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原來如此。」聽了我的解釋後,亞輕輕的點了點頭,赤色眼眸的視線似乎飄移置遠方的交界點去了。


看來亞對這個現象挺感興趣的樣子,可是...我的任務好像是帶他去休息,雖然讓他在這裡耗上不少時間好像不太好啊...


我歎了口氣,大膽的舉起右手在亞的面前上下揮動了幾下,人不怕死就是這樣吧?才剛被巴頭就又做出這樣的舉動。

「…?」銀白色的眉微微蹙起,似乎是對於我打擾到他觀察這奇景,感到有些不悅。

「請先到裡面休息吧。」看亞似乎沒做出什麼暴力的動作,股起了我渺小的勇氣,拉著他的手將人帶至木屋門口階梯,卻忽然發現他一直盯著我的手看,注視的目光讓我臉上一熱,只能尷尬的放開手,「不好意思,請先休息吧...」

「嗯。」

「可以請你在這裡,先把噴火龍放出來嗎?」老實說我有點擔心他身上的傷…

「…」銳利的視線迅速的掃了我一圈,亞才緩緩的點下頭,但並沒有詢問我想要做什麼。

「休息房在二樓,除了第一間和第二間外,其餘的你都可以自行挑選。」

「我知道了,非常感謝。」亞這麼回答這,且在腰間掏出一顆寶貝球,往上空一擲,「出來,噴火龍。」

「hou — !」響徹雲霄的吼叫聲響起,我這次學乖了,快速的將自己脆弱的耳朵先捂住,免得耳鳴。

「噴火龍,乖乖待在這裡。」輕輕撫摸了幾下噴火龍的頸部,亞才轉過來,「麻煩了。」

「呃…?」我愣了下,才回神過來,但亞已經準備要進入屋內了…

「對了,如果需要淋浴的話,二樓走到底就可以到浴室了!」


『喀。』

木屋的門被關上了,但我在將要合上的前一秒卻看見了,那纖細白皙的手舉起來隨意揮動了幾下,以及那微微勾起的唇角…


*


唉…


溫熱的水花從上方灑落,我仰著頭閉起了雙眼,任由水拍打著我的臉,濕淋淋的頭髮無力的垂下,上頭還殘留了一些水珠,而白皙的肌膚因為熱氣的影響,染上了一層緋紅。


今天怎麼感覺比平常還要累啊…


草草沖洗後,我便一腳踏入了浴缸,想要藉由泡澡來消除一天的疲勞。


嘩啦。


過多的水溢出散落在地上,緩緩流入排水孔裡。

我將身子完全浸入水中,水面上只露出了一顆頭,目光定格在天花板上,愣愣的發起了呆來。


為了將噴火龍的傷口處理好,我可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從家裡拿出一堆神奇寶貝專用的藥物,準備上藥,但過程不怎麼順利…

並不是噴火龍過於兇惡,而是他…他也太熱情了吧!

我舔起來感覺很好嗎!

無力的扶著額,是因為他不小心害我受傷,所以才表現的這麼熱情嗎…


好不容易將所能見到的傷口稍做處理後,橘紅色的陽光已灑落於碧綠的湖面上,我才發現時間已經悄悄飛逝了。

而在那期間,冰炎並沒有出來看我到底在做什麼,似乎真的在休息了。


就這麼,相信我嗎?


看了看今天剛入手的圖鍵,才發現時間真的有點晚,差不多也該準備晚餐了。

反正到最後這個任務一定又會落在我身上,不如有自知之明的先去做晚餐,總不可能叫冠軍老大去煮飯吧。

煮好了晚餐,我在樓梯口喊了幾聲,老姐剛好也回來了。

在冰炎那像是在問『這是你煮的?』眼神,以及老姐賞識的目光之下,我淡定的,默默吃完飯後,便溜上來洗澡了。

而現在,我正在浴缸裡泡澡,將剛才發生的事在腦海裡播放了下,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真的像是在發呆…

雖然出門不到一半天,我的心底卻浮現了一絲不安的情緒。


我真的,適合離開家裡,在外面旅行嗎?


在外面,我又該成為什麼?


會不會,又有一些心懷不軌的人出現?


…唉。

我這個人就是容易想太多…再想下去可能真的一輩子都不用離開這裡了…


用力的搖了搖頭,可能是泡太久了,頭有些暈眩。


起來吧…


我再次歎了口氣,將放置於架子上的白色浴袍穿上,將在腰間上的帶子系緊,綁了個漂亮的蝴蝶結,便走出了浴室。


出去吹吹風吧…頭暈成這樣也睡不著。


提著有些沉重的步伐,我緩慢的走到外面,目光在四周環繞了一圈,那橘紅色的龐大身影已經不見了,大概是被收回寶貝球裡了吧。

移動至橋頭,頓了頓,我搖晃著身子走至約三分之一之處,隨意的坐了下來,徐徐的風輕拂著微濕的發,我享受的輕斂下眼簾。


啪。


清脆的聲音在這樣寧靜的夜裡,是多麼響亮的存在,但是當事人是自己,可就不怎麼愉快了。

「為什麼又巴我…」我,眼神哀怨的望著襲擊我的兇手。

『頭髮不吹乾就跑出來,你認為你自己身體很好嗎?主、人!』咬牙切齒的聲音在腦中響起,天藍色的眸子帶了一絲怒意,嵐翊居高臨下的瞪視著我。

「嗚…」我縮了縮脖子,為什麼我常常會被自己的神奇寶貝責備啊…

「pu。」睥睨我,嵐翊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條毛巾,放在我頭上,『因為你都不照顧好自己,常常受傷,而且腦殘。』


…後面那一項不用說出來沒關係…


『唉。』


…應該是我要歎氣才對吧,你唉什麼?

我轉過頭想要反駁,但…嵐翊說的好像都是事實耶…

『別亂動。』柔軟的掌強硬的將我的頭扭回去,嵐翊把肉掌隔著毛巾,放在我尚未吹乾的頭上,輕輕揉動了幾下,我的頭髮便很神奇的乾了。

「應該不用這麼做吧…」皺了皺眉,我當然知道嵐翊到底動了什麼手腳。

嵐翊低頭盯著我看了一陣子,害我有種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的感覺,當我一臉疑惑的回望著他時,他卻閉上雙眼,很乾脆的在我身旁坐了下來。


真是…每次都這樣。

我這個當主人的,怎麼好像一點威嚴都沒有啊…算了。


我將身子往旁邊,輕靠在嵐翊身上,他的身體總是暖暖、毛茸茸的,抱起來很舒服,只是他現在都不會讓我抱了,唉。

『主人,你是沒骨頭嗎?』冷冷的聲音響起,不過倒是沒有因此推開我。

「嗯…借靠一下又不會怎樣…」我懶洋洋的說,又蹭了蹭嵐翊的柔軟的手臂,方才的不安全都消散於一時。


反正,嵐翊他們會一直陪著我的,還怕什麼呢?


我這麼想著,便抬頭仰望著那一輪皎潔的明月,卻因此沒看見嵐翊的嘴角微微的上揚了些,那是一個平時不易見到的,略顯溫柔的笑容。


*

叩,叩。


…人跑到哪去了?


敲了幾次門卻依舊毫無回應,冰炎微蹙起眉,要不是褚冥玥告訴他這間是褚的臥房,他可能會認為這只不過是一間空房罷了。

看褚的樣子,感覺相當疲憊…他也知道自己的噴火龍到底是怎樣的性格,對於不喜歡的人會送他一發噴射火焰,而喜歡的人…會黏到人家身上愉悅的舔著他的臉,這點他總是有些頭痛。

當然,礙於主人的威壓,噴火龍不敢撲倒自己的主人,而且在主人的面前也會比較收斂一點。


不過…


剛才他居然…把噴火龍和褚冥漾那麼長一段時間,自己倒是真的在舒適的房裡睡著了,想來就越發愧疚,但他真的很久沒睡得那麼好了…

倒不是怕噴火龍攻擊褚冥漾,因為他知道噴火龍相當喜歡褚,所以…真不知道褚是怎麼熬過來的,還將噴火龍身上大部分的傷都治療好了。

雖然就因為這點小事就去道謝,有點不符合他的個性…但最起碼也要去確認一下對方的狀況到底如何,才對得起自己。

剛才明明看他走上樓了,如果不是回房的話,大概就是去洗澡了吧。

得到這個結論後,他便回自己選的房間去了,其實也只是在隔壁而已。

「烽云。」將隨意放置於桌上的寶貝球拿起其中一顆,抬手拋高在空中,隨著紅光出現的是一抹夜墨色的身影。

「niou — la。」豎直了身子,烽云眼神淩厲的掃視著四周,目光觸及之地似乎都蓋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霜。

「沒事,只是讓你出來放鬆一下。」冰炎淡淡的說著。

而原本正警戒著的神奇寶貝,居然就因為他這一句話,而鬆開了繃緊的神經,眼神不再銳利,而是略帶討好的蹭到自己主人身旁。

「niou — 」

看著前後變化相距甚遠的烽云,冰炎忍不住失笑,一手輕撫著那柔順的毛,一手翻閱著從樓下的書櫃裡借來的書。

這樣安靜的時間過了一陣子後,「啪」的一聲,冰炎將手上書合上,輕輕的拍了拍烽云的頭。

「走吧。」

「niou ?」烽云那雙與他相似的赤色眸子帶了點不解,但還是訓練有素的跟上自己主人的腳步。


…沒人?

站在浴室門口,冰炎那細緻的臉上似乎閃過了一絲呆愣的神情,雖然不怎麼明顯。

走近浴室裡,雖然浴缸的水已經被放光了,可是在那鏡子,以及窗前那一層薄薄的水氣上,可以推算出人才剛離開不久。

再次來到褚冥漾的房門口,敲了幾下,卻依舊是毫無回應。

冰炎不著痕跡的歎了口氣,怪了,要找一個人應該沒這麼困難吧?


人會不會在外面?


抓住了腦海裡一瞬間浮現的想法,他便抬起步伐,迅速的朝外面的方向移動,雖然搞不清楚自己到底為何如此匆促,但腳下速度卻絲毫沒被這個想法給牽制住,只是一味的行走著。

直到推開了門,走出了屋子,到了月牙色的橋前,看到坐在橋上的人影,才止住了他的腳步。

那名少年身穿著一襲純白色的浴袍,在如此暗淡的夜裡顯得格外突兀,他烏黑的短髮有些淩亂,被風不斷拂亂著也毫不在意;白皙的臉蛋不知為何染上了一層緋紅,而掛在臉上那恬淡的笑意,令他移不開視線;夜墨色的眸子正注視著夜空,因而倒映在瞳中的那一池閃爍的星輝,顯得更加閃耀。

褚冥漾親昵的靠在身旁的嵐翊(路卡利歐)身上,時不時還會蹭著嵐翊的身子,而嵐翊則是閉著眼,像是絲毫對他的行為不給予任何異見,但若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嘴角那不易察覺的,微微上揚的弧度。

目視這樣優美的場景,不知道為何,雖然找到了人,但心底焦躁的感覺卻不減反增了。


該死的,到底是怎麼了?

冰炎煩躁的想著。


而像是感應到有人到來,嵐翊睜開了天藍色的晶瞳,認清到底是誰之後,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


月圓,人團圓。


但我與我的親人,卻是聚少離多。


今天,又是個滿月,而在遠方異處的你們,過得還好嗎?


雖然有些感傷,但我卻笑了。

而這個笑容,並不是強顏歡笑。

只因為,我也將遠離家門,見識更多,更遠的事物。

自己一個人的…旅行。

不對,我有嵐翊,有米納斯,我還有…

沒問題的,要多相信自己,還有夥伴。


『要不要找人一起,結伴同行?』嵐翊清冷的聲音響起,這句話讓我不解的皺了皺眉。


…?哪來的人啊?


『前面啊。』

聞言,我緩緩的降低視線,只見冰炎,也就是亞,他一臉面無表情站在橋頭前,而他的目光似乎牢牢的定在我身上,有如紅寶石般的眼眸底下,閃過一絲不明究理的情緒,銀色的長髮隨意散落在肩頸側,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耀眼。


…一直在那邊站著也不過來還是走開,到底想怎樣啊…被看的我心裡都開始發毛的唉…


不自在的縮了縮身子,這時我才發現,冰炎的身後似乎站著一隻神奇寶貝,可能是因為他的毛髮大部分都是與夜色相仿的黑,讓人不易發現他的存在。

夜色的毛幾乎佈滿全身,頭頂上那有如火焰般的毛冠直直聳立著,手上的白色利爪微微反射了月光,看起來相當銳利,與冰炎相似的殷紅眸子正警戒著,只要我們做出任何威脅到他的事,或許在刹那間,他就可以迅速奪取我們的性命。

有如獵豹般在暗處蟄伏著,銳利的目光似乎將所及之處停滯了時間,他是…

有著冰夜獵殺者之名的,瑪紐拉。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