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主人,現在呢?』嵐翊偏著頭看向我,看起來怪可愛的。


等一下,阿嬤的身影還沒消失,給我一點緩衝時間..


『....所以呢?』冷冷的聲音配上冰寒三尺的視線,真的是給他壓迫十足啊!我暗自滴下了冷汗。

「呃...等霧散去如何?」我抓了抓頭,詢問。

『你忘記霧至少會持續半天之久了嗎?』 這次的聲音帶有些微的不耐,我覺得我好像被自家的神奇寶貝鄙視了....

「先去摘點樹果好了...你能幫我找到這裡樹果集中最多的地區嗎?」我以手托著下巴,看著霧茫茫的片,老實說我沒什麼把握能夠在這種情況下走下山,即使我身旁還有一枚萬用型的波導地圖在,或許嵐他有辦法自己下山吧?不過加上笨手笨腳,運氣超差的我就有很大的困難了。

嵐翊聽見我的決定,微微地點下頭,不理我接下來的腦殘,直接閉上眼,原本垂在腦後的深藍色辮狀物便微微浮上,稍稍地顫抖著。

看著他的動作我才想起,嵐翊他在能夠與我傳遞精神訊息時,就已經向我說明過波導的原理,以及他能夠使用波導去看事物的事實,他們的所在、情緒的浮動還有內心的思緒。

其實以前我們也常常出來,在每日的修練到一個段落時會去採樹果,而每種果實都有他獨特的風味以及效果,能恢復體力、解除異常狀態,如灼傷、冰凍、麻痺、中毒、睡眠等狀態、以及聽說能增加各種能力質的果實。

有著不同效果的果實還可以相互搗碎混合,製作成所謂的能量方塊,像我曾經就因為米娜絲的美麗度不足以進化而狂搜集能夠增加美麗度的各種果實,製成能量方塊讓她連續吃上好幾個月才進化的,不是我自誇,那種能量方塊吃起來還不錯,所以米娜絲還不致於嫌棄...雖然我覺得再好吃的東西吃上好幾個月是一定會膩的,她可能是不想要辜負我的好意吧!

這座山時常佈滿濃霧,因此自然資源也就特別的豐富,濃霧形成的天然屏障使此地人煙稀少,簡直就可以當作這裡是野生神奇寶貝的桃花園了!

不過,很奇特的是,有特定的幾個地點完全不會起霧,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就好像是在黑暗中的一盞燈,在自己身處的小小範圍內,放射著自己的光芒,而這幾個地點都被我們紀錄下來,成了絕佳的修練場所。

其實那幾個地點我也大概知道怎麼走,畢竟我從出生到現在都是住在這裡的,離開過最遠的地方也只有到山下的村子而已,所以在這裡面迷路可不就明顯表示說我很笨嗎?但起霧後就又是另一回事了,雖然我能以周遭能見到的植物以及風向的流動勉強判斷出來,但準確率可是比我旁邊這枚地圖還要低上許多,所以每次要找路的時候就直接開地圖搜尋,也就是叫嵐翊帶路,省麻煩又省時間,何樂不為?


啪!


清脆響亮的聲音從我的頭上傳來,沒錯,我又被巴了!我不是你的主人嗎?你怎麼可以對你的主人這麼做?而且還是常常耶!...對不起。


看見他咬著牙,閉著的藍眸尚未睜開,只是又緩緩的舉起了他毛茸茸緊握的手掌,我馬上向惡勢力投降。


開玩笑,被打又不是不會痛,人有的時候是要學會屈服的,要聰明點...可是,人家都說禍從口出,但我怎麼會是禍從腦出呢?都不給人隱私的嗎?


『因為你的腦袋太吵了。』冷冷的聲音從腦中響起,說的好像是我的腦袋很對不起他似的。


我可以再次,認真的告訴你。

嫌吵的話可以不要聽啊!


此話一出腦,只見嵐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握緊肉掌像是在忍耐些什麼,而後長嘆,「 puhu... 」


其實剛剛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我會再次被巴的...


『你以為我喜歡嗎...?』最後,悠悠的聲音傳了過來,帶了點委屈,以及無奈。

嵐翊能聽見我的心聲,並且能以精神波的方式與我交談,是在進化成路卡利歐後不久的事,我對於這一點其實是很開心的,有誰會不希望能和自己的神奇寶貝交談呢?

後來他告訴我,他不只能聽見我的心聲,連老姐的他也聽的見,只是有點難度,因為她將思緒掩飾的很好,不像我這個主人一樣,思緒只有單一條線,非常單純好讀取。


所以我是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人嗎?嗯...其實這樣想,我覺得真的有點對不起嵐了,因為說到底還是我自己的問題啊!不過思緒太好讀取到底該算是好還是壞啊...總是有種被看光光的感覺...但是是自己的神奇寶貝,也沒什麼不好..


『主人,你是要我帶你走,還是你要自己走?』 嵐翊睜開了他漂亮的天藍色雙眼,眼中居然帶了些微的笑意,看來我剛才想的那些全都被聽見了呢...算了。

「不用麻煩你,我自己能走的,謝謝!」我馬上做出決定,雖然他這次不是直接拎著我走,而是問我的意見,讓我有點驚訝。


我終於有人權了嗎!?我好感動...


『走吧。』 嵐翊一臉「真受不了你」的表情這麼說著,而後再度闔上眼睛,開啟了自動導航的功能...呃,當我沒說。


還是別想太多廢話的好,免得又遭巴...雖然我常常想一些有的沒有的。


趁嵐翊還沒回過頭一掌招呼過來的時候,我就先快步走到他旁邊,與他肩並肩的前進。


有時候我還真羨慕他這項能力的,即使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他照樣能夠找到路帶我出來,在起霧的時候依舊是神色自若的走著,重點是他沒有睜開眼睛!


路程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當我的腦袋又開始要亂想些什麼的時候卻到了,真不知道該不該慶幸?

雖然這裡並不是不會起霧的地點,但是我也是有印象的,畢竟我們常常來啊!因為此處是我們發現到樹果種類以及蘊藏量最多的場所,有時我還會摘幾顆回去打成果汁喝呢。

依循著平時的記憶,我在一棵樹下停下腳步,熟練的爬上樹摘下幾顆果實,而後直接從樹枝上跳下,穩穩的落地。

其實我的身手算是不錯的了,畢竟以前嵐翊還沒進化時都是我在跟他對練的,雖然總是打不贏他...進化後更不用說了,根本是被打假的!能防禦住就已經很不錯了。

現在想想,我以前和嵐翊對練的時候,他好像都有手下留情呢,不然我不可能都毫髮無傷的回家,呃...基本上應該不能算是豪髮無傷,但我身上的傷幾乎都是因為自己的衰運惹出來的,每次看到我受傷他都會很擔心,就連現在也不例外,只是他擔心的方式從慌張的輕舔著我的傷口變成了兇惡的瞪著我,催促我趕快回家包紮...


唉,當初可愛的嵐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這真是令我百思不解的事啊。


我隨意的坐了下來,自己留著一顆果實在手上,其他的就先放在地上,反正也沒人會拿。

小心翼翼的擦拭著果實做為清理,這名為甜桃果的果實,有著類似皮膚色的顏色,底部則有兩片稚嫩的青綠色葉瓣陪襯著,摸起來的觸感柔軟的像棉花般,好像一不小心太用力就會毀傷般的質地,雖然看似平凡而不起眼,肉質卻是十分柔嫩多汁,很甜很好吃,總是讓我愛不釋手。


擦拭完畢之後,我當然是馬上一口咬下細細品嚐著,香甜的氣味在口中蔓延開來,百吃不膩啊!我露出了一臉幸福的表情。


此時嵐翊也摘好了果實,低頭看了看我,然後在我旁邊坐了下來,我停下嘴邊的動作,拿起放在身邊的果實遞過去,他也很自然的接下,一口解決掉。


唔...你都不懂得品嚐美味的食物嗎?要一口一口慢慢吃才能夠吃出他的風味啊!我有點抱怨的想著。


天藍的眼睛看了過來,閃過一絲詭譎的情緒,但我還沒捕捉到他就先笑了,而且笑得很燦爛,我心裡頓時警鈴大響。


有問題,一定有問題!你想做什麼?!不要笑的那麼令人毛骨悚然啊我說!


『主人,我的也給你吃。』嵐翊的聲音感覺起來有點...愉悅?應該不是我的錯覺。

嵐翊將他摘到的果實遞了一顆過來,我愣愣的看著手中的果實,體積比甜桃果還小一些,表面是如火焰般熾熱的紅配上底部柔和的黃,頭部則是有著葉綠的兩片嫩芽,嗯,好像在哪裡有看過...應該是恢復體力類的樹果。


『是紅蘋果,很好吃。』像是要證明他拿的不是什麼有問題的果實,嵐翊隨意的拿起一顆同樣的樹果,一口吃下。


老實說,雖然看他吃下去的表情依舊沒什麼改變,但我還是覺得這東西大有問題...


『主人不吃嗎...?』嵐翊的耳朵沮喪的垂了下來,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活像一隻被主人欺負的小狗。


你這樣子只會讓我覺得等一下會變成是我被你欺負....算了!我認輸,拜託你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好刺眼、好不習慣啊啊!


我認命的盯著手中貌似叫做紅蘋果的樹果,一副慷慨赴死的樣子,吞了吞口水,氣勢萬鈞的將它至入嘴裡,接著我的臉部逐漸開始扭曲,糾結成一塊。


好、好辣又好酸!這到底是什麼鬼!哪裡好吃了啊!?


倔強地不將折磨我味覺的東西吐掉,輕啃食著卻是聞風不動,最後只能用力咬破...


靠,怎麼變苦了?而且這麼硬!


最後,苦味逐漸淡化,取而代之的是黏膩的不得了的甜,溢滿了整個嘴巴,這就是所謂的苦盡甘來嗎?可是...為什麼你可以面不改色的吃完呢?我真的很疑惑,雖然最後的確是挺不錯吃的。

我哀怨地側身看向嵐翊,結果他居然轉過身背對著我,毛茸茸的耳朵以及尾巴都輕微的顫抖著。


這傢伙居然在給、我、偷、笑!好過分!所以到頭來你果然又是在玩我嘛!!渾蛋啊!


『主人..你剛才的表情真的很好笑..噗。』 嵐翊終於轉回來面對我,但他還是給我繼續笑...是有那麼好笑嗎?你個欺負主人的無良藍眼暴力犬!

轉身,我賭氣似的拿起甜桃果,一顆一顆的吃下,像是做為發洩的物品,狠狠的咬下。

「pu。」嵐翊發出了有些可惜的聲音,便不再玩我,乖乖的吃著他的硬得要命的果實。


忽然,一陣向下壓的氣流颳起,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嵐翊拉著後領跳到樹枝上躲起來,天藍的眸子充斥著警戒。

『有人過來了。』嵐翊一手護在我的胸前,一手撐著樹幹,一副就是生人勿進的樣子。


其實我很擔心我們所在的地方,會不會因為支撐不了我們的重量,而硬生斷裂...


嵐翊自從發生過以前那種事之後,若只要遇見人就會先拖我一起去躲起來,然後觀察他的行徑、思緒,有必要時就會直接離開。

他不信任,不信任除了他自己認定以外的人。

雖然不是打不過,但是他並不喜歡無緣無故動手作戰,不過他可不是什麼愛好和平主義者,看他常常巴我的頭就可以知道了,他的本性根本就是暴力吧!


向下吹動的氣流使霧散去了大半,只見一抹橘紅色的影子緩緩地降落。

「噴火龍,還好吧?」

一道人影從橘紅色的飛行物背後跳下,飛揚在空中的是有如銀河般亮眼的銀白色馬尾,頭上的鴨舌帽壓得很低,讓人看不清底下的面容。

「hou-long!」回答他的是一聲響徹雲霄的吼叫,那人則是輕輕地撫摸著橘紅色的頸子做為安撫。


被他這麼一吼,我嚇到了,因為嵐翊正處於警戒狀態,沒注意到我的異樣,我就這麼從樹上掉了下去。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