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諾,拿去…」我氣喘噓噓的將今早獲得的水藍色圖鍵遞給冰炎,一邊觀察著他的臉色,一邊緩和著自己的呼吸。

「…」冰炎的臉色似乎是越來越陰沉,他將圖鍵仔細端詳後,便從自己的腰間掏出另一個長方形物體。

那個應該是冰炎的圖鍵,銀白色的外殼上多了一條突兀的紅色斜線,不會太粗,但又沒有說很細,而翻開後裡面的按鍵依舊是以熾熱的紅做為銀白色的底的襯托。

兩種極端反差的顏色配起來,卻讓我覺得沒什麼不妥的地方,就如同他的擁有者一樣…


冰炎將自己的圖鍵與我的圖鍵一同翻開,在兩者的底端做連接的動作,又在兩臺圖鍵上點選了幾下,之後我的圖鍵螢幕上就跑出了一條長條狀的格子,上頭則是寫著〝資料傳輸中,請勿拔除。〞。

長條狀的格子逐漸被水藍的色彩給填滿,直到出現了〝傳輸成功〞的字眼,冰炎才將兩者分離開來,把我的圖鍵丟了過來。

雖然驚訝了一下,但我仍然笨拙的將圖鍵接好了…


拜託,這麼貴重的東西可以不要用丟的嗎!?如果掉下去壞了的話,我可是會欲哭無淚的!


「我把我目前所收集到的神奇寶貝分享過去你的圖鍵裡了。」冰炎似乎是有些煩躁的將自己的圖鍵收了回去,又突然開口問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咦?


「沒意外的話…就…霧散了之後吧…」雖然他問了這個問題讓我愣了一下,可是我還是乖乖的回答了。

「嗯…」冰炎沉默了一下,「我…跟你一起走。」


…我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其實這一切都是幻覺吧!?

哈哈哈哈哈你騙不了我的,幻覺!

冠軍大人直接說要跟我一起行動,這從哪方面來看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啊我說!

我剛才還在想要怎麼開口讓他帶我走,然後下一秒他就自己先開口了,其實這是夢吧!??這不真實!!!


「我說…我跟你一起走,你有什麼意見嗎?褚?」異常溫和的低沉嗓音在耳邊響起,我倍受驚嚇的站起身,耳際似乎還碰觸到什麼溫熱柔軟的東西,一瞬間我刷紅了臉,往後退了一大步。


他、他、他…他什麼時候跑到我旁邊來的啊啊啊啊!

媽媽!這裡有鬼!!!

我認真的覺得,我現在的內心世界已經扭曲的不見原形了。


『嗤。』一直都在一旁觀看的嵐翊忽然發出了不屑的嗤笑聲,『是主人你剛才一直在發呆,才沒有注意到人家已經走過來了,怎麼能怪別人。』


我才沒有一直在發呆!我只是…被嚇到了,所以亂想一些事情而已…

我有些心虛的反駁著。


『得了吧,這樣還不算是發呆嗎?』嵐翊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哼!報應!』


…這真的是報應吧,嗚嗚嗚嗚。

所以果然不能做壞事嗎?可是我這個當主人的,摸自己的神奇寶貝應該不算是做壞事吧?

應該是你常常巴我的頭才算是做壞事吧!?那為什麼我都沒看到你有所報應啊?

嗚嗚嗚,老天爺你這樣對我公平嗎?


嵐翊似乎是看我又陷入腦殘狀態,一副就是〝本大爺不想理你了〞的樣子,自顧自地扭過頭觀望著水池。


嘛,嵐翊常常這樣我已經很習慣了,不過…

剛才耳邊傳來的觸感是什麼…?

應該…不是我想的那樣吧…?

嗯,不可能、不可能的,不要自己嚇自己!


『嘖,主人你這樣…或許哪天真的會被…吃掉也說不定。』在我努力自我催眠的時候,嵐翊忽然又輕輕的拋出了這一句另我匪夷所思的話。


被吃掉?被什麼東西吃掉?

…喂!話不要說得不清不楚啊!


『沒什麼。』


…你這樣說我反而覺得有什麼了…

你的主人被吃掉你也沒關係嗎!?


…又不理我了…


「褚,你到底要發呆到什麼時候?」冰炎站在我面前,雙手抱著胸,輕蹙起眉,看起來似乎是很不高興,「一個回答有那麼困難嗎?願意或不願意也需要想那麼久?」

「啊,抱歉!當然願意…」


拜託,跟著冠軍走肯定可以多學到不少事,況且我本來就有打算問他了。

可是…


「如果你覺得我礙手礙腳的…後悔就來不及了…」我有些沮喪的說著。


並不是因為我實力不濟,而是我常常遇到一些衰事,可能是衰神很眷顧我吧,呵呵…


「這你可以放心,我不會後悔,不過…」冰炎一臉認真的表情,確實是讓我很相信他所說的話,他停頓了一下才問道,「可以讓我瞭解一下嵐翊的特性嗎?」

「特性…」這不好說明啊…

「不方便說明嗎?」

「也不是…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說而已…」我努力思索著該如何陳述,敲了敲自己的頭,「嵐翊的特性是元素掌握…」

「元素掌握…」冰炎低低的重複唸了一次,有些疑惑的說,「我沒聽過,所以應該算是他的專有特性?」

「大概吧?」我聳聳肩,「簡單來說,就是能夠掌握自然界的元素,加以運用,像下午的時候,他所施展的『水流噴射』就是這樣使出來的。」

「所以說,他可以使出各種屬性的招式?」冰炎坐了下來,對於我的說明做出如此的提問。

「也不全然。」我搖了搖頭,也跟著他坐了下來,「所有元素的分佈,通常都是不平衡的,要視場地而定。」

「像是在這裡,水元素很明顯的占據了絕大部分的區域,因此要聚集元素時就會比較容易。」我在地上撿起一顆石頭往池子裡拋,水面因石子的觸及而產生了一波一波的漣漪,「只要聚集了一小部分的水元素,掌握的水元素就會如同漣漪般,往外擴散,使它的範圍加大,強度也會隨著增加。」

「你的意思是,如果在這裡聚集火元素,也是可以,只是相對的需要多耗上時間以及更多的精力了?」

「沒錯。」我點點頭,像我這種爛的可以的解釋他也聽的懂,果然是聰明人。

「不過…如果比起正統的水系神奇寶貝,嵐翊的攻擊可能就差上一截了。」

「原來如此…」冰炎沉吟著,似乎是在思考什麼。

「光說不練,可能沒有什麼參考價值吧?」我微微笑了下,向嵐翊使了一個眼色,而後站了起來。

「嗯?」對於我突兀的這句話感到不解,冰炎抬眸望向我,似乎是在等待我的解釋。

而我,笑而不語。

走到一旁的樹下徒手挖掘出兩三個形狀不一的東西,交給了知道我到底想做什麼的嵐翊。

『主人,真的要這麼做?』嵐翊的話語帶著鮮有的遲疑。


嗯。


『知道了。』

嵐翊這麼回答以後,便閉起了雙眼,後腦的深藍色辮子也因力量的運作而浮動了起來。


五屬元素聚集。

草、風、水、火、土。


不斷吹拂的風纏繞上了嵐翊的身軀,使他身上的絨毛上下飄動,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的虛幻飄渺。

元素聚集受場地的影響可以說是相當大的,如果是在對戰上,聚集難以凝聚的元素時可以說是破綻百出,敵人隨便抓個機會,就可以放出招式來攻打,而且命中的機率相當高。

所以我才不常在實戰上,讓嵐翊使出這招,畢竟聚集元素也是需要耗上一定的時間的。

瞥見了原本趴在地上,現在則是警戒的豎起了毛的烽云,似乎是有想要就此發動攻擊的意思,我因此皺了皺眉。

「烽云,他不是敵人。」冰炎也察覺到自己神奇寶貝的戒備,淡淡的安撫著。

「niou …」烽云委屈的叫了一聲,再度趴下,但赤色的雙眼仍舊盯著嵐翊不放。

看著十分不甘願的烽云,我讚嘆著他感受元素變化的敏感度,而在這同時,嵐翊終於也給了我準備完畢的訊號,我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個愉悅的笑容。


表演,開始。



那個死老太婆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冰炎抱著胸,翹著腳,一臉不耐的坐在大石頭上等候著,據說是要回去拿圖鍵的褚冥漾。

基本上他可以確定,到底是誰贈與褚冥漾神奇寶貝圖鍵,畢竟在那三位當中,最有閒情逸致做這種事的,也就只有那個死老太婆了。

不過,送給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怎麼想都讓他匪夷所思。

反正等一下答案就會出來了,也不需要他現在耗心思去思索…

不過…

今晚似乎比平常還要來的心浮氣躁,胸口悶悶的感覺讓他很不舒服,這對於生性淡泊的他是一種非常陌生的體驗。

而且,他似乎隱約知道這到底是因誰而起的…

 

看著急急忙忙跑回來的褚冥漾,他的眉心不自覺的蹙起了。


慢慢來就好了,跑那麼快做什麼?反正又不差那一點時間。


雖然他是這麼想的,但卻還是沒有開口勸阻,反正人都已經快過來了現在說也沒用。

「諾,拿去…」

水藍色的圖鍵被遞了過來,他不動聲色的觀察著眼前微彎著腰喘氣的人。

清秀的臉蛋因運動過後而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緋紅,寬鬆的浴袍因下彎的動作,隱約露出了內部白皙的胸膛…

莫名的,他忽然覺得有些乾渴,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才開始端詳著手中圖鍵。

復返翻動了幾次,他才打開了圖鍵,在上頭點選了一些東西,一則訊息因此彈了出來。

『如果看到這封訊息,那麼就代表臭小子你已經遇見漾漾小朋友了~
難得遇到實力不俗的新手訓練家,臭小子你記得要多提點提點人家啊!
不然的話我就…呵呵呵。

ps.如果能夠帶著他一起走的話會更好哦~
扇留』


閱讀完訊息後,他才拿出自己的圖鍵,將兩臺圖鍵連接在一起,傳輸資料。

等到資料傳輸完畢,他隨手將圖鍵扔了回去,也不管褚冥漾能不能接到。

問了問褚冥漾的打算後,他思考的一下。


提點…提點嗎…?

反正,多一個人上路也沒什麼影響才是…


此時他並沒有發現,這個結論對於總是獨來獨往的他,是一個多麼不可思異的存在。

「我…跟你一起走。」他撐著頭如此說著,但在看見眼前的人做出一臉見鬼了的驚恐表情後,他的心情變得十分不爽。


難得他會想帶人一起上路,這欠揍的表情是怎樣?


於是,他肅然起身,挪動了腳步走到褚冥漾的旁邊,在發覺那人似乎還沉浸在驚恐的腦殘世界後,蹙起了好看的眉。

不知道是抱著怎樣的心態,他微彎下了腰,在褚冥漾的耳邊,輕輕的說出了帶點威脅意味的話語。

「我說…我跟你一起走,你有什麼意見嗎?褚?」

不出他所料,褚冥漾馬上飽受驚嚇的站了起來,在無意間擦過了他尚未移開的唇,而後驚恐萬分的跳開了一大步。

在擦過耳際的那一剎那,他忽然感覺的一絲麻麻的感覺,從唇瓣蔓延開來。

但是,在瞥見褚冥漾做完驚恐的表情許久後,又有些哀怨的望著嵐翊後,那種奇怪的感覺便被從心底升起的怒氣給沖散了。

「褚,你到底要發呆到什麼時候?」他壓抑著莫名的怒氣,如此問道,「一個回答有那麼困難嗎?願意或不願意也需要想那麼久?」

「啊,抱歉!當然願意…」 似乎是怕他發怒吧,褚冥漾立刻點點頭,但卻又相當喪氣的垂下頭,低聲呢喃,「如果你覺得我礙手礙腳的…後悔就來不及了…」

看著褚冥漾的神情,他居然開口安慰他,老實說他自己也感到相當訝異。

之後他便向褚冥漾提出了他的疑問,畢竟他對於那隻路卡利歐,也就是嵐翊的奇怪能力,是相當有興趣的,而褚冥漾也遵從他的問題給了他解答。

「光說不練,可能沒有什麼參考價值吧?」在褚冥漾說這句話之後,他發現了一件事。

褚冥漾並不是像外表看起來一樣的蠢,相反的,他對於自己所明瞭的事情,總會帶著一抹充滿自信的笑容,向人詳細解說,或許他自己沒發現到,但他卻看見了。

在月光的襯托下,褚冥漾那雙靈動的夜墨色眸子底閃一絲光澤,彎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毫無雜質的愉悅笑容。

他玩味的勾了勾嘴角,抱著胸,準備欣賞接下來的表演。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