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老闆,一碗麵。」褚冥漾對著站在鍋爐前的中年男子這麼說著,並且熟稔的問候,「今天的生意不錯啊!」

「唉呀,是褚仔哟!」被褚冥漾稱為老闆的男子抬起頭瞥了一眼,笑道,「那是因為今天你來得比較早啊,先去找位子坐唄,待會上菜嘞。」

「嗯。」褚冥漾點點頭,便走進屋子內找個角落的空位坐著,並且將手上的盆栽放置在桌面上。

放眼望去,不甚寬闊的店面裡擺設著略顯老舊的桌椅,但仍然有許多的顧客前來光顧,幾乎是座無虛席,畢竟這裡是一間老字號的店了,有著與其他麵店不同的獨特口味,以及相當平民化的價格。

左側的牆壁上貼著歪歪斜斜的字條,便是所謂的菜單價表,雖然那些紙張有些范黃,但它卻是此店歷史的見證者,也難怪這位老闆沒有想要將之替換下來的念頭。

而右邊的牆壁則是貼著各式各樣的海報,以及一些顧客所留下的簽名圖畫,讓整面牆顯得有些凌亂,卻是一種相當特殊的獨特佈置。

這家店其實距離褚冥漾就職的醫院並不是很遠,徒步行走也不用超過五分鐘的時間,所以只要他下班之後,便會過來吃飯,也可以算是這家店的常客之一了吧。

至於褚冥漾為什麼不在醫院附設的美食街裡用餐呢?這大概是因為回家順路,也就不再繞下去了,反正他這個人其實是很隨便的,有吃東西就好。


在學校…挖來的嗎…?


看著面前的盆栽,指尖輕輕的碰了碰那稚嫩的花苞,褚冥漾忽然想起了他的弟弟凡斯以及他的小助手亞那的相遇過往。


可能,也算是一段孽緣的開始吧?

 

*

中午的校園裡,是一段相當寧靜的時間,畢竟留在學校裡用餐的學生是少之又少的,而在校園一角的花圃,更是人煙罕見的場所。

色彩繽紛的境地中,夾雜著令人心曠神宜的花香,時不時響起的鳥鳴聲悅耳動聽,更為此處添加上了些許的生氣。

而在花圃的邊際,則是沿著道路種植了蔭綠聳立的樹木,讓前往此處的學生多了幾個能夠乘涼避熱的地點。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在陽光正豔,日正當中的中午,有這般閒情逸致的人,可能就只有極少數吧。

至少,就目前放眼望去,只有一名少年獨自坐在樹下,欣賞著風景,靜靜地享用著自己的午餐。

帶點花香的微風徐徐的吹過,拂動了少年有如夜墨般的髮,他停下了手邊的動作,瞇起了宛如黑曜石般的瞳,眸底閃過一絲不甚明顯的愉悅。

俊秀青澀的面容依舊是一片的漠然,有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距離感,讓人難以接近。

少年偏過頭望向放置於地面的書物,那一本本有如磚塊般厚度的原文書,總是會讓許多學生抱怨不已,而他卻是不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努力的學習著。


這麼做,只是為了能夠獲得更好的生活品質。


堅定的神色逐漸浮現,讓少年整個人就如同星輝一般的耀眼,令人難以忽視他的存在。


不過…在這種時刻,通常都會有不知明的意外產生,嗯──至少戲都是這麼演的。


「下面的小心啊!!」

清脆的聲音從上方傳來,在少年疑惑的抬頭向上望去之後,從樹葉的縫隙灑下的陽光幾乎全被一個人影給遮蓋住了。

然而,在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要閃躲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先將手上的便當扔到一旁去,然後硬生生的被墜下的人給壓倒在地。

『碰!』

散落的樹葉發出了沙沙的聲響,在樹梢休憩的鳥兒則是受到了不小的驚嚇,因而振翅飛離。


或許找到這種人煙稀少的,景致優美的地方,也不能算是什麼幸運的事情了。

少年整個人呈現大字狀的被人壓住,並且吃痛的想著。


「唔…好痛…」

「有肉墊怎麼會痛?」閉著眼,少年冷冷的的說著。

聞言,壓在少年身上的人笨拙的爬了起來,順手又壓到了似乎受傷了的地方,使他悶哼了一聲。

「你沒事吧?」

「有事…」

「哪裡有事?你傷到哪了?」那人慌張的說著,並且在少年的身上摸來摸去,試圖要找出他受傷不適的地方。

在對方準備將他的衣服扒開來察看之前,少年終於忍不住,伸出手抓住那雙在自己身上作亂的手。

「住手…!」

為了看清楚對方,少年終於睜開了緊閉的眼,而撞進他眼底的竟是一雙有如銀河般璀璨耀眼的銀白色雙眸,那雙帶有些微水氣眸子正擔憂的盯著他看。

精緻的容貌,抿緊的雙唇,純粹擔憂且不含其他雜質的目光,還有那輕輕落在他手邊,宛如星河般墜下的罕見銀髮…

在那一刻,他原本平靜毫無波紋的心,似乎漾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咳。」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少年乾咳了一聲,鬆開箝制住對方的手,「我沒事。」

「…真的?」銀髮少年雙眼緊緊盯著少年,似乎是恨不得在他身上瞧出一個洞來,很明顯的是不怎麼相信他的話。

「嗯,不過…」少年瞥向一邊的便當,散落一地的飯菜讓他皺了皺眉,「我的午餐有事。」


通常他是絕對不浪費任何一點飯菜的,畢竟所能夠使用的金錢很有限,絕對不能浪費一分一毫,但是…

這應該算是意外事件吧…唉。


「啊…抱歉……」銀髮少年慚愧的望向便當的殘骸,而後像是想到什麼,眼睛一亮,露出了相當燦爛的笑容,「我的午餐分你吃吧!」

少年被銀髮少年的笑容亮晃了眼,一個不注意,人就從他眼前跑掉,再次爬上了樹。


……請我吃午餐為什麼要再爬上去?

少年納悶的想著。


「欸,那個…我把便當扔下去,你要接好喔,不然我們兩個都沒飯吃了。」

「…喔。」少年無言了下,而後站起身,大概活動一下身子,感覺沒什麼大礙才說,「扔下來吧。」

「嗯!」

下一秒,一個分了四層的大型便當盒就這麼被丟了下來,而少年也很手腳俐落的接住了。

將手上的便當盒放在地上,少年默默的看著銀髮少年,從樹上慢悠悠的爬下來,心情相當複雜。


從沒看過像這種純粹為自己擔心的陌生人,該說他太過於單純嗎…?


「唔…為什麼我覺得你看起來好像有點眼熟?」銀髮少年瞇起了眼,稍做思考之後,一個擊掌,「有沒有人和你說過你長得很像褚學長?」

「褚…學長?」

「嗯啊,褚學長。」銀髮少年點點頭,顯得相當的愉悅,「褚學長是我的直屬學長,他很優秀、很厲害,可是我的偶像呢!」

「哦…」

「對了,我是亞那瑟恩‧伊沐洛,你可以叫我亞那就好。」銀髮少年笑了笑,好奇的問道,「你的名字呢?」

「凡斯。」少年淡淡的回答,而後抬頭望著上面,「你剛才…想在樹上吃飯?」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