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一 最初

最初的希冀,究竟為何?

我已漸漸失去了方向。

而低頭凝視自己的雙手,卻發現…

那佈滿了薄繭的掌心,依舊是抓不牢,

屬於自己的,想要的東西。


1

換下了沾染上血腥味的手術衣之後,男子走回到屬於自己的診斷室,坐在符合人體工學的椅子上頭,倚靠在椅背上將身子完全放鬆,仰望著一塵不染的白淨天花板。

有如墨玉般的黑眸在此時卻是流轉著黯淡的光澤,他的目光毫無焦距,現在的動作就彷彿只是在放空自己的心神,不願與世俗雜事勾結。


──說到底,也不過只是在逃避罷了。


男子那張白皙清秀的臉蛋上浮現了一抹自嘲般的笑容,在此刻更添加上了些許的淒美之色。

『扣扣扣。』

緊湊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喚回了他不少的神智,迫使他揉了揉太陽穴,幽幽的呼出了一口氣。

「誰?」男子的語氣雖淡,但那微微蹙起的眉,卻明顯的召示出主人目前的不悅。

「呃,那個、漾學長……」侷促不安口清澈嗓音從門外傳來,也讓他知曉了打擾他短暫休息的人究竟是誰。

但這也使他眉宇間的皺摺更深了。

輕嘆了一口氣,男子挺直了腰桿,修長的手指在略微雜亂的桌面上敲了幾下,才用著相當無奈的語調開口。

「進來吧。」

在男子出聲的下一秒,門緩緩的被推開了,映入眼簾的便是罕見的銀白,以及一張巧奪天工的精緻臉蛋。

「漾學長…」青年時常擺掛著笑容的臉,現在卻只是勉強的勾著不大的弧度,讓男子又皺起了眉。

「又怎麼了?」

「這些是上面發來的……」青年有些為難的開口,而後將手上拿著的資料遞到他面前。

雖然可以猜到那些資料是什麼,但男子還是拿起來仔細的閱讀,並且沉吟了聲。

「我知道了。」

「欸,漾學長不打算推掉嗎?」對於男子的回應似乎不是很滿意,青年繼續問道,「我記得學長你手上不是還有一些要開刀的病人?」

「不礙事。」男子晃了晃頭,並且勾動唇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況且,你怎麼確定能夠推掉呢?亞那。」

「就憑你是外科界的生力軍啊學長,你這樣不會太累嗎?」

「哦?」將資料放置在桌面上,男子偏了偏頭,才露出了微笑,「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見勸不動他,名為亞那的青年也不打算再做無謂的事情,再說了幾句關心的話語,便告辭離開了。

在離開之前,亞那倒是還不忘將門帶上,並且把門外「診療中」的牌子翻轉了過去,讓自家學長能夠多一些休息的時間。

而門扉上所張示的名稱,為褚冥漾,褚醫師。


褚冥漾,外科界的新生代,並且以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手術成功率,在醫界佔有一席之地。

大多數的同事都認為這一位年輕有為的醫師,沉默寡言,個性有些孤僻,是個不好相處的對象。

有些有心人士將他這種性格曲解為高傲,並且針對他做出一連串的人身攻擊,企圖要毀損他的名譽。

但很顯然,就算達成了想要的目的,當事人卻依舊是不為所動,就彷彿與外界的紛擾做出了完美的隔離。

雖然將那些小動作都看在眼底,但他其實一點都不介意。


靠著椅背,褚冥漾把玩著手中的聽診器,臉上倏然浮現了一抹相當燦爛的笑容。


反正,都只是一群跳樑小丑罷了。


在微微闔眼休息數分鐘之後,桌面上忽然傳來了微弱的震動,讓褚冥漾恍惚了下,才從雜亂的資料堆裡找到了他的手機,察看螢幕上頭標示的來電者,修長的手指滑下,接聽。

「凡斯。」

『哥…』電話那頭的聲音頓了下,『今天要一起去吃飯嗎?』

「亞那又跟你說了什麼…」褚冥漾的聲音宛如嘆息,似乎是相當無奈。

因為亞那剛才才走出去,現在就接到凡斯的電話,這樣的動作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褚冥漾很納悶,而且身為他的助理,又是實習醫師的亞那,照理說應該是沒有那麼多時間打小報告才是吧?


『…唉。』凡斯嘆了口氣,『你就不能推掉幾個嗎?這樣很傷身體…』

「已經接了。」褚冥漾毫不在意的說著,「反正不是連續的,放心吧,我的身體好的很。」

『你每次都這麼說……』

「有嗎?」褚冥漾彎起了嘴角,「不過你不也一樣嗎?有時候甚至比我還嚴重呢。」

『…不一樣。』


這就是所謂的半斤八兩吧,真該說這兩人真不愧是兄弟嗎?


褚冥漾和凡斯雖然是對同父異母的兄弟,但他們的感情卻相當的融洽,原因就出在於那對完全不負責的父母。

他們的父母在兩人年幼的時候就直接將孩子給拋下,留了一筆錢和一個保姆之後,出國逍遙去了。

而今日的成就,全都是兩人一路上跌跌撞撞,相互扶持而獲得的,他們彼此之間的感情有多深厚,可想而知。


「好啦,我就不和你們去吃飯了,妨礙別人談戀愛的人可是會被馬踢的呢。」褚冥漾輕笑出聲,此時在他臉上的笑容比平常來得更為真實,「掰啦,我先吃飯去然後回家睡覺~」

『哥…!喂……』


由於褚冥漾掛電話的速度過於迅速,凡斯後頭的話語完全沒有傳來的可能。


用這種手段來逃避自家弟弟的叮嚀,屢試不爽啊。

褚冥漾愉悅的想著。


這個掛人電話的傢伙完全沒有絲毫的愧疚,褚冥漾將身上的白袍換下,穿上有些厚重的深褐色外套,把錢包、手機塞到口袋裡之後,便踏著輕快的步伐離開了診斷室。


「漾學長!」

在褚冥漾快要離開醫院的大門之前,亞那那急促的呼喚聲順利的止住了他的腳步。

褚冥漾回頭望向來人,只見亞那拿著一個盆栽,快步走上前來,而後將手中的東西塞進他的懷裡。

「給我這個做什麼?」褚冥漾低頭瞧著懷中的盆栽,無奈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尚未綻放的花苞靜靜的佇立在盆栽中,那有如嬰兒般脆弱的嫩綠,讓人好生憐惜。

「唔、給學長拿回去照顧啊。」亞那偏著頭,露出了宛如天使般純潔的笑容,「花開了的話,會很漂亮的。」

「這是什麼花?」看亞那一臉期待的樣子,褚冥漾也就不拒絕他的好意,只是稍做詢問。

「燕子花哦。」亞那彎著嘴角,道出了令他不知如何是好的話語,「從學校挖來的呢。」


……這是破壞公物吧?敢情你還可以笑得這麼開心,是無知還是故意的啊?

褚冥漾無奈的思索著,但還是向對方道了謝,才抱著不大不小的盆栽離開。


燕子花,杜若花。

象徵的是,幸福,必然會到來。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