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似乎是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朝他扔過來,嵐翊一抬手,不偏不倚的接住了那幾個物品,而後縱身跳上石橋,將雙掌上的東西往湖泊的方向,高高的拋上空中。


我想,嵐翊之所以會跑到橋樑上,或許是因為能夠施展的空間比較大吧。

基本上呢,招式的種類以及順序還是我安排的,所以…


「元素聚集,土。」我看見嵐翊已經將東西拋上至空中,連忙如此下令。


至於為什麼不用心意做為指示呢?

因為這算是要表演給冰炎看的,所以當然是表現的清楚一點會比較好啊。

再說,冰炎他應該也不知道嵐翊他能夠讀取人的心聲吧…?老實說我有點不太確定…

照理說,如果不是嵐翊刻意去和冰炎講話,那麼他是絕對不可能會知道的,但是…嵐翊會這麼做嗎?

好像…會…

我有些苦惱,雖然嵐翊平時看起來相當冷漠,但他今天主動帶領冰炎來道館的行為…很明顯的就是對冰炎有好感啊!不然怎麼可能會莫名的幫一個陌生人帶路呢?

嘛,算了!反正我之後也是要和冰炎一起行動,所以他會知道這個事實,也是遲早的事。


「pu!」

嵐翊低吼了一聲,而後伸出右掌往身旁一抓,雖然他抓取的地方看似空無一物,但我知道,那裡正是嵐翊剛才所聚集的元素位置。

嵐翊將緊握的右掌往左拳一靠,兩拳相貼的那一瞬,相互接觸的部分赫然散發出淡淡的土黃色光芒,而後利用波動感應得知物品的位置,將右拳往後稍做回縮,接著一個使勁向前推出,左掌則是抓住自己的右臂做為輔助。

「泥漿噴射!」我依循著嵐翊的動作,說出了招式的名稱。

在嵐翊的右掌做出動作的那一刻,混濁的咖啡色泥土忽然憑空從他的右掌心處噴射出來,分別包裹住了那幾個位於夜空上的黑影。

「元素聚集,火。」

嵐翊換伸出了左掌,做了抓取的動作之後,張開了口,露出雪白銳利的犬齒,他將方才拿取的火元素置入口中,而後闔上了嘴,猛然一睜眼。

「火焰漩渦!」

原先的天藍色眸子,居然變成了一雙火紅如焰的眼睛,而那赤紅的瞳中正閃爍著相當耀眼的光芒,嵐翊在泥球尚未墜落至湖面之前,再次張開了口,而這次則是吐出了高溫難耐的熾熱火焰。

宛如有生命般的火焰,為清澈的湖泊染上一層相當豔麗的緋紅,它在湖面上奔騰、旋轉著,那猶如大力鱷一般可怕的血盆大口,將那幾個泥球狠狠的吞噬下肚。


那東西放在火焰漩渦裡面烤太久,可是會變成灰燼的!


我完全不去欣賞那豔紅的烈焰,大概拿捏了下時間之後,再度開口。

「元素聚集,水。」

嵐翊再次閉上了眼,重複做出了與方才雷同的動作,但這次的元素卻是與剛才相斥的水。

「水槍!」

粗碩的水柱擊落於火焰漩渦上頭,或許是因為這裡最為豐富的正是水元素,再加上水能剋火的屬性優勢,火焰漩渦在一眨眼的時間內便消失殆盡了。

而那幾個泥球因為經過火烤,又遭受水槍的襲擊,變成了焦黑的,看起來相當堅硬的土塊。


我瞇起眼睛,看了看被水槍擊飛至更高處的土塊,應該是沒有失敗吧?

那麼,接下來是…


「元素聚集,草。」

嵐翊再度用右掌往旁邊一撈,將掌中的草元素往地上用力一擲,地面頓時乍現出了微弱的青綠色光澤。

「飛葉快刀!」

嵐翊將右腳抬起,重踩至地,隨即一揚腿,迅速強大的風勁劃破了空氣,製成一彎有如月牙般的深綠色殘影。

大量的草綠色葉子從殘影處飛舞出來,以一種猶如疾風般的速度,直直地往高處的土塊攻擊。

那裡一劃,這裡一削,那幾個東西上面的土塊,便在招式的運作下被清除掉了,而剩下的刀葉也因嵐翊的操控而向下墜落。

「元素聚集,風。」

拿取最後的元素,嵐翊撐開肉掌,將雙臂向外平舉,接而握拳,交叉揮落。

「起風!」

強大的風勁油然而生,讓原本平靜的湖面動盪出一圈又一圈的漣漪,而嵐翊則是利用了這股向上直升的氣流,雙腳一蹬,輕盈的躍上空,張開雙臂將東西收了回來,而後做出了一個完美的降落動作。

嵐翊著地的姿態相當的平穩,完全沒有展現出在高空中落地所受的衝擊,他嘴角擒著一抹悠閒的笑,彎腰鞠躬,算是為這場表演做了一個結尾。


啪、啪、啪。

冰炎緩緩地拍著手,赤紅的眼中帶了不可忽視的讚賞,他勾起嘴角,淡淡的說。

「很精采。」

「感謝你的讚美。」我靦腆的笑著,而嵐翊也走了過來,偏了偏頭,留下了一個給自己之後,剩的就直接往我這邊扔。


喂…


我手忙腳亂的接住了東西,差點又因為相當熱的高溫觸感而把他們扔掉,不禁在心底哀嚎。


好燙啊!為什麼嵐翊你可以面不改色的拿著他們啊?!


『因為我皮厚、毛多。』嵐翊淡淡的回答著我。


……這麼說好像也對?

可是,既然你皮厚、毛多,幹嘛還把東西扔給我啊?你明明知道我會被他們燙到啊!


『那是主人你自作自受。』嵐翊涼涼的說,一點也沒有想要可憐我的感覺,而後晃了晃手中的東西,露齒一笑,『然後,這是酬勞。』

說完,嵐翊便坐到一旁的石頭上,低頭享用著自己親手做出來的「食物」,他身後的尾巴,似乎是因為現在心情的愉悅,而微微擺動著。


哦?看樣子,這次應該是很成功了。


「褚。」冰炎看著我那些微扭曲的臉,輕蹙起眉,接著盯著我懷中的東西問道,「那是什麼?」

「啊,這個是表演的附屬產品…」我眨了眨眼睛,盡量忽視那灼熱的感覺,笑著說,「烤蕃薯!」

「…」

冰炎得到了我的答案之後,沉默。

而且,從他那張精緻卻沒有表情的臉上,根本看不出來他到底有什麼想法啊!


…難不成,我們的冠軍大人沒看過烤蕃薯嗎?!

嗯,這麼想想,其實兔子應該是吃紅蘿蔔才對,所以我剛才應該要讓嵐翊烤紅蘿蔔才對嗎?可是烤紅蘿蔔能吃嗎……?

嗯!下次來試試看好了!


啪!


「嗚…為什麼打我…」我因為雙手拿著東西沒辦法捂住頭,只能哀怨的望著那個不知道為什麼要打我人。


我明明就沒有惹到你啊先生!就算是剛才想的那些奇怪的東西,你也不可能聽見啊!你又不像嵐翊一樣有竊聽功能!


「因為你看起來就是在亂想些有的沒有的。」冰炎一臉不耐的說著,「還有,我知道那是烤蕃薯,但你把嵐翊這種罕見的特性拿來用在這裡,是不是有點太浪費了?」


我的表情有那麼明顯嗎?我納悶的想著。


「…嵐的『元素聚集』在對戰時很難運用,你應該也有看見他剛才施展的樣子了吧?」


而且我也沒有常常用這招來烤東西吃好嗎!?嵐翊剛才自己也不是拿來幫我的頭髮烘乾!

不過仔細想想,受益者好像都是我,勞動者卻全是嵐呢…

好吧,我對此小小的慚愧了下。


「嗯。」冰炎點點頭,「前置時間有點太長了,聚集元素時就是一個相當大的空檔,確實不能拿來用。」

「所以目前也只能偶爾用來做一些事啊!」我頓了頓,把一個烤蕃薯遞過去,「其實還滿不錯吃的…冰炎你要不要也嚐嚐看?」

冰炎靜靜地注視著我一陣子,直到我被看的有些發毛之後,他才將烤蕃薯收下,猶豫的盯著手中的蕃薯,最後他才用手撥開了外皮,細細品嘗著。

「你們怎麼都跑到外面來了?」老姐從屋內走出來,在視線觸及至我身上時,微微蹙起了細長的眉,「漾漾,你就穿這樣?」

「剛洗澡完嘛…」

「你這句話應該要用在一小時前。」

「欸?」


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啊!


「反正也沒有很冷…」我弱弱的說著。

「是不冷,但就憑你這破身子,有資格和我說理嗎?」老姐挑起了眉,而後將手伸了出來,「東西給我,你去換衣服再過來。」

「噢…」我乖乖的把已經有點冷掉的烤蕃薯拿給老姐,便灰溜溜的跑回房間換套衣服去了。


至於老姐會不會趁機把蕃薯吃了…?

答案是否定的,但是就算她真的做出了這種事,我也拿她沒辦法就是了。


*

在漾漾離去後,褚冥玥轉過頭看著冰炎,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褚館主有事?」在被審視了一陣子後,冰炎終於開口問道。

哪怕是生性淡泊的他,被那種赤裸裸的探究目光盯著,也是會有些不自在的。

「是。」褚冥玥倒也不否認,微微點頭,那雙與褚冥漾相仿的夜墨色眸子,正閃爍著奇異的光芒,「你對我們家漾漾有什麼看法?」

「看法?」似乎是沒料想到褚冥玥會如此問,冰炎愣了愣,隨即思考了下才回答,「實力不錯,不過似乎經常發呆,有點笨手笨腳的,但是很單純。」

「你說確實是事實。」褚冥玥的聲音宛如嘆息,「雖然我答應他,只要能打贏我就可以出去旅行,而他也達成了這個任務,但我還是相當不放心…」

「即使是有嵐翊跟在他身旁,妳也不放心?」

「就算嵐翊再怎麼穩重,也只是一隻神奇寶貝,有很多事情他並不能處理。」褚冥玥抿了抿唇,望著正在仰望著夜空的嵐翊。

「褚館主的意思我明白了,況且我本來就有這個打算。」冰炎淡淡的說著。

原來褚冥玥支開褚,就是為了要和他說這件事啊。

「此話當真?」褚冥玥一臉狐疑的望著他。

「妳知道扇博士嗎?」冰炎並沒有回答褚冥玥的問題,而是如此問道。

「無殿三主之一,扇?」褚冥玥雖然不明白冰炎的用意,但還是做出了回答。


無殿,是完全不受任何區域影響的地方,屬於各個大陸之間的一個三不管的灰色地帶。

而之所以她會知曉這件事,主要還是因為無殿三主所發表出來的一些實驗理論概念,以及他們自行研發的新型全大陸式圖鍵。

這種圖鍵的方便性就是在於,不需要再去各個地域的研究地點進行擴充的動作,因為它本身都已經具有與他們相關的龐大資料。

在這種圖鍵一出來,馬上就引起了許多橫跨在好幾個大陸之中的訓練家的注意,但即便如此,無殿三主依舊沒有要將他們的圖鍵量產的舉動。

他們的圖鍵,只會分發給他們認為實力相當不錯,品行也十分良好的訓練家,而且…要能夠遇見他們,可以說是比登天還要難!

畢竟他們的真實面容,世人們從未知曉。

而她,必須在這裡駐守著道館,所以基本上早已與這圖鍵無緣了。


「沒錯。」冰炎點點頭,「她給了褚冥漾一個圖鍵,並且要我好好指點他。」

「有時候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幸運還是倒楣…」

對於自家弟弟的奇遇,褚冥玥確實是相當開心的,畢竟能夠從那個無殿的扇手中獲得圖鍵,可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啊!

而且又能跟隨在冠軍身邊,接受他的指點,這麼一來,她擔心的事情也就可以放下了。


「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與漾漾來場對戰,做為明日的暖身賽呢?」褚冥玥抿唇一笑,「他可是少數能夠從我這裡獲得徽章的人喔。」

冰炎瞥見了從屋內出來的人,嘴角彎起一抹難以察覺的笑。

「樂意之至。」


至於那個當事人會不同意…?

量他也沒有那個膽去拒絕。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