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二 相遇

屬於生命中的注定,

屬於你我之間的緣,

在遇上的那一刻,

將兩條互不相干的平行線,重合在一起。

這或許,該說是因禍得福?


1

褚冥漾只愣了下,隨即推翻自己的定論。


──因為,眼前這個人的眼睛,是紅色的。


唔,難不成他有紅眼症來著?

不過,像亞那那個笨蛋什麼的……應該是錯覺吧?

畢竟這裡這麼暗,看錯,絕對是看錯的,嗯。


「你……」紅色的眸子瞇了起來,對方吐出了話語顯得相當的微弱,但是卻無法忽視那語底的危險氣息。


褚冥漾在心底嘆了口氣,想必地上那灘血跡的主人便是他了吧。

不過,該怎麼辦呢?該直接離開嗎?畢竟他的態度感覺就不是很好。

但是…當醫生的把傷患扔在這裡真的好嗎?俗話說一日為醫終生為醫,呃…這句話是這麼說的嗎?


對方沒有等褚冥漾釐清好思緒,纖瘦的身子不穩地晃了晃,似乎是體力不支而無法繼續堅持下去,兩眼一閉,暈倒了。

褚冥漾見狀,馬上大步向前一跨,將昏厥的人接住了,並且低頭仔細觀察著懷裏這人的面孔,無語了半晌。


好像沒有辦法再自欺欺人了…


讓眾多人都自嘆不如的細緻面孔,熟悉卻又陌生,方才這人臉上掛著的警戒完全沒有辦法讓褚冥漾將這個人和亞那瑟恩聯想在一起。

亞那瑟恩應該是…總是掛著呆呆傻傻的天真笑容的可愛學弟才對。


那麼,這個人,究竟是誰?長得和亞那這麼像…


「唉,不管了,傷者為大。」褚冥漾晃了晃頭,才發現入手處竟是一片濕濡,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腹部受傷?」

褚冥漾思索了下,傷處在腹部沒有辦法用背的把人帶回去,所以只好…

「得罪了。」褚冥漾淡淡的說了這句話之後,右手移至對方的腿處,一個使力,輕易的將人抱了起來。


雖然現在這個樣子看起來是很像所謂的公主抱,但是目前的褚冥漾並沒有想這麼多,只是一心想快速的回到家中,立刻為傷患做傷勢的判斷以及處理。


褚冥漾的身影隨著快速的步伐,離開了這狹窄晦暗的巷弄。

然而,歸心似箭的人啊,並沒有注意到那隱藏於黑夜之中的,鬼魅黑影。


*


有持續鍛鍊身體,果然也是有好處的啊。

褚冥漾抵達了自家家中,臉不紅氣不喘,驕傲的想著。


將懷中的人安置在客廳的沙發上,褚冥漾把外套扔進了洗衣籃裡,走上樓去把家中有的醫藥箱給找了出來,又拿了一條乾淨的毛巾以及一件寬大的浴袍,這才從樓上走了下來。

他先將準備好的工具放置在桌上,小心翼翼的將對方的衣服給脫掉,露出了一具沾染上鮮紅血液的白皙身軀。

「唉,沒有助手什麼的還真麻煩。」褚冥漾哀聲嘆氣的說著,又起身去拿了一個臉盆,裝上了八分滿的溫水,回來之後才認命的,開始拿起毛巾仔細的擦拭著對方的身體。


嘖嘖,看不出來衣服底下還挺有料的嘛,腹肌什麼的……他絕對不是嫉妒!

噢,為什麼有種自己變成變態的感覺呢…錯覺吧?

嗯,經常會開手術的他絕對不是什麼變態!是個有醫德的好醫生!

褚冥漾暗自給自己點了個讚,將這人清理乾淨之後,才開始認真的觀察起對方傷勢。


都是刀傷,傷痕深淺不一,最深最嚴重的地方在腹部,到現在還不斷的冒著血……

褚冥漾皺了皺眉,從醫藥箱掏出了鑷子,夾了一大團的棉花,並且將雙氧水倒進了一個盤子裡,再將棉花置入盤中吸取直到飽和,才拾起塗抹在對方腹部的傷口上,做為消毒之用。

反覆消毒了幾次之後,褚冥漾才掏出了藥膏,大量的塗抹上去,似乎不知道什麼叫做節省的樣子──據說那種藥膏是Atlantis醫院特製的,一小罐就要價上千塊,有錢還不一定能夠買到的東西。


Atlantis出品,保證有效。


褚冥漾想起了某上司的嘴臉,臉不由得抽動了幾下,默默的拿出了棉布,裁剪了適合的長度之後,熟練的將棉布放置在傷口上,用布膠帶固定住,再拿起繃帶裹住,這才完成了包紮的動作。

大傷口處理完之後,褚冥漾才可以分神進行小傷處的治療,其實只要消毒之後再抹藥上去就可以了,所以不一會的時間就處理完畢了。

褚冥漾若有所思的望著這人的下褲,幾乎完好無損,表示著並沒有受傷,不像上衣都已經破破爛爛的了,不過…


「都忘了把你的帽子摘下來。」褚冥漾微微彎起了一抹溫柔的笑,動作輕柔的將這人頭上要掉不掉的帽子給摘除。

一頭耀眼的銀白色長髮一傾而下,不過讓褚冥漾注目的並不是那稀罕的銀色,而是…

而是那灼熱、與亞那瑟恩不同的,就如同挑染一般,一撮血紅色的頭髮,而那撮紅髮在一片銀白中顯得異常突兀。


是…很漂亮的顏色呢。

褚冥漾感嘆的想著,把浴袍輕輕的蓋在對方身上,將東西收拾乾淨之後,拿起方才進門時隨意放在地上的塑膠袋,並且把盆栽拿了出來,擺在能夠照射到窗前。


嗯,這個應該只要每天澆水就可以了吧?


「請多指教,小杜若。」褚冥漾輕輕的拍了拍盆栽,看著空空的塑膠袋,愣了半晌,皺了皺眉,「手機到哪去了…?」


…好像在外套裡?


「唔,那外套…噢…」褚冥漾喃喃自語,在終於想起來之後,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記性真差,好險還沒拿去洗。」


要照顧傷患,明天請個假吧。

至於那個小手術,給亞那應該沒問題吧…

嗯,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褚冥漾找回手機之後,發了一封簡訊給亞那,然後就直接將手機關機,隨意的扔在桌上,慢悠悠的走上樓,臉上則是掛著一種在算計別人時才會露出的燦爛笑容。

「除了消毒水的味道之外,還有濃濃的血腥味,嗯──」褚冥漾站在樓梯上,深深的看了一眼正熟睡於沙發上的人,忽然輕笑了出來,「洗澡吧。」


照顧人就照顧到底,今晚就睡沙發吧。

能讓褚醫師請假並且親自照顧的…你可是頭一個呢。

該算你走運嗎?和我的小學弟外兼弟媳長得這麼像……

褚冥漾彎著嘴角,搖搖頭走上了二樓,準備將自己一身難聞的味道洗滌乾淨。

 

這個夜晚還很長,不是嗎?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