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冰、凡亞,各種雷設定注意。

*此為玥玥的點文,篇幅不定。

*醫系設定,可能是歡樂向吧。

(不要太期待我的速度(滄桑))

 

 

那如同杜若一般的花語啊…

是否真能讓我有所期待呢?

 


楔子

狹長的通道,每隔了一段距離總會有一扇房門,四處皆是以白為底色的寂靜空間,襯托著此處寧靜的氛圍,這裡是一個相當適合人們安心靜養的地方。

在通道的最底處,卻是一個與這裡相反的雜亂狀況。

身穿著昂貴服飾的人群,有些佇立在窗前望著外頭的風景,有些坐在一旁牆邊的座椅上頭竊竊私語,還有一些則是來回踱步於緊閉的大門前面,呈現出格外突兀的景象。

原本一直綻放著光芒的紅色牌子,忽然間消滅了,它──代表著一次手術的結束,手術的成功與否,只能等待主治醫生出來才能得知。

在注意到那牌子的異狀之後,眾人圍聚上前,無一不是想要知曉裡頭病人的狀況,就等著那扇大門的開啟。

而如他們所願的,手術房的門終於打開了,出來的是一名身穿著緊密手術用衣物的男子,因口罩的遮掩而看不清底下的面容,他踏著從容的步伐,輕輕拉了拉手上的手套,淡淡的開口。

「哪位是家屬?」

嘩然一聲,場面頓時有些混亂,而到最後推擁出來的,則是一名穿著整齊正裝的中年男人。

「我是他的兒子,請問我父親現在的情況如何?」男人以一種平淡的口吻詢問著,似乎完全看不出緊張擔憂的情緒。

「手術很成功。」男子輕斂下眼簾,隱藏住眸中的厭惡,「之後需要住院觀察一個月,請你到櫃台申辦一下相關手續。」

「是嗎,那就好。」男人點點頭,眼中閃過一絲惋惜,「手續我待會過去辦理,褚醫師,辛苦了。」

「不會的。」口罩底下勾起了一彎嘲諷的弧度,男子微微曲身,「那麼,容我先走一步。」

不等他人回應,男子便排開眾人踏出步伐,將手上的手套抽離,塞進口袋裡,並且在經過他們身邊的時候,不著痕跡的掃了眾人一圈。

哀傷、難過、惋惜、憤怒…等,各種負面情緒浮現在那些人的眼中,說到底,也不過是不希望這個人獲救,進而得取他的遺產吧。

那麼,真心為他獲救這一事感到高興的,又有幾個人呢?


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恐怕……沒有人吧。


這、就是可笑的上流社會。


伴隨著不甚響亮的腳步聲,男子的單薄的身影,逐漸消失在通道的另一頭。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