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嗯啊。」亞那絲毫沒有遲疑的點點頭。

「…為什麼?」

「唔,上面風景很好啊。」亞那偏著頭,「繁花盛開,色彩繽紛,在平地自然是沒有辦法觀賞到比樹上還要好的景致了。」

「這麼說也沒錯…」凡斯低聲呢喃,而後目光銳利的望向亞那,語氣難掩斥責之意,「那你又是為什麼會掉下來?這很危險。」

「呃…本來應該不是我掉下來的……」亞那心虛的說,「是便當要掉下去我去扶好他然後就……」


就變成自己掉了下去。

凡斯在心底輕嘆了一口氣。


「吃飯吧,你等一下有課?」

「嗯,有。」亞那一邊拿出餐具,一邊看著凡斯,有些疑惑的開口,「凡斯,你今天是第一次來吧?怎麼會想來這裡?」

「安靜,沒人。」不過現在有人了…

「哦,其實這裡很好的,就不知道為什麼沒什麼人會來…」

「吃飯。」

「…喔。」亞那點點頭,默默的將餐盒打開,將一層一層分離開來平放在地,才將筷子遞給凡斯,「我只有一副餐具,你…」

「我自己有,剛才也吃了不少了,不需要分我太多。」凡斯將自己掉落在地的筷子擦拭乾淨,雙手抱著胸,若有所思的望著眼前的人。

等到亞那將一口菜放入口中咀嚼,要吞下去之前,他才淡淡的開口。

「對了,褚冥漾是我哥。」

「欸!?咳、咳…」

亞那被這突如其來的訊息給嚇到了,那一口菜噎在喉裡不上不下的,最後還是因為凡斯良心發現,過來幫他拍背之後才好一些。

「凡斯你是故意的對吧…」順過氣之後,亞那一臉哀怨的望著凡斯,臉上差點就沒寫著『你是壞人』這四個大字了。

「快吃吧,你還有課不是嗎?」完全無視了亞那的話語,凡斯背靠著樹,開始翻閱起一旁的書籍,認真的態度讓人好生敬佩,當然──如果忽略掉那微微上揚的嘴角的話。

 

──睚眥必報的人,真心惹不起啊。


然而這天,便是這段孽緣的初始。


*

「褚仔哟。」老闆將一碗剛出爐的麵端到褚冥漾面前,打斷了他的思緒,並且拉了張椅子坐到對面,咧開嘴笑著問道,「今天這麼早下班是怎麼了?」

「老闆你不用顧前面嗎……」看到對方的動作,褚冥漾原本要拆開筷子包裝的手忽然停頓了下,無奈的問著。

「沒事沒事,不還有小林嗎?」老闆擺擺手,一整個就是相當不在意的樣子。

「小心人家辭職不做了啊。」

「他哪敢?我只是偶爾過來敘敘舊也不行?」

「唉。」褚冥漾搖搖頭,輕嘆了一口氣,「我連續站了至少八個小時,再不早點回去休息可是會過勞死的呢。」

「手術是唄?什麼職業都有他累人的地方,可不是外頭人想的那麼好。」老闆拍了拍褚冥漾的肩,「早點吃完早回去休息,別搞垮了自己的身體啊,年輕人!」

「我這不是要吃了嗎,你還打擾我用餐呢。」褚冥漾打趣道,「老闆也是要做好榜樣的啊,這樣員工才會心甘情願的為你賣命。」

「嘖嘖,才過來不到幾分鐘就趕我走了,老了被嫌棄了啊。」

「的確。」褚冥漾一臉認真,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好你個小伙子!」老闆不怒反笑,從冰箱隨手拿了一瓶飲料,放在褚冥漾的桌上,「老闆請客,吃完早早滾走唄。」

「謝了。」對於認識了好幾年的老闆,褚冥漾也不推辭,就直接笑著收下了。


今天收到了盆栽和一瓶飲料,嗯……或許今天的運氣不錯?

褚冥漾一邊吃著麵,一邊做著腦部運動,顯然是將一心兩用這個招數練得相當精熟了。


唔,自己好像從就職以來就沒有請過假呢…

是不是應該要找一段時間來放個假?反正這麼勞累也沒有什麼好處……

褚冥漾在心中盤算了一番之後,還是決定順其自然。


不急不徐的吃完了晚餐,褚冥漾付了錢,順便和老闆要了一個塑膠袋拿來裝盆栽用,才和對方打聲招呼後便離開了。


由於褚冥漾就職的醫院的所在是位於城市的郊區邊際,因此只要入了夜之後,所能見到的人車便少了很多。

夜晚的街道只有兩側的路燈維持著些微的亮光,雖然路燈之間相隔的距離挺長的,但寥勝於無,總比沒有還要好的多了。

雖然沒有像城市內繁華的景致,卻因為那特有的安寧,而能讓一天煩雜的心緒一掃而空,這或許就是為什麼國內大名鼎鼎的 Atlantis醫院會將院址定在這裡的原因了吧。

但其實也很有可能是執行者的一時興起,總之…這也算是一個難解的迷了。


因為今天離開的比較早,褚冥漾刻意挑了一條需要花費多一些時間的路,一手拎著裝有盆栽的袋子,一手插在外套的口袋裡,悠閒的走著,似乎是打算把走路當成是飯後運動了。

輕輕晃動著手中的袋子,褚冥漾的心情就目前看起來,顯然是相當的不錯,但在經過右側一個小巷口時,他原本輕快的步伐赫然而止,清秀的臉蛋帶上了一絲凝重。


有血的味道…?


褚冥漾身為醫師,對血液的氣息可以說是相當的敏銳,就算只有一小灘血,他照樣能夠發現的了,這或許也可以算是一種天賦異稟了。

遲疑了下,基於職業道德,褚冥漾還是決定進去一探究竟,只能可惜一下他自己並沒有隨身攜帶醫護用具的習慣了。


嗯,至少遇到危險還可以拿手術刀來禦敵…唔,切人肉什麼的他可是很熟悉的。

呃,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晃了晃頭,褚冥漾便繃緊神經,踏入那陰暗的巷道裡。

幾乎沒有光線的巷子讓褚冥漾微微蹙起眉,偏著頭思考了下,才拿出手機來製造光源,讓自己的視線能夠清楚一些。

依循著鐵銹味的方向行走著,直到走到了巷道的某一處,褚冥漾才停下了腳步,低下頭來望著地上的血跡,抿緊了唇。


撲了個空嗎…?

不過,能夠移動,代表人沒事吧。


凝視著地面半晌,褚冥漾忽然感受到一道風勁從後方傳來,神色一凝,微微側過頭閃過了攻擊,迅速地將手機收回口袋。

他將敵方尚未縮回的拳頭抓住,並且把人拖曳至自身前方,用另一手壓制在對方的脖頸處,掛在手上的袋子則是在那人的胸前晃動了幾下才停了下來。

「為什麼要攻擊我?」夜色的瞳閃過一絲冷意,褚冥漾徹底箝制住對方的行動,不讓他有機會做出反擊的動作。

「咳、咳…」對方虛弱的咳出聲來,但和方才的攻擊相比,顯然是不成正比的,不過那略微濃厚的血味倒是讓人無法忽視。

褚冥漾在看見那一小撮從鴨舌帽帽緣露出的銀白色髮絲之後,遲疑的鬆開了對對方的箝制,不過還是沒有降低他的警戒。

恢復了可以行動的能力,那人轉過身來,後退遠離了幾步,一雙赤紅的血瞳正警惕的看著褚冥漾,似乎是在戒備著,準備要對付他接下來的動作。

不過…褚冥漾在看清楚那人帽底下的容貌之後,顯然是有些愣神了。


…亞那瑟恩……?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