,他不禁在心底苦笑了下。


不管怎樣,答應了就是要做到,於是他接過了書,把安伊妃抱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他看了看書本的封面,又是一陣沉默。

「這本書是妳媽媽的?」他不動聲色的問著。

「嗯!麻麻說這本書很有趣的!」安伊妃這麼說著,似乎是怕他反悔,她在他的懷中蹭了蹭,「拔拔、快唸!」

「…能不能換一本?」他皺起眉,讓小孩子看這種書物,不太好吧?

「欸─?」安伊妃失望的低下了頭,「拔拔是壞蛋、壞蛋!嗚…」

搥打了他幾下以後,安伊妃便低著頭跑走了。

「…唉。」他將書本放在身旁,再度輕嘆了一口氣。

 

「小安,怎麼樣,有成功嗎?」安羅看見跑過來他身邊的自家女兒,笑著詢問。

「有哦!」安伊妃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完全不見方才的沮喪。

「嗯,做的好。」安羅摸了摸安伊妃的頭,「想要什麼獎勵呢?」

「出去玩!」安伊妃思考了下,興奮的回答。

「好。」

有時候整某人,也是他們兩個的樂趣之一呢。

至於什麼東西成功了呢…

或許看見臉色鐵青,身體有些僵硬的那個人,就可以知道了吧。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