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誓言


這是距離現在有點久的事了。

但是,我永遠不會忘了那一天。

因為..那天我....

我..居然成為了..

間接傷害自己主人的..

..兇手。

 

我躺在主人的床上,在第一道朝陽灑進房內時,便清醒了過來,但我還是靜靜的躺在主人身旁,不敢挪動身子,就怕吵醒了他。

主人的睡顏有如天使般,純潔、可愛,我就這樣默默的看著他,百看不膩。

他的承諾,是真的,自從那次為了收服我把我關進去球裡之後,就再也沒有把我收進去,老實說,我真的很感謝他。

而他,似乎是看我會害怕,在每天晚上都會把我抱上床,一起睡覺,這麼貼心的主人,總是讓我的胸口附滿暖意,我真的,很喜歡他。

但是,他每天都會受傷,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傷、小傷都有,遍體鱗傷的身軀,讓我不捨,卻也有股怒氣纏上心頭。

不捨他受傷,卻又怪自己,沒有能力去照顧、保護好自己的主人。

慚愧,真的很慚愧。

當我知道他一心想出去外頭的世界旅行後,我更擔心了,擔心他會受更重的傷,擔心我沒辦法保護好他。

所以,只能變得更強、更強,才能夠保護好我的主人,我每天都很努力的和他一起修練,不管天氣好壞。

還不夠、還不夠強...我總是對自己這麼說。

「呵~小嵐,你醒了啊...?怎麼沒叫醒我?」主人的眼睛緩緩的睜開,夜墨色的眸子雖然有些朦朧,卻依舊美麗,他嘟著嘴抱怨著。

我能說什麼?也只能無辜的眨眨眼。

「嗯~好吧,我們吃完早餐就出去修練吧!米納斯也需要提升強度才行..一樣去有水池的老地方...」主人一邊說著,一邊舉起雙手伸伸懶腰,看向窗外後,他笑了,笑得純真無暇,「今天居然沒起霧呢..」


是啊,真難得。我也跟著露出了笑顏。


草草吃過早餐後,我便跟著主人出門修練去了,但令我意外的是,今天一路上居然都沒有從樹上掉神奇寶貝或是樹果在我家主人的腦袋上,或許,今天是我們的幸運日也說不定。

「出來吧,米納斯,讓我見識你的努力!」

紅光乍現,一條土色的魚便出現在水池中,比我的眼睛還要深邃的藍,十分沉穩,我知道他是比我還要成熟的,也是和我一樣,想變得更強。

「小嵐,你今天和米納斯對練,好嗎?」


求之不得!我大力的點頭。


「嗯,那今天就讓你們自己去判斷嘍!我想趁天氣好的時候去摘點樹果...」主人這麼說著,揉揉我的頭,又摸摸米納斯那滑溜的身體,便笑著走進樹林裡,似乎是很放心我們兩個。

當然,我們都知道主人摘樹果是要做什麼,是要幫助米納斯進化,畢竟米納斯要進化成美納斯,是需要增加美麗度的,所以讓米納斯吃樹果是個很好的選擇。

『要開始了嗎?嵐?』

聽見米納斯的詢問,我愣了下,才跳至水池中的岩石上,向他點點頭。

在我點頭後的那瞬間,他動了,迅速的從水池中飛躍起,往我的所在一撞,而我即時的跳至另一個岩石上,沒被攻擊到。

雖然米納斯只是使出了最普通的衝撞攻擊,但是那速度和力量都是不可小覷的。

當然,不是只閃躲,這樣是不會變強的,我閉上了眼,感受著四周波導的流動。

在水面聚集了許多藍色的波流,我並不知道那些是什麼,但最近卻能越來越清楚的看見了,而且似乎還能觸摸到..我想有一天我會弄懂他的。

見我閉上眼,米納斯的攻擊越來越迅速,不讓我有喘息的機會,我也只能一掌輕輕將衝擊來的他撥向旁邊,或是用手肘去隔檔住。

我們,並不會傷害彼此,就只是單純的練習而已,雖是如此,卻依舊全神貫注的對付著。

「喔...?對打的這麼激烈啊?不過...這隻利歐路的顏色還真特殊,抓去賣應該可以賣個不錯的價錢才是...」

聽見了這個聲音,我和米納斯都停下動作,警戒著眼前的男子。

「不用管我,你們繼續、繼續。」男子摸了摸自己臉上的鬍渣,對我們咧嘴笑著,手卻不著痕跡的拿出了一顆球,接著便朝我扔了過來。


不要以為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你這個變態大叔!想收服我再去等個一百年吧!


我舉起我的肉掌,將球牢牢接住,然後再用我最大的力氣,把球砸到他的臉上。

「啊!」被球砸傷的他發出了吃痛的聲音,他將黏在臉上的球移開,目光兇惡的瞪視著我,「看來,不給你一點苦頭吃可不行了...」

「上吧,給那小子一點顏色瞧瞧。」他從腰間拿出了一顆球便往上拋,在紅光後出現的是一隻白色的貓型神奇寶貝,雙掌、腹部、眼睛還有左耳都是熾熱的紅,他舉起雙手磨蹭著自己的爪,眼神銳利的看著我。

他很強!我心中的警鈴大作,全神貫注的警戒著。


「電光一閃。」

隨著男子的指令,白色的身影便消失了,當我再次看到他時,他已經出現在我的面前,直直的把我撞下水池裡。

『嵐!沒事吧?!不要硬打!』在水中的米納斯用頭頂了頂我的身子,有些暈眩的感覺,讓我不禁搖頭苦笑。


實力差太多了...但是..我是不會認輸的!


我抹了抹自己的臉,向投給我擔憂眼神的米納斯回了一個微笑,閉上眼潛伏在水中,用波導尋找那白色敵人的所在。


在那裡!


我憤而躍起,水因為我的動作而四處灑落,原本就不怎麼平靜的水面頓時激盪出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他也發現了我準備一爪抓來,我抓準了時機,閃過他的攻擊,將波導聚集至右掌,重而迅速的往他身上拍,而他沒有閃過我的招式,被我擊飛至岸上,撞到岸邊的樹木才停下來,他晃了晃腦袋,又站了起來,紅色的眸直直瞪視著我。

「用影分身。」

在岸邊的他的身影,似乎化成了十幾個,想來擾亂我的判斷,但是,本尊只有一個,要出來並不難,畢竟波動的流量是不同的,如果我猜的沒錯,量最大的大概就是本尊了。

當我準備使出絕招攻擊敵人時,卻聽見了主人的聲音,心裡頓時一驚。

「你對我的小嵐做什麼!」主人從一旁的樹林走出來,看到現在這種狀況,連忙大喊引開他們的注意力,又拿起剛摘取的果實,往男子的身上丟。

「死小鬼...貓鼬斬,對那個不知死活的小子使出高速星星!」


糟糕!


我暗叫不妙,但對方已經將攻擊輸出,我只能盡我最大的速度跑去主人身邊,想替他擋下攻擊,但是星群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ju...」一道水流從我旁邊掃過,將星群完全抵擋下來,是米納斯的水槍..


好險..我鬆了一口氣停下腳步,有些擔憂的盯著主人,但主人卻一臉驚恐的看著我,並且大聲吼叫,「小嵐,小心後面!」


後..面...?唔!


還沒反應過來主人想表達什麼,我的後腦就遭受到重擊,視線逐漸糢糊,沒了意識。


被偷襲了..啊...太大意了...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時,看見米納斯竟然癱在地面上,嘴巴一開一合的喘息著,土黃色的身上似乎還殘留著爪痕,傷得不輕,心一揪緊,連忙尋找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的身影,但礙於雙臂被箝制住,只能微轉動頭部四處觀望。

「死小鬼,你到底要不要把那隻利歐路的寶貝球交出來?!」

「呵..我說過好幾次了,我、不、要!」主人趴在地上,頭則是被那人用腳踩住,手部和腳部露出皮膚的地方都紅腫不堪,我覺得我的視線好像糢糊了...

「你!」那人一怒,腳下的力道加重了些,但主人依舊沒有發出一聲吃痛的聲音,緊抿著唇,咬著牙忍耐著頭部傳來的痛楚,讓我看了好不捨,好憤怒...


連自己的主人都保護不了,那還算什麼、還算什麼!而且是我與眾不同的顏色所帶來的麻煩,我好生氣,好氣自己的沒用,氣自己的色彩,氣自己還信誓旦旦想保護主人卻沒做到!


我,想要變得更強!想要獲得力量!想要,保護好我的主人!!


就在我在腦海裡大吼的那一刻,我的身軀散發出了純白色耀眼的光芒,那瞬間我覺得全身充滿了力量,就算身後的爪抓得更緊了也絲毫無疼痛的感覺。

在這種奇妙的氛圍之下,我居然笑了,卻是個絲毫沒有感覺到愉悅的笑容。

我迅速的彎下腰將背後的貓鼬斬帶起,讓他的腦袋和地面做親密的接觸,因為重力加速度的關係,這一擊可足以讓他暈死過去了,他也因暈厥過去而鬆開了箝制著我雙臂的爪。

再次獲得自由的我,將昏倒的貓鼬斬拎起,手臂灌注力量,用力一扔,砸到他主人身上,他也因此倒退了好幾步,和自己的神奇寶貝在地上摔成一團。

「啊..該死的真是沒用!」他揉著自己的臀部,低聲咒罵著。


人渣...我瞇起我的眼睛,雙腳一蹬,瞬間移動至他的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

「呃..這位大爺,我們有話可以慢慢講沒關係,不要這麼殺氣騰騰的樣子..」他顫抖著身子,一臉畏懼的看著我,但像是想到什麼,又咧嘴笑了,「你要不要跟我走,保證讓你吃好住好...不需要在這裡...唔...」

我不等他廢話說完,就直接握緊我的掌,使深藍色毛掌的四周略略散發著寒氣,接著由上而下的揍下去,碰觸到物體的那一瞬,從接觸面開始結冰,不過幾秒的時間他整個人連同他的神奇寶貝都被凍結,成為現成的冰雕一枚。

再次的,將波導聚集至微開的右掌,我忽然發現波導的聚集比以往還要容易許多,而且收集至掌心的量似乎高上好幾倍..

將右掌高舉對向冰雕,左掌輕抓住右臂做為支撐,一顆如同岩石般大小的球狀物,閃爍著天藍色耀眼的光澤,心念一動,便迅速的發射擊中冰雕,晶瑩的冰雕因爆炸的作用力而飛向天際,成為天邊那閃亮的一顆星。

晃了晃頭,發現倒臥在地的主人早已失去意識,我走向主人,將他背起,又騰出一隻手抱住受了傷的米納斯,往家的所在飛奔跑去。

一路上的樹木石子早不成阻礙,我盡我最快的速度回到家,踹開門,不意外的看見了姐姐大人臉色難看的從沙發站起望著我們,與主人相似的夜色眸子裡帶著滿滿的擔憂。

「發生什麼事了? 」『 怎麼會傷成這樣...』

耳邊所聽見的聲音和腦中響起的聲音雖讓我疑惑,但我還是慚愧的低下頭。

「是人為的?」姐姐大人的神色一沉,走到我面前查看著主人和米納斯的傷勢,嚴肅的說著,「自從你孵化,看見了你身上的顏色之後,我就擔心會發生像現在這樣的事,所以我才說如果想要出去旅行,就先打贏我。」

「外面的環境,人心險惡啊..你要記住這點。」她罕見的嘆了口氣,接著伸出手將米納斯抱過去,「米納斯受的傷有點嚴重,我帶他下山去神奇寶貝中心治療,小嵐,漾漾就讓你照顧了。」

『是!』我在心中應了聲,而姐姐大人的目光卻閃過一絲詫異,但卻沒說什麼,便往門外走去。

『..這是進化後的能力嗎?』在人乘著霜云離去後,腦海中浮現了這一段糢糊的字句,但我卻搞不清楚那是在指什麼,我帶著複雜的心情,背著主人走上樓。

輕輕的將主人放置於他的床上,拿出微濕的毛巾擦拭著他的身體,再將他受傷的地方塗上了藥物,綁上繃帶,動作雖是簡潔熟練,卻有些心不在焉。

「唔...」從唇中發出一些糢糊的聲音,主人睜開了他夜墨色的眸子,眨了眨眼盯著我看,他輕聲喚道,「小嵐?」

我點點頭。

『我的小嵐居然在我一覺醒來後就進化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啊?!』 主人一臉震驚的看著我,明明沒講話但卻在腦中響起了聲音,煩躁的程度讓我的耳朵抽動了幾下,『我居然在小嵐進化這麼重要的時刻裡暈過去?我居然沒看到小嵐的進化...嗚...』


好吵..這到底是什麼?


「對了小嵐,米納斯呢?他沒事吧?」說著,主人便準備起身,見狀,我便把他壓回床上,瞪視著他。

『好兇..他真的是我可愛的嵐翊嗎?該不會被那個鬍子大叔調包了吧!?越想越有可能吶..』聽見這句話後,讓原本緊繃的神經完全斷裂,我下意識的在腦裡做出回應。

『米納斯被姐姐帶去神奇寶貝中心了,沒事!還有我是你的嵐翊,如假包換!』

接著,主人整個人愣住了,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小嵐,剛剛你回應我了對不對?」我搖頭又點頭,雖然我有回應他,但是我又不會說話...該不會他真的聽見了吧?我有些訝異的瞪大眼睛。

『太神奇了!原來小嵐進化後可以跟我溝通對話啊!不過他好像還不曉得的樣子呢...』


剛才的確不清楚,但現在都聽到了,所以我能夠聽見人的思緒,還可以做出回覆?這..


『不過只能躺在床上,好無聊啊..嗯,來觀察進化後的小嵐好了,反正也沒力氣爬起來了。』


原來主人的腦袋裡盡是一些廢話嗎?我的耳朵似乎又抽動了幾下,而主人見狀,竟露出了閃閃發光的眼神,天啊...


『喔喔!小嵐的耳朵果然很有趣!胸前多出了淺藍色的毛,摸起來應該很舒服吧?不過變大了就比較難當成抱枕了說..』


...唉。


我嘆了口氣,躺到主人身旁,將毛茸茸的肉掌放至主人的眼部,有些無奈的傳達我所想說的話。

『主人,拜託你睡覺,別再想事情了,好吵。』

「...喔。」

或許是因為真的累了,主人並沒有質疑我的話,而是輕抱著我的手臂,帶著淡淡的笑容,進入夢鄉。

而我坐起身,靜靜的注視著主人那世界上獨一無二,最美麗的笑容,將頭湊近主人,在他的手背上,一吻落下,悄悄的立起了,一個在無形中成立的誓言。


我會保護著你,

使你不再悲傷難過,

我會陪伴著你,

讓你不再孤單寂寞。

一直、一直履行著,

而在我心中立下契約的期限,是永恆。

用一個誓言,束縛住我的臂膀,

只為守護那,

純潔無暇的燦爛笑顏。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