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三 道館挑戰賽


『褚,別在那發呆,快跟上。』

『喔,來了…!』

『主人,需要我的幫忙嗎?』

『不用了謝謝!』


已經漸漸習慣了你們的陪伴的我,

倘若在將來的某一天,失去了你們,

會不會因此崩潰呢?


如果給我一個能夠實現的願望,

那麼,我希冀…

永遠,都不會有這種事的發生。


1

「漾漾,出來了就快點過來。」老姐那種故作溫柔的聲音,對我來說就像是惡鬼索命一樣的可怕啊!


怎麼看都覺得妳不懷好意啊!!!


「喔…」雖然內心揣測不已,但我還是順從的走上前。

畢竟…違抗老姐的命令什麼的,我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

「漾漾,你現在就和冰炎打一場吧。」老姐用著一種像是在述說著天氣很好的平淡語氣,說出了令我相當錯愕的話語。


什、什麼?!

要我和千年不敗的冠軍打?老姐妳這是在開玩笑嗎?!

這並不好笑啊我說!!


或許是因為我臉上的表情太過於驚恐了,老姐臉上的笑臉馬上變成惡鬼臉,她惡狠狠的瞪視著我。

「要你打就打,不要跟我說你沒把神奇寶貝球帶出來!」


呃、呃,我確實是有帶出來啦,可是我的神奇寶貝也只不過有這三隻而已,這樣真的可以嗎?

派像我這麼弱的人出來…老姐妳就不怕面子長翅膀飛走嗎?

我到現在還是深深的覺得,自己先前能夠打贏老姐,真是個美妙的奇蹟。


「姐、妳怎麼不自己上…?」縮了縮脖子,我試圖做最後的掙扎。

「哼。」獲得了一聲冷哼,老姐用鄙視的目光看著我,「你是不是忘記了,我明天要和他打正式賽,嗯?」

「嗚……」所以就把這事推給我嗎?


這樣真的可以嗎?!!輸了可不干我的事喔!

嗯,反正這位是不敗的偉大冠軍嘛,所以我輸了,很正常的!

話說我怎麼還沒開始比就已經在唱衰自己了呢…


原本正在欣賞夜空的嵐翊,忽然扭過頭來給了我一個不屑的眼神,想當然,一定又是把我剛才腦袋裡的東西全都聽的一清二楚了。


再度哀悼我那渺小到連自家神奇寶貝都忽視它的人權。

「要打暖身賽嗎…?那場地和規則怎麼辦?」


反正都已經注定要上場了,先問清楚總是會比較好的。


「場地,就分別站在水池的兩側如何?」見冰炎沒有意見,老姐又繼續說了下去,「使用的神奇寶貝就為兩隻吧,單打進行,有一方的神奇寶貝全數失去戰鬥能力,就是另一方獲勝。」

「喔…」我點點頭,因為方才嵐翊使用了太多元素聚集的特性技能,如果要讓他上場,可能會有點吃力…

投給嵐翊一個詢問的眼神,只見他偏著頭,輕輕的點了下去之後,便悠閒的走到我旁邊。


這樣的話…也沒有別的選擇了呢…


見冰炎已經帶著烽云往右側的方向走去,我連忙邁開步伐,朝左方直走而去,而嵐翊則是以一種不快也不慢的速度跟在我後面。


如果冰炎所使用的神奇寶貝和傳聞中的一樣的話,那他在這場對戰的場地裡頭,是處於劣勢的。

但是…一個變態冠軍,怎麼可能會屈服於這小小的場地劣勢之中呢?


兩人終於都抵達了戰鬥位置之後,站在對面的冰炎似乎微微低下頭做思索的動作,而後勾起了玩味的笑容。

「上吧,冰鬼護,讓交戰者見識你的饒勇!」他也不等我的動作,就直接從腰間的內袋裡拿出一顆寶貝球,向外擲出。

紅光乍現,隨而出現的是一隻漂浮在水面上的淺藍色圓球形神奇寶貝。

仔細看的話,我發現那隻神奇寶貝的外表看起來…挺凶惡的,有種惡鬼球形版的感覺。

兩個有如黑曜石般色彩的錐形物體,分別在他頭頂兩側直直聳立著,而那些淺藍色的部分正是由冰所製成,幾處看似因溶化而裸露在外的夜墨色內裡,則是讓整體添上了一層詭譎的氣場。

一雙猶如天空一般的藍色眸子,卻是無比冷冽的觀察著四周,那大而平坦的白皙牙齒在此時看起來,只會讓人更為膽怯於他凶惡的外表。

「shiu ─ gou !」詭異嘶啞的叫聲喚回了我的神智,我心中一懍,拿出放在口袋裡的圖鑑,攤開之後對準前方的神奇寶貝,讓它開始做解說的動作。

『冰鬼護,冰系神奇寶貝,具有火焰也無法融化的冰結的軀體,能用一眨眼的工夫將空氣中的水分凍結,讓獵物無法逃跑。 』


原本就是場硬仗了,可是看那隻冰鬼護的氣勢,大有想把我滅成灰燼的感覺耶…

而且、在屬性上,我方是完全佔不到一點優勢的。

因為,我到現在還是沒有想派嵐翊上場的念頭。


「上陣啊,長翅鷗,讓凶惡者體會你的極速!」抿了抿唇,我咬著牙,硬著頭皮掏出一顆神奇寶貝球,向上拋出。

「ga ─ yi ~」隨著鳴叫聲的落下,我只覺得頭部一重,頓時有些無奈。

「長翅鷗…下來…」就是因為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壓在我的頭上,所以我才會這麼說。


…說起來,這傢伙好像就是因為賴在我頭上不肯走,所以我才在百般無奈之下,把他收服起來。

當時的長翅鷗似乎是連一點掙扎都沒有,所以我連個對戰都沒打,就很成功的直接把他收服了起來。


老實說,我很無言。


難道他就把我的頭當成是自己的鳥巢了嗎!?不是這樣的吧!!

不過…這隻長翅鷗的飛行速度可以說是快得驚人,也難怪他在飛落在我頭頂之前,嵐翊會沒有察覺到。

嗯…或許可能有感覺到,只是他老大想看好戲而已也說不定。


「ga ─ 」幾陣微風拂過,長翅鷗順從的拍打著翅膀,歡快的飛在空中晃動著身子。


──一點都沒有在面臨大敵時的緊張感。


默默的抹了一把臉,這傢伙就是這樣,缺乏危機意識,老實說我對此也很苦惱。


「由你先攻吧。」冰炎用著一種相對熾熱的眼神看著我,完全沒有被我家長翅鷗的不靠譜給影響到他的興致。


我該慶幸他這麼看的起我嗎?

輕輕的在心底嘆了口氣,沒有屬性優勢,要贏…很難啊。

尤其是在實戰經驗相距甚遠的情況下…也只能姑且一試了。


「長翅鷗,飛上高空旋轉使用『啄』攻擊!」

「ga ─ yi!」

長翅鷗高聲鳴叫之後,振翅高飛在空中,將全部的力氣都集中在尖銳的鳥嘴前,使嘴部發出了亮眼的光澤,而後高速旋身墜下。

重力加速度的攻擊應該是很可觀的,在肉眼來不及捕捉的情況下,長翅鷗的攻擊已經擊中了,因而發出不小的碰撞聲,但是卻讓我警惕的蹙起眉。


硬扛住…而不是命令閃躲…?

不好!


「長翅鷗快離開!」我神色凝重的命令道,那隻冰鬼護的防禦能力絕對是上乘的,在剛才那一擊的試探之下,要找出突破口還真是困難!

「既然過來就別走了。」冰炎勾起了唇角,露出邪惡的笑容,「冰鬼護,使用『極凍光線』把它給射下來!」

「shiu ─ 」冰鬼護的口部頓時散發出了蒼冰色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慄的色澤,帶上了白霧般的寒氣,讓我暗叫不妙。

「快飛進水池裡躲著!」我連忙下令,如果被直接射中的話就不用玩了,那種威力不用想也一定很強!

「ga─」長翅鷗轉換了方向,極速下墜落入池裡,池子也因為它的關係而濺起了少許的水花。

一道冷冽的寒光射向天際,讓我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如果在遲一些的話肯定是會被對方擊落的,那隻冰鬼護在使用「極凍光線」時,幾乎已經到了瞬發的境界了。

瞬發,這絕對是相當恐怖的一個概念,可見冰炎在鍛鍊使用絕招的所需時間,是花費多大的工夫。


「反應不錯。」冰炎看了看池面,微微勾起唇。

雖然他看不見我的長翅鷗,但我覺得他看起來依舊是相當游刃有餘…

其實這也是自然的,畢竟長翅鷗也不是完全的水系神奇寶貝,它沒有辦法長時間待在水中啊…!


唔,這種情況下有什麼辦法可以贏的呢…?


我若有所思的看著池面,方才長翅鷗進入所造成的漣漪已經漸漸趨於平靜,而長翅鷗的身影也消失無蹤了,看來它在緊要關頭的時候還是很機靈的。

瞇起了眼,看了看冰鬼護的所在,我在心底嘆了口氣,就算一直躲在水裡也不是個好辦法,所以我決定再放手試一次。

「長翅鷗,移動到冰鬼護的下方使用『水砲』!」

在我的聲音落下之後,原先平靜的水面又開始產生了細微的動盪,冰炎看了我一眼,又望了望水面,微微挑起了眉,似乎沒有打算做出相對的指令。

由於冰鬼護是飄浮在水面上方,所以要擊中應該會比較容易…吧?


『砰!』強韌的水柱沖天而上,硬生生的撞在冰鬼護的身上,水柱因撞擊至物體而導致四處散逸成了水花,但是冰鬼護卻依舊是聞風不動的樣子。


不…可能有向上移動了幾公分了吧?雖然看不太出來就是了。

難怪人家都沒有下命令什麼的…敢情是根本就不在意嗎?

唔,看!那隻冰鬼護還愜意的瞇了瞇眼,整個感覺很舒服的樣子,該不會是把長翅鷗的攻擊當成是免費的按摩了吧?!

雖然這種結論真的讓人挺不爽的,但是人家就是有這麼高的防禦力,況且我也明白自家的長翅鷗的攻擊力並不高…

…真是有夠麻煩的!


「長翅鷗,使用『影分身』,然後飛上水面用『高速星星』攻擊!」我激動的握緊雙拳,對依舊潛伏在水中長翅鷗發布命令。


你有防禦力,我有速度,就不信敲不破你這面硬牆! !


「 ga─!」好幾道黑影迅速的向上衝出水面,分成十來個身影的長翅鷗共同高聲鳴叫著,並且拍打著白色的翅膀,帶出了一片耀眼的星群,帶著強韌風勁的星群四面八方朝冰鬼護的方向擊去。

有如暴雨般降下的星群擊落在冰鬼護的冰鎧上,並且發出了灼熱刺眼的光芒,以及劈哩趴啦的爆炸聲,讓淺藍色的鎧甲染上了一層灰撲撲的色彩,看起來倒是有些狼狽。

…當然,是『看起來』,實際上呢…人家可是從頭到尾連一步都沒有移動過,一直穩穩的浮在那邊,就像是一座巨大的高山一般,讓人難以擊破。

說是銅牆鐵壁,或許也不為過吧。

但…這就是實力上的差距嗎…?還真是令人憋屈。


「長翅鷗,連續使用『啄』攻擊!」

「yi ─」長翅鷗再次高聲鳴叫,猛然地揮動翅膀,做出了向下俯衝的動作,尖銳的鳥喙也再度被耀眼的白光所籠罩,而那些尚未散去的分身也開始模仿著長翅鷗的動作移動著,讓人無法分清楚究竟哪一隻才是本尊。

迅速的身影從上方落下,而那有如疾風一般的速度 ,只留下了模糊的殘影 ,最終擊至冰鬼護的身上。

一下,兩下…沉悶的撞擊聲不斷的響起,卻沒辦法造成較大的傷害。

而在我蹙起眉,不經意的抬起頭看向對面的冰炎,只見他露出了堪稱是邪魅的詭異笑容,讓我的心顫動了下。


有種不好的感覺……我的直覺通常都是好的不靈壞的靈的說…


「冰鬼護,用『暴風雪』。」

「shiu ─」一直在當雕像的冰鬼護忽然低吼了聲,完全不理會自己正遭受攻擊的情況,旋轉著自己圓滾滾的身體,並且從口中吐出龐大的冰霧。

高速的旋轉造成了一個巨大的冰旋風,將極低的冷氣散佈至整個場地的每個角落,冷空氣所至的每個地方都瞬間凝結成了冰,池子也變成了一片冰晶狀。

此時,閃爍的星光照射下來,卻是異常美麗的景色,但我沒有那個閒情逸致去欣賞了。


因為,長翅鷗直接受到『暴風雪』的攻擊,不知道目前的狀況到底是如何…


我的長翅鷗…飛到哪去了……?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