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欸!!嵐翊居然沒有推辭就直接答應了?!難不成這霧會持續更久?明天的太陽會從西邊出來?還是等等會見到傳說中的神奇寶貝?


『主人,你想太多了。』嵐翊瞥了我一眼,淡淡的回應我剛才腦袋跑出的那些猜測,而後勾起了嘴角,不懷好意的笑著,讓我心裡頓時警鈴大作,有種不好的預感產生...


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嗎!?那你這笑容是怎麼回事啊?!看起來就跟你平常要整我時的笑容如出一轍啊!


『反正...』嵐翊的耳朵稍稍動了幾下,轉過頭不看我,但他身後的尾巴卻明顯的在搖動,出賣了他現在的心情。

當我正想著要不要把他的尾巴抓住,讓他不要再愉悅地繼續擺動時,嵐翊卻又轉了過來,迅速地往我的頭上一敲,冷冷的說,『 反正,到時候也不是我倒楣。』


唔!好痛...你這個暴力犬!我只是想想也不行嗎?再打下去會變笨的耶!


我吃痛的揉著頭,真是的,也沒想想我剛剛才受過傷,我可是傷患耶!打主人就算了,但你打傷患會不會太過分了?這可是二度傷害呀我說!...不對,你也不應該打主人才是啊!


對於我念過好幾遍的臺詞置之不理,嵐翊雙掌抱胸看向噴火龍,天藍的眸子雖冷,卻帶著擔憂。

而我,對於他剛才的那句話,越想越不對勁,便向正在和噴火龍做眼神交流的嵐翊詢問。


...你剛才說了什麼?不是你倒楣?所以是誰?...我?


接獲我不解的目光,嵐翊緩緩地點下頭,像是在誘導般, 依循漸進的回問,『你剛才說,你想帶他們去哪?』


哪裡?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還有哪裡可以去?不就只有那間道館嗎?


『那麼,那間道館館主和主人你,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奴役與被奴役之間的主僕關係..?唉,我這個做弟弟的本來就等於是姐姐的僕人了吧...


等一下...嵐翊的提示,讓我忽然想起一件很嚴重的事...


我好像出來還不到半天?現在回去一定會被巴頭巴到死的啊!!


頓時,我猶豫了。


可是,這霧或許要等到明天才會散去,他們今天晚上也會沒地方可住啊!我應該要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嗎?


偷聽著我內心的掙扎,嵐翊笑得燦爛,點點頭。


...你這只只會欺負主人,看主人笑話,幸災樂禍的無良犬!還學老姐常打我的頭當消遣!這樣做對嗎!


我是不是該去和洞穴裡可可多拉學一下鐵頭功?這樣我的頭就算常被打,也不會覺得痛了,而且還無堅不摧,硬到什麼都打不穿,嘖嘖。


不過我學會的機率可能只和嵐翊一天不打我的機率差不多而已,所以當然也只是想想而已,我這算是在逃避問題嗎...?


「怎麼了?不方便的話我自己找就行了。」或許是我的臉色不怎麼好看吧?那個男生稍稍瞇起了有如兔眼般紅潤的眸,淡淡的問道。

但我不知道的是,他從剛才開始,嘴邊就擒著一抹古怪的笑意,似笑非笑的觀察著我和嵐翊做無言的溝通。


唉,所以我才說紅眼兔這個名字真的很適合他嘛!不過兔子不都是溫馴的嗎?難不成他是外太空來的外星兔?


唔,我沒看過外太空的兔子,搞不好他們的眼睛不是紅色的也說不定,又或者是和我們這裡不一樣,其實他們那邊的兔子是會游泳、會飛,還會變成人?所以他果然是外星兇惡紅眼兔嗎!?然後是來侵略這裡的嗎?


嗯,原來如此!


「pu...!」在我身邊的嵐翊忽然笑了出來,笑彎了腰,雙掌捧在腹部,還不時還瞄著前方的外星兔看。

「他是怎樣..?」外星兔一頭霧水的看著笑翻了的嵐翊,望向據說是嵐翊主人的我,詢問。

「....大概是因為今天的天氣很好吧。」我愣了一下,隨口胡謅了一個莫名奇妙的答案,老實說,我整個眼神死了。


這傢伙一定是聽見我莫名奇妙的思緒,所以才笑成這副德行的吧!可惡啊,我連一點亂想的隱私都沒有嗎?真的有那麼好笑?


聽見我的思緒,嵐翊艱難的抬起頭,用像是在說“主人,你沒救了。”的眼神,沉痛的
看著我,然後...

然後,他又轉過身繼續笑他的了!


老實說我現在真的很想掐住他的脖子,讓他笑不出來...


「喔..?」紅潤的眼睛瞇了起來,語末的上揚很明顯的是不信。


這種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論誰都不會相信吧?但你也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啊!很有壓力你知道嗎?!


再說,事實是很殘酷的,我認真的覺得你最好還是不要知道會比較好...對我來說。


開什麼玩笑?如果讓他知道我剛才都在腦殘,而且都是在說他的壞話,那我豈不是會被滅成灰燼?


「...總之,不要管嵐他為什麼會那樣,我先帶你去道館休息。」我用眼角瞥向嵐翊,很好,他的尾巴已經顫抖到一種十分不自然的境界。

「我以為你不知道路。」對於我敷衍他的問題沒說什麼,他看了看嵐翊,再盯著我,挑眉質疑。

「我也知道的好嗎?」知道,但不一定找的到就是了...

心虛的內心補充,讓我不敢繼續直視他的眼眸而撇過了頭,眨了眨眼望著體積龐大的噴火龍,有些遲疑的詢問,「那個..你要不要先把噴火龍收起來?」

「嘖。」紅色的眼有些不耐的瞪了我一眼,嘖了聲,將手伸入在腰間的背袋裡,拿出了一顆縮小的寶貝球,輕按壓著位於中央的按鈕,球便瞬間恢復了原來的大小。

「噴火龍,辛苦你了。」他輕輕的撫摸著噴火龍那橘紅色的頸子,而後將手中的寶貝球往噴火龍的身子一碰,一道紅光變包圍了龐大的噴火龍,且將他收入球中,再放回袋內。


有的時候我真的很佩服設計出寶貝球的人,不僅方便攜帶、收容簡易,且不管體積有多麼龐大的神奇寶貝都收的進去,真的是好神奇啊!


「帶路,別站在這裡發呆!」危險的眯起了紅眸,他語帶不善的說著,不過倒是沒有再次一掌巴下。


嗚...好凶,為什麼我身邊都是一群兇惡的暴力人士呢?


我縮了縮脖子,悶悶的想著,且環顧了一圈目前的所在地,並努力思索著這裡的方位該如何判斷,以及接下來該往哪走。

「對了,到現在都還沒自我介紹,我叫褚冥漾,你好。」大概看出了目前的方位,我回看了他一眼才想起我們還不曉得彼此的名稱,因此笑得有些靦腆。

「嗯。」他瞥了我一眼,隨即轉移視線,淡淡的應了聲。

「那個...請問你叫什麼?」看他好像沒打算主動告訴我他的名字,我停頓了一下,有些遲疑的問。


總不能叫他外星紅眼兔吧?會被打死的!剛剛那一下還記憶猶新啊!


「...你可以叫我亞。」看來他也不想被我用奇怪的名稱來稱呼他,低頭沉思了下才回答。


自己的名字還需要想喔?唔...還是不要有什麼意見好了,免得等等不只腦殘,連嘴也殘的把我腦裡的東西爆出來。


「那麼,亞..請跟我走。」我這麼說著,而後朝著剛才確認過的正確方向前進。

走出一步,剛要踏出第二步時,眼前的風景忽然一晃,我便被抱了起來,而且是以公主抱的方式,一掌橫過我的頸,握住我的肩,另一掌則是輕扶在我的大腿與小腿間的彎曲處,而我的臉貼上了淺藍色的毛,毛茸茸柔軟毛皮,以及溫暖的體溫讓我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等一下,毛茸茸的觸感....?!


終於意識到現在是處於何處,我頓時瞪大了眼,一臉難以置信的看向橫抱住我的人...不對,是神奇寶貝。


你是吃錯什麼藥了?為什麼要忽然抱我啊啊啊!!!而且還是公主抱!!完蛋了!!嵐翊壞掉了啊!!!


我的內心頓時佈滿了驚恐扭曲的畫面。


「對了,到現在都還沒自我介紹,我叫褚冥漾,你好。」

冰炎看著眼前笑著靦腆的黑髮男孩,心中卻是不知道該做何感想。

夜墨色的雙眸就有如黑曜石般耀眼動人,總是清澈毫無雜質,溫和中帶有傻氣的笑容,讓原本總是耐心不太好的他,對他產生不一樣的感覺,完全無法對他真的生氣,尤其是他剛才出手打他後,那眼眶泛紅十分委屈的小狗表情,他實在是拿他沒轍。

還記得小時候和烽云出去修練時,遇見的那只小約克( ヨーテリー),不知道是受傷了還是只是純粹的肚子餓,他眼巴巴的盯著他們看,十足十的可憐表情使對每種事物都冷漠看待的他,頓時起了憐憫之情,便將他帶回家好好照顧。

但回到家後,他的父親就一臉歡樂無比的說什麼“好可愛的小狗”,然後便直接接收了他帶回來的小約克,有時候真搞不懂他父親的腦袋究竟是什麼做的,但是母親沒說什麼,父親也很開心,所以就隨他去了。


如果父親不要常常忘記餵他吃東西的話,那就更好了。


他對不在意的事,總是淡漠如冰,但對於他所認定的事物,卻是熾熱如火。

像冰一樣的寒冷,讓人敬畏,卻又像火一般炎熱,熱情的令人恐懼。

想要接近他的人,不是被寒風凍結,就是被烈火燒燬。

所以,他名為冰炎,兩種極端屬性的掌控者。

「那個...請問你叫什麼?」


我是冰炎。冰與炎之帝王。


這四個字明明是如此簡單,卻無法說出口。


為什麼說不出來?這對他來說應該是不可能的事啊!


是在害怕著嗎?害怕著眼前的人倘若知道他的身份,會與那些人露出一樣的眼神嗎?或許他只是純粹不想讓那純淨如水的眼神遭受到污染罷了。


「...你可以叫我亞。」

這是他第一次,告訴別人他的真名,而且還是告訴一個認識不到半小時的人,雖然只有一個字,卻還是讓他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

「那麼,亞..請跟我走。」

清澈溫和的嗓音輕喊著他的名,讓他有種不知名的情緒纏上心頭,外表的冰霜被瓦解掉,迎來的是就如同朝晨陽光般的溫暖,令他想一直沉溺於這暖和的溫度裡。


我到底是怎麼了...


冰炎輕晃了下自己的頭,將方才匪夷所思的思緒清除,卻忽然瞥見剛才不知道為何一直笑的嵐翊(路卡利歐),正在漾漾後面鬼鬼祟祟的行動。


反正那是他的神奇寶貝,應該是不會傷害他才是。


冰炎打著這樣的主意,唇邊勾勒出一抹淡笑,頗有想要在一旁看好戲的意味。

嵐翊身手俐落的令他讚歎,只不是一個衝刺就迅速將漾漾抱起,動作快的連他差點都看不見。


他的路卡利歐,實力不低嘛。

他冷笑了下,眼底閃過一絲激賞。

而那個傻裡傻氣的人,從原本一臉舒服的賴在自家神奇寶貝懷裡,到一副見鬼了的惶恐表情,頓時刷白的臉色讓冰炎覺得很有趣,漾漾顯然是忘了什麼叫做掙扎逃脫。

『呐,冰炎。』

在冰炎腦海裡響起一道嗓音偏低的男聲,頓時讓他微微瞪大了眼,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有可能是聲音主人的嵐翊,而嵐翊那雙靈動的天藍色雙眸正盯著他,頭頂的耳朵稍稍顫動著,嘴角勾勒出一抹令他匪夷所思的笑意。


他知道我是誰?


『不就是史上最年輕的冠軍大人嗎?』嘴微張,尖銳的犬齒若隱若現,像是心情很好似的,『 不過我是剛才才發現你藏在帽子底下的那一撮紅就是了。』


所以你忽然找我講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嵐翊聳動著肩,『只是,讓我主人帶路應該會迷路吧,所以...』


所以?


『由我來為你效勞,用跑的能跟上嗎?』嵐翊停頓了下,笑得純真善良,『還是,要我抱你?』


十分感謝你的好意,請你儘量跑沒關係,我會跟上。


『喔?可別跟丟喔。』嵐翊看著冰炎,淡淡的回答,但這讓冰炎覺得他被鄙視了。


很好,這是他生平第一次被瞧不起,而且居然還是被神奇寶貝...


冰炎提起了有些沉重的步伐,追隨著在前方,據說是要帶路的嵐翊,往迷霧山脈裡的道館前進。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