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嗚...


我欲哭無淚的望著眼前那深褐色的木製大門,老實說我真的不是很想推門進去...


或許因為是高掛在門上的牌示,又或許是不想讓自己的腦袋再次受到攻擊吧?

總之,我遲遲沒打開那扇高聳的大門,只是戰戰兢兢的注視著。

這座道館最有特色的地方,就莫屬於這扇古色古香的大門了吧,上頭交錯著銅製的金屬花紋,繁複而不失其原本的色彩,顯得格外迷人。

但是早已看過無數次的我,現在也沒什麼心情去欣賞它了。

而在大門上懸掛的牌示上,清楚的寫了,“今天本人不想出戰,請回。”的字眼,明顯的昭示出了館主的隨性。


千言萬語都述說不清我的苦楚啊...這就是所謂的有苦難言嗎?唉...


老實說我真的不太敢轉過去看亞了,感覺好有壓迫感...


就算我不想轉過去看他,他也不可能就這樣回去吧?


來到迷霧山脈裡的人,十個有五個是專程前來挑戰道館,二個是來收服和修練神奇寶貝,二個前去採取種類繁多的果實,最後一個則是不小心跑進來的。

我想,亞應該是那五人中的其中一個吧?看他氣勢高漲的戰鬥欲就知道了...


我完了我完了我玩完了!!!拜託,不要質疑,快回去吧!老大!算我求你!


但就如我剛才所想,事情總是與願相違的...


「嘖。」站在我身後的亞嘖了聲,接著走到我前面面向我,紅色的眸子危險的瞇了起來,「你可以說明一下嗎,褚?」

「呃...」我有些焦躁的抓了抓頭,「大概是因為她心情不好吧?」


說真的,我不敢得罪眼前這位大爺...


剛才我雖然都是被抱著跑,但我可不是瞎子!


嵐翊並沒有開啟他最快的移動模式,但在他懷中的我所看見的風景,雖然因起霧而模糊,但卻像是走馬燈一樣,咻 — 一下就過去了,強勁的風打的我的臉好痛!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眼前這位大爺他居然可以一直維持著相同的距離在我們後面,毫無滯礙的從容跟隨著,到了還臉不紅氣不喘的打量著道館的大門,絲毫沒有半點疲態,要是換成我,早就踹死趴在地上了吧?


由此可知,他不是人,他絕對不是人啊啊!你這個外星兔怎還不回你自己的星球去啊?!


不過,這隻外星兔怎麼越看越眼熟啊?我以前有在哪裡見過長相這麼..令大家怨天尤人的人嗎?唔嗯...


我將頭偏向左邊思考著,而嵐翊聽見我的問題後,搖搖頭嘆氣,接著上前推開了道館的大門。


喂...!我還沒想好你就推開門做什麼啊?!


「jiou —! 」

隨著門的敞開,一道尖銳的啼叫聲響起,接著迎面而來的是夾雜著大量碎石、細沙以及塵土的,強烈的風。


我當下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完了!


我居然忘記老姐如果不想出戰時,她就會派霜云在門口駐守,如果有不識字的挑戰者開門進去的話,霜云就會用烈暴風把那群笨蛋吹飛!如果烈暴風吹不走的話,就會使出更強的龍之吐息,逼退這些人。


等我想起自己應該去旁邊躲避時,我卻已經被人抓著後領拖著走了,而伸手矯捷的亞也早就脫離了烈暴風的攻擊範圍,一臉興致勃勃的看向門扉內的神奇寶貝 —霜云。

『我說,主人啊...你現在還有那個閒情逸致去管別人啊?』天藍的眼微微瞇起, 嘴角勾起一抹詭譎的笑,『等等霜云爆走的話,那可就有得瞧了。』

「....!」


這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啊...我感嘆了下。


不對,現在不是感嘆的時候啊!


老姐常派霜云來趕人的原因最主要是因為他的攻擊範圍廣,而且破壞力強的嚇人,人趕不走他還會越打越起勁,總是讓在一旁觀看的我捏把冷汗。

當我好心的想替挑戰者們的安全著想,去勸我老姐看能不能不要再派霜云駐守在門口時,她笑了,笑的我冷汗直流。

她說:我不想打才掛牌子在門口,他們自己不長眼睛還來開門,讓霜云趕走他們有什麼不對?

我艱難的反駁:他們好不容易才爬上來,妳又把他們趕下去,這樣不會太狠嗎?

她勾起嘴角:不然讓你去幫我打,輸了就別回來了。

我頓時噤聲,不敢再多說話。

有時候還是要明智一點,屈服於惡勢力之下的,這是我多年處於惡勢力之下的結論。

「喔?是七夕青鳥啊。」位於我正對面的亞,紅潤的眸中閃爍著光芒,用欣賞的目光看著緩緩從門後飛出來的神奇寶貝。

老姐的霜云,也就是七夕青鳥,他的身體外表大部分都是由一種類似雲的棉絮所佈滿,質地十分的柔軟,但千萬別因此小看他的飛行速度,即使他的翅膀看起來也是軟綿綿的。

以前就時常被霜云載,畢竟他會飛,要下山買東西也比較快,但他的飛行速度根本是隨他的心情而變的,時快時慢,有時候還會給我來個高空急速俯衝,或是s型蜿蜒飛行路徑,害我每次出門跑腿時都嚇的心跳差點停止。

但是,只要老姐也乘坐在他身上時,馬上乖巧的平穩飛行,害我不知道該說啥才好。

不要看霜云的外表像是十分溫馴的神奇寶貝,其實他比我的嵐翊還要暴力!只要開始戰鬥,太過興奮就會整個失控,這一點連我老姐都覺得很頭疼。

有句話說,人不可貌相,由此可見,神奇寶貝也是如此。

「嵐,門是你打開的,所以...」我有些頭痛的看向嵐翊,而他也知道我的意思,放開了抓住我後領的掌,我想他應該是故意去打開門的吧?雖然我也忘了會有危險的東西在那裡...

「上陣吧,嵐翊,讓失控者見識你的冷靜。」我呼出了一口氣,冷靜的說著,而嵐翊也默默的從後面走出來,左掌平放在胸前,右掌則是垂下緊握,做出了他慣用的起手式,銳利的天藍色雙眸稍稍瞇起,等待我的下一個指令。


不需要什麼太過強勁的攻擊,只要讓霜云從戰鬥的狂熱中清醒過來就行了..

那就用那招吧。


「嵐,元素聚集,水。」

隨著我的指令,嵐翊便開始動作,他緩緩的闔上雙眼,腦後垂下的深藍色辮狀物稍稍浮動,原本緊握的右掌鬆了開來,迅速的舉起在前面一抓,再移至左掌,兩掌相貼,腦後的辮子隨著他的動作,浮動的更為劇烈。

嵐翊將相貼的兩掌分離,鬆開的掌向地面垂下,再次緊握時,居然有股上升氣流由地而生,他胸前淺藍色的毛因而飄動,緊閉的眼緩緩張開,眸子的色彩已不再是天空般的藍,而是有如大海般深沉的藍。

在對面的亞看到這一幕,精緻的面容上露出了一抹興致濃厚的笑意,看來他似乎是覺得極為冷靜的嵐翊比瀕臨爆走邊緣的霜云還要來的有趣吧?


唉…嵐,用水流噴射吧。


嵐翊透過讀取我的心音來施展招式,往往都會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畢竟用想的比較快..而且對手也沒辦法知道我到底是下了什麼樣的指令,要迴避也比較困難,這算是一招很陰險的方法吧?

「pu —!」

嵐翊低吼了一聲,算是給我的回應,而霜云的目光也因此集中到他身上,像是發現強敵般的興奮,他用力的拍動著看似柔弱的翅膀,強風以及塵土便朝著嵐翊直直的掃過來。

嵐翊將右腳重重的踏出,重踩在地面的右腳忽然濺出水花,一眨眼的時間內,水流迅速的往嵐翊的身上竄,包圍了他的身體,對於霜云所拍打出的風塵,絲毫不受影響。

在後方的左腳重重一蹬,嵐翊那帶有水流的身子便飛躍了起來,如同火箭般的迅速,重重擊上了霜云的面,頓時水花四濺,這樣應該清醒了吧?唉...

嵐翊並沒有因為擊中霜云而跳回地面,相反的,他還坐到了霜云那有如雲層般柔軟的身子上,輕輕的拍了拍那青藍的頸。

而被招式擊中的霜云,左右輕晃著腦袋,把沾濕的頭甩掉上頭的水分,他的眼神雖是銳利但已經少去了一分狂熱,在感覺到自己的頸部被拍打後,下意識的微扭動脖子向後察看,發現了站在在自己身上的嵐翊,開心的啼鳴著。

「jiou!」

自從嵐翊孵化的那天,霜云第一次見到他之後,他就很喜歡來找小嵐翊玩,或許是因為顏色相似,所以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而且小嵐翊的平衡感強到沒話說,用站立的方式乘坐在霜云身上,任他怎麼不平穩的飛,都沒有掉下去過,所以霜云那高超的飛行技術,有一大部分都是被嵐翊這個唯一能夠承受住的神奇寶貝所激發出來的超群實力啊!

難怪每次乘坐他出去跑腿,都是那麼的膽顫心驚,因為上頭還站著另一位令他興奮的恐怖因子啊!我終於找到兇手了!想到這裡,我激動握緊雙拳。


啪!


但這份感動並沒有持續很久,因為我的頭又再次遭受到攻擊,怪了,嵐翊不是還在霜云身上嗎?我抬頭望著遠方,很好,他們又開始進行危險的高空急速駕駛了!

「褚...你是要發呆到什麼時候?」略微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溫熱的吐息讓我渾身不自在,頓時往旁邊跳了一大步,我想我找到襲擊我的頭的兇手了!

「你這是什麼反應?」姣好面容上那銀白的眉輕輕挑起,亞勾起了嘴角,皮笑肉不笑的樣子令人感覺更恐怖,「你是想被我種在這裡?」

「沒、沒有!」


種在這裡是什麼意思?是把我的身體埋進土裡,外面只剩下一顆頭當展示品?

如果要埋我的話,不就要先叫出會使用挖洞技能的神奇寶貝?要不然就是用蠻力直接硬塞下去……感覺起來就很痛。


「你又在亂想什麼?」紅色的眸危險的眯起,我立刻迅速的搖搖頭,以免我的頭又遭受到攻擊。

「請問..你有什麼問題要問我嗎?」

「嗯。」亞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從側面看過去能看見他微微勾起的嘴角,「我沒記錯的話,路卡利歐應該,不是水系的吧。」


原來是這個問題嗎..?老實說我也不是很清楚唉..不過應該是「色違」神奇寶貝的一種特殊能力吧?不過這種能力我翻透了書都找不到,問老姐她也表示不清楚。


「的確不是水系的...」

「那怎麼能使出『水流噴射』這個水系神奇寶貝的專屬技能呢?」亞以手支著下巴,紅眸銳利的盯著正站在霜云身上,任隨他亂飛的嵐翊,嘖聲稱奇,「他的平衡感真好。」


嵐翊的腳就像吸盤一樣,佇立在柔軟的羽絨下卻絲毫沒有站不穩的現象,而且霜云那種飛法嵐翊都沒被甩出去,重點是他還沒有用手扶著!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如果換成是我,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去了吧?


「這些都算是嵐翊的特殊能力吧..」說真的,我的回答有些微弱。

「喔?」亞看著嵐翊,若有所思的說著,「原來異色神奇寶貝的特殊能力這麼特別?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嵐他的顏色也讓我有點困擾..」我歎了口氣,我竟然把放在心裡許久的困擾說給一個剛認識不久的暴力狂?我是怎麼了我...

「的確,顏色特別的神奇寶貝通常都很稀有,許多不肖人士就會去盜取或尋找,然後再加以販賣,那些神奇寶貝的價格都可以說是相當高的...」


嗯...這我在好幾年前就領教過了。


「你的嵐翊實力不低,但出了這座山,心懷不軌的人很多。」


這我當然知道...但也只能乖乖的點下頭。


「我說奇怪為什麼霜云出來這麼久了,都還沒回來..原來是你啊..」

腳步聲從後面傳了出來,搭配著十分溫柔的聲音,卻讓我渾身起雞皮疙瘩。

「嗯?褚漾漾?」


天啊,魔女還是出現了!


我膽顫心驚的轉過身,看著從門後走出來,皮笑肉不笑的人。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