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二 歸回


『我們的相遇,是否為命運的安排呢?』

『或許能這麼說,但這也無法代表什麼。』


無論問我多少次,我的答案始終如一。

我不後悔。

不管經歷過多少苦難,你們依舊在我身邊陪伴著我。

不管遇到多少挫折,你們依舊鼓勵著我。

我不後悔,不後悔與你們相遇。

只希冀,這樣的日子,

能夠一直一直,持續下去。

 

1

地點:迷霧道館 時間:p.m1:30


看見自家老姐從裡面走出來,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啊!天啊,才剛出來沒多久就又回來,我該慶幸我不是受傷被嵐翊背回來的嗎?如果真是那樣我可能直接去躺棺材會比較省事一點了…


一見到老姐的我,在胡思亂想之中,做出了一件讓我想乾脆一頭去撞牆撞死的蠢事。

我只是將手微微抬起,語帶輕鬆的說,「嗨。」

做完這個動作之後,我愣了。


我是在耍白痴嗎我!哪里有牆可以讓我撞啊啊啊!

不對,不要詛咒自己啊!剛才就已經被撞過一次了,傷口到現在還會痛啊!


「嗨?嗨什麼?你還沒睡醒嗎,褚漾漾?現在已經是下午了。」


…我該高興她沒有巴我的頭,看看能不能讓我清醒一點嗎?

不過,事實證明是我高興的太早。


「我說漾漾啊…」老姐笑著走過來,然後一手伸過來,直接擰住我的耳朵,以看似極輕的力道,將我脆弱的耳朵一扭,疼痛的感覺害我差點把淚給飆出來。

「痛、痛…姐…輕、輕一點…」

「嗯?知道痛了?」老姐鬆開了手,以她身高的優勢,居高臨下的審視著我,「才出去不到兩小時,怎麼就多了一個腫包了?」

她看著我頭上隱約腫起的傷口,沒再說什麼,只是把原本在我耳邊的手轉移地點,輕覆到我的頭…的傷口上,頓時使我倒抽了一口氣。

「嘶…!」痛啊!雖然先前嵐翊有包紮過了,但還是一樣很痛啊!天殺的那砸到我頭上的東西到底有多硬啊!?

「而且還帶了一個來路不明的男人回來?」


嗚…?來路不明的…?


這時我才發現,老姐正以有些凌厲的目光盯著我旁邊的亞,並來回審視著他。

而亞似乎也不甘示弱的回望著老姐,在灼熱視線的對峙下,令人頭皮發麻的氣場正圍繞在我周圍,而且很不幸的是,我正處於他們兩個之間,頓時有種會因為他們而導致氧氣稀薄,使我缺氧窒息的感覺…

「呃、呃,那個…」為了能驅散這種詭異的氣氛,我吞了吞口水,縮了縮脖子,艱難的開口打斷他們之間無言的交流,「姐…這位是…」

「我知道他是誰。」老姐打斷了我話,只是看著亞淡淡的說著,「是什麼風把你吹過來的,偉大的冠軍先生?」


嗯對,他是冠軍。

…等等,冠軍?!


過了幾秒後,我才反應過來老姐的那個稱呼是什麼,頓時驚訝無比的瞪大了眼睛。

「自然是向您挑戰了,有如迷霧一般神秘的道館館主,褚冥玥。」亞勾起了嘴角,好鬥的火焰正在眼底緩緩竄起,他摘下了帽子,銀白色的馬尾因他的動作擺盪著優美的弧度,接著我便看見了,原本被他藏在帽底的一搓,殷紅的髮絲。


我就說奇怪這個人怎麼可以長得這麼沒天理,而且我好像有在哪里看過,原來是…禪連好幾屆冠軍的變態,冰與焰之王者,冰炎!

為什麼我才出去一兩個小時,就可以帶一個冠軍回來啊?

我整個人直接呈現了恍惚狀態。


「很抱歉,我有我的原則,今天不出戰,希望你能諒解。」

「是嗎?」銀白色細長的眉皺起,但亞並沒有再說些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老姐。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老姐笑了笑,並將她的手伸向亞,「想必你在長途的旅途之下,也有點累了吧?今天你就住下,明日我在此候教。」

「好,感謝您。」亞露出了禮貌性的笑容,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握著老姐的手幾秒後便放開,這算是一種挑戰者與館主之間無形的契約吧。

「漾漾。」

「…啊?」我愣了一下,才警覺老姐正在叫我,連忙開口回應,並且轉過頭看向她,「做什麼?」

「帶冰炎去挑戰者專用的休息房吧,不要跟我說你忘了在哪。」老姐也回望著我,皮笑肉不笑的樣子還真是恐怖,感覺就是只要我說出了否定的答案,她就會馬上變成惡鬼臉,將我踹到天空的另一端與阿嬤作伴…

「我沒忘記!」

「那就好?」老姐嘴邊擒著一抹詭譎的笑意,看起來真令人毛骨悚然…她抬頭望向天空,挑眉,「霜云,也該玩夠了吧?」

「jiou ─」

霜云啼叫了一聲,只見眼前閃過一抹白影,伴隨著氣流向下的壓力,險些讓我站不穩,只感覺到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輕扶住我的身體,而那種毛茸茸的觸感,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嵐翊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離開霜云的身上,只是默默的扶著我,並沒有對我說什麼,只是和老姐點點頭。

「漾漾,人就交給你,我先進去…了。」老姐說著,便與霜云先行進入道館。


基本上那個…我並不是很想知道,但是人就交給我是什麼意思?妳這樣對嗎?我的人權呢?

…唉。


「那個…」我認命的望著在一旁的亞,老實說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要怎麼稱呼他了,但是為了我的小命著想,我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請跟我走。」

紅色的雙眸掃向我,亞向我點點頭。

見他同意了,我便抬起步伐向道館邁進。

據說,每個道館裡的布置都會隨著館主的喜好而有所不同,像我老姐這種恐怖的館主,內部的設置當然是與眾不同的。

在許多千辛萬苦爬上來的挑戰者之中,在進入道館內部後能夠順利通過,並且向老姐挑戰成功的人可以說是少之又少,雖然我也有包括在內…


什麼?你說我成功是理所當然的?我只能說你想太多。

不要以為我身為館主的弟弟就可以走後門輕鬆過關,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那個魔女還特地把我扔到山下,然後又把嵐翊帶走,直到我辛苦的在霧濛濛的山裡中尋覓到道館之所在,進去破過比平常難上幾倍,她精心設置過的內部關卡後,她才肯將嵐翊還給我,讓我和她打。

我只覺得她根本就是在山裡太閒,不整我會對不起她自己而已!


其實原本道館館主並不是我老姐,而是叔叔,但常常出遠門不在,順理應當是他的兒子接手,結果他兒子…也就是我表哥,說想要出去旅行歷練,就把道館扔給我老姐…

當他再次返回的時候,帶了個溫柔的女生回來,那閃閃發亮的氛圍,如果我不知道他們的關係的話,那我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了!天啊,那肯定是我未來的大嫂…

那時表哥問老姐說需不需要他回來,老姐只是笑著搖搖頭。

要是我我也不會要他回來的。

因為,妨礙別人談戀愛的人是會被馬踢的!

所以為了表哥的幸福,只能抹滅挑戰者們的權益了。

老姐親自設計的關卡可不是吃素的,我覺得她可能又會去進行修改,想把我旁邊這位鼎鼎大名的天才冠軍整死…


我想到這,搖搖頭嘆了口氣。

注意到我的動作的亞,以及竊聽技能處於常駐狀態的嵐翊,一個投給我不解的眼神,一個則是不以為然的吐了口氣。

我對亞聳聳肩表示沒事,至於嵐翊…他根本不想理會我,自顧自的看著前方。

這通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四面皆是特地塗成黑色的帳幕,晦暗的光線只倚靠著牆上微弱的小燭燈做為光源,寧靜的環境只有我的鞋子摩擦著地面的腳步聲…嵐翊走路沒腳步聲就算了,但亞你走路也沒聲音是怎樣!?你是鬼!原來這裡只有我是人!

帶著亂七八糟的思緒持續走著,直到前方的道路叉開分為兩路,我才停下步伐。

「左邊是通往休息房,右邊是挑戰場地。」我猶豫了下,才繼續解釋,「因為在山裡,道館的面積很大,基本上館主和我都也是住在左邊的區域…我是館主的弟弟,想必你應該知道了。」

「嗯。」火紅的眸子盯著我的背後看,亞指了指我身後的大背包,「你剛準備出去旅行?」

「是沒錯…」我搔了搔頭,無奈的說,「但這座山的氣候總是這樣不太穩定,我才出門不到十分鐘就起了霧,要走下山可能會有點危險,所以…」


畢竟我是個拖油瓶嘛!如果讓嵐翊自己下山就省時多了…不對,訓練家沒下去讓自己的神奇寶貝先下去做什麼啊!


「貿然行動並不是什麼好事,除非有十足的把握,新手訓練家有這樣的認知,很不錯。」亞看著我,像是有些讚賞的點點頭。


欸?我被稱讚了?


我愣了下,微微低下頭掩飾我的困窘,臉頰似乎發燙了些,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呃,那個…」努力讓自己從這種莫名的狀態下清醒過來,我順了順自己的呼吸,才說道,「我現在就先帶你去休息吧…」

亞再次點了點頭,隨後我便往左走,繼續領著路。

距離出口越近,就越能感受到外頭的溫暖,畢竟通道裡的溫度總是偏低的。

而在行走的期間,並沒有彼此的交談聲。

老實說,對於這樣的氣氛,我有點不自在,但是身後的人似乎沒有興致和我聊天,所以也只能摸摸鼻子繼續移動腳步。

在抵達出口的那一瞬,那雙美麗殷紅的眸子,似乎因突如其來的光線而瞇了起來,等到眼睛適應了外頭的亮度後,亞的目光帶了點驚訝。


嗯…從小看到大的景色,老實說我已經麻木了,不過,每次帶挑戰者進來這裡,看到他們無不露出驚訝的表情,倒是會讓我有種莫名的喜悅,以及小小的驕傲感。

但…我倒是沒想到,那個總是帶著冷冷表情的冠軍,居然也會露出驚訝的情緒,雖然只是微微睜大了眼,但這已經足夠讓我吃驚了。


位於我們前方的,便是一片風光明媚的景色。

高低不一的樹木直直的聳立著,在上頭懸掛著稀疏的果實,每棵樹上的樹果顏色不同,因而產生了一種色彩繽紛的錯覺,飛行系的鳥類神奇寶貝在上空旋轉了幾圈,輕拍打著翅膀,在樹梢停留,啄食著他們喜愛的果實,無一不露出歡喜的神色。

重重樹木圍繞著一棟看似不起眼的木屋,形成了「ㄇ」字型的排列,木屋那深褐色的木質,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奇異的色澤,添加了一些神秘感。

木屋有三層樓高,像是特意的,與地面隔出了一點距離,有了階梯才能抵達門口,進入屋內。

木屋的前方,則是有著一池碧綠色的池子,粼粼水波,一圈圈的漣漪此起彼落,水系的神奇寶貝正悠哉的玩樂著,在一池不算小的潭子,生生不息的感覺從池底擴散了出來。

月牙色的石橋低懸在水池的上方,將碧潭狠狠的剖成了一半,做為連接用的通道,而石製的壁面渲染上了碧色的綠,池子裡的生物似乎是感受到了人的氣息,紛紛探出頭來尋找著陌生氣味的源頭。

這裡就像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國度,神奇寶貝們在裡面總是悠遊自在的生活著,而且重點是,這裡,並沒有被濃霧籠罩。

「這裡…還算是道館裡面嗎…?」亞轉過頭來看著我,紅色的眸子裡帶了些疑惑。


或許是因為與外面不同的晴空萬里,所以才會這樣問吧?我這麼想著。


「算,也不算。」我半調笑著說,微風徐徐的吹拂著,使我輕閉上眼,「像我剛才說的,道館的佔地面積很大,而前面那棟屋子正是屬於道館附屬的休憩區,因此這裡也還算是在道館內哦。」

「那麼,不算又是?」像是感受到了我的輕鬆,那細緻的臉上也帶了一絲閒適的神色。

「這個嘛…」我眨了眨眼,笑著解釋,「類似這裡的環境有個別稱是『不霧領域』,顧名思義,便是不會起霧的地方,雖然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總之,這個領域半徑大概有五百公尺,超過後便又是霧濛濛的一片了,而且在分界處並沒有建什麼分隔物,當然不能算摟。」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