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在目光相交之下,忽然有種詭異的氣氛從間而生,夜裡的風吹拂樹葉的沙沙聲顯得格外響亮,這一切,安靜的可怕,就有如暴風雨前的寧靜般,沉寂,就連居住在此的神奇寶貝們,也不敢加大他們呼吸的聲音。

嵐翊的耳朵動了動,天藍色的眸子閃過一道精光,趁主人稍微離開自己身側時站了起來,嘴角還勾勒出一彎優美的弧度,看見他的動作,烽云那雙熾熱的紅眸閃過一絲陰狠,微微瞇了起來,顯得更加警戒。

「pu...!」嵐翊低吼了一聲,處於後位的右腳使勁一蹬,藍色的身影便迅速飛躍起來,沿著橋面直直的向前方移動。

我看著嵐翊的動作,險些反應不過來…但我知道,他想試探那隻瑪紐拉的深淺,所以我也沒阻止他。


沒阻止,亦沒有給予指令,這算是一種變相的默許吧。


而正在空中進行短暫飛馳的嵐翊,見主人沒有阻止他的動作,便伸出了右掌,握緊拳,將全身的力量貫注於右掌的前端,手肘微彎,向後縮了些,在將要抵達目標物之前,猛然揮出了拳。

蹦的一聲,伴隨著一些塵土的揚起,地面明顯凹陷下去,但卻不見烽云的身影。


果然很強啊,冠軍…


我感嘆了下,因為嵐翊剛才施展出的「音速拳」,以前出手總是命中率百分之百的,尤其是在高速移動的狀態下,能閃躲避開的機率就更低,但是那隻瑪紐拉卻輕易的躲開了,而且是在將要擊中的前一刻,他的身影瞬間消失。


速度快的讓人的肉眼看不見嗎?或許他能更早避開,但卻故意選擇在那個時間點,讓嵐翊擊中地面後出現停滯的瞬間,加以反擊?


當我這麼判斷的時候,一抹黑色的魅影忽然出現在嵐翊的背後,閃過一道白光,瑪紐拉的利爪已經要刺向他了。

雖然我很相信嵐翊的實力,但看見一幕,我的眼睛還是微微睜大了些。


「pu!」沒打中,嘖!

在拳劃破空氣,擊中地面時,嵐翊在身體出現短暫停滯的瞬間,感受到背後忽然出現的波動,他當機立斷,硬生生的將拳的力道往右挪動了些,藉由這股力量讓身子整個翻了過來,用左腳穩穩的踹到襲擊者的身上。

或許是沒料想到嵐翊還能夠反擊,烽云睜大了紅眸,將爪收回,兩手護在胸前,只為減輕自己所受的傷害,強勁的力道讓他向後飛了十幾步,才有些狼狽的落地,但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反觀嵐翊,他反擊完後,因作用力而向後飛,但他以兩手重力撐向地面,向上翻滾了一圈後,右腳屈膝落地,一掌撐在地上,一掌放在膝上,胸前的淺藍色絨毛上下起伏,微微喘息著。

這時冰炎才沉著聲開口。

「烽云。」

烽云看了看自家主人,悻悻然的拍掉沾在自己身上的灰塵,在下一秒,瞬間回到冰炎身旁。


見狀,我連忙跟進,老實說我有點心虛欸…

「嵐翊,回來。」

斂下眼簾的嵐翊點了點頭,站了起來慢慢的走了回來。


怎麼感覺氣勢上就輸了一大截了啊…人家是瞬間回去,你卻是龜速回來…人家說輸人不輸陣,所以你應該要右腳一蹬,馬上跳回來才對啊!雖然距離有點遠就是了…


『你有意見嗎?主人?』


看來並沒有消耗太多力量嘛,還可以兇我…


『嗯?』


沒事,沒意見,老大。

不過,那隻瑪紐拉的速度確實是快的嚇人啊…


『是很快…剛才如果我沒馬上反應過來的話,恐怕背後就多出了一個窟壟了吧。』嵐翊甩甩手在我旁邊站好,慢條思理的回答著,看似不在意的話語中隱約帶了點讚賞。


看來冰炎可能在那隻瑪紐拉的速度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就連移動速度算快了的嵐翊都說「很快」了,不過加重於速度,是不是代表他的力量尚差了些,而以驚人的速度來彌補力量上的缺口呢?

可是,剛才並沒有讓他得到出手攻擊嵐翊的機會,所以這個論點並不一定正確啊…

如果真的對戰起來,我們有多少的贏率呢?


我微皺起眉,就屬性上來說,格鬥系的嵐翊當然是略勝冰系的瑪紐拉一籌,但是,屬性的劣勢並不能完全代表輸贏,訓練家的臨機應變以及決定關鍵的策略也是相當重要,還有─ ─場地的靈活運用等等變素,都能扭轉所謂屬性劣勢的局面。

「你的路卡利歐,反應力很不錯。」

在我難得思考著這些複雜的問題時,冰炎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害我不得不停下自己的思緒,將目光與他相會。

「謝謝你的稱讚。」我露出了一抹略帶歉意的笑容,「他突然攻擊你的瑪紐拉,我很抱歉。」

冰炎輕搖了搖頭,表示不介意。

「嗯…我好像還沒介紹過我家嵐翊…」低低的呢喃著,我笑著將右手放置嵐翊的肩上,「這是嵐翊,路卡利歐,暴力…呃,格鬥系!是我的朋友…嗚!痛…」

嵐翊喀喀作響的拳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以預熱已久的拳頭送給我,那令人難以違恭的疼痛讓我馬上蹲下,忍不住捂著頭哀嚎。


如果我把一天下來,被打的次數記錄起來,說不定可以破世界記錄?除了我之外,還有人會一天到晚被打頭的嗎?不過這項頭銜就算要送給我,我也不想要拿啊啊啊!這並不是什麼值得張揚炫耀的事情啊…

揉著頭,我吃痛的胡亂想著。


「烽云,瑪紐拉,冰系,是我的夥伴。」冷冷的聲音響起,使我抬起頭看向聲音的主人,而冰炎似乎在瞥見我的目光後,輕斂下了眼簾。

往冰炎的旁邊一瞧,瑪紐拉,也就是烽云,他正盯著在我身旁的嵐翊,眼中難掩的是責怪,而後又轉過來看向我,神情變得有些…同情?


嗚嗚嗚,烽云你真是好人,不!是好神奇寶貝!哪像那邊那兩個,一個是罪魁禍手,一個則是視而不見!真是可惡啊!


「…」嵐翊似乎是感覺我一蹲下就蹲了很久,再加上我偷罵他,他右手一伸,抓住我的手臂,使力將我曳上來站好,還不忘瞪了我一眼。


嗚…被你打會痛啊…瞪我做什麼…


在心裡抱怨著,為什麼我的神奇寶貝個個都爬到我頭上來啊?我這個訓練家做的還真不稱職…


「嗯…那個…」我再次振作起來,卻又因要怎麼稱呼而猶豫了。


雖然他之前讓我叫他亞就好了,但我還是覺得不妥…畢竟他是冠軍?雖然沒什麼架子,又會打我…

但是叫單名作為稱呼好像有點…

等等,回來!別再亂想了!

我趕緊止住我越發詭異的想法。


「冰炎先生,你怎麼出來了?」

「…」冰炎微蹙起眉,轉身走到湖邊一旁的大石頭,隨意的坐了下來,輕輕的拋出了一句:欣賞夜景。


…這位老大,你真有好景致…欣賞風景什麼的…不過,你剛才皺那麼一下眉,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感覺好像跟我有關啊…

該不會還要換回稱呼,順他的意叫他亞吧?可是人家又沒有講出來我換回去不會很奇怪嗎?嗚嗚嗚,我小小的心臟承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啊…

「你對我有什麼意見嗎?」冰炎挑了挑眉,用一種像是在看白痴的眼神看著我,緩慢的說道,「你不知道一直盯著人看,卻不說話,是一件很失禮的事嗎?」

「呃…抱歉…」我愣愣的低下頭道歉,心底卻有著一絲不滿。


這的確是我的錯,我不否認,但是你剛才也有這樣吧,這位先生?


『主人。』


幹嘛?


『先過去坐著休息吧。』


…嗯。


我走出了橋,在冰炎旁邊不遠的地方,選了個石頭後便坐了下來,而嵐翊則是一語不發的佇立在一旁,猶如一名護衛般挺直著背脊,靜靜的守護著我。

看著嵐翊那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我忍不住失笑,到底是為什麼,這傢伙的個性會變得這麼彆扭啊?


嵐,怎麼不一起坐下來?


我以手撐著頭,似笑非笑的斜望著嵐翊,傳遞過去的話語藏著些微的笑意,而他轉過頭看著我,原本眼底的擔憂,在那瞬間全消失的無影無蹤。

『…哼!』

嵐翊哼了聲,算是給我了回答,而後他便撇過頭坐了下來,擺明了就是一副「我不想理你了」的樣子。


真不可愛。

瞧,剛才凶猛的跟什麼似的的烽云,現在還不是溫順的趴在冰炎的腳邊,任由自己的主人撫摸。

唉,好懷念以前那隻可愛的小嵐啊…進化長大後就只會欺負我,也不讓我摸,真的是一點都不可愛了欸。

『他是他,我是我,不要拿他和我相提並論!呃…』

嵐翊有些激動的轉過頭來,想要辯駁,而我等的就是這個時候,臉上浮現了一抹壞笑,伸出手朝他下顎部分的皮毛,順著那細小的紋理,輕輕撫摸著柔順的絨毛。

「pu..hu...」因為我輕撫的動作,原先瞪大的天藍色眼眸逐漸瞇起,露出了有些迷濛的神情,嘴裡吐出的正是最忠實的,感到舒服的嘆息聲。


以前的小嵐很喜歡我這樣摸他,果然,進化了也是一樣啊...

可是為什麼他不想讓我摸了呢?還要我用偷襲的方式才能做到..

該不會...是害羞吧?

怎麼可能!!

我露出了古怪的神情,像是對於自己的推論感到疑惑與矛盾,害羞什麼的...不可能吧?可是看嵐翊總是抑制著我的動作,不讓我得逞,所以果然是害羞嗎…?


『害羞你個鬼!』嵐翊拍掉了我的手,憤憤的轉回去背對著我,但我卻因此發現了那藍色的耳根上,似乎染上了一層可疑的緋紅。


呵。

我不禁笑了出來,看嵐翊難得彆扭的樣子,我也就不繼續再逗他了,凡事適可而止就好,不然人家腦羞成怒可就不好玩了…


撇過頭看向一旁的冰炎,以及慵懶地趴在他腳邊的瑪紐拉,才發覺我似乎忘記了什麼事情…

瑪紐拉好像是我第一次見到的神奇寶貝,所以…


「啊!圖鍵!」終於想起來自己忘了什麼,驚訝的呼喊不經意的從嘴邊流露出來。

「什麼?」原本正在欣賞月景的冰炎聽見一旁的我忽然大喊出聲,面無表情的轉了過來望向我。

「呃…」對於自己的失態有些尷尬,我搔了搔頭,怯弱弱的說,「就是那個…神奇寶貝圖鍵…」

「你有?」銳利的紅眸掃視著我,冰炎緩緩的開口,「不是今天才剛要離家?」


他這麼懷疑我也是有道理的,畢竟神奇寶貝圖鍵這種東西可不是隨便就可以拿到的。

剛才老姊回來的時候有稍微詢問了一下,聽說好像還要到大城市裡,辦理一些相關的手續,才可以拿到。

而像我這個最遠只踏進過山下的邊緣村莊的人來說,要拿到神奇寶貝圖鍵這個東西,可以說是痴人說夢。

中午遇見的那個女的到底是發了什麼神經啊?無緣無故就把圖鍵給了我…雖然能夠拿到圖鍵,我也是很開心的。

「嗯…」我輕嘆了一口氣,「中午的時候遇到一個女生,她把圖鍵送給我,還要我努力一點,把裡面的神奇寶貝都湊齊…」

她好像是說,我每次見到一種沒見過的神奇寶貝時,就會自動幫我記錄起來,但如果沒帶在身邊呢?這東西的功能有那麼強大嗎…?

「一個女的…?」冰炎瞇起了紅潤的眸,「你的圖鍵可以讓我看一下嗎?」


為什麼此時的冰炎,讓我有種,〝危險生物,請勿隨意靠近。〞的感覺啊…


「在我房裡,你等我一下,我去拿。」

匆匆忙忙的起身,我便朝著自己房間的方向前進,而嵐翊似乎也沒有想要跟我去拿的意思,我聳了聳肩,認命的走進屋內。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