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魔法機制相當完善的世界裡,帝王之子遇上了巫師後裔,會發生什麼奇妙的邂逅呢?


「...巫師一族的辦事效率似乎沒有傳言來的好。」

「喵!!」

「哪來的野貓?」

「喵、喵、喵...!」

「嗤,一直叫,吵死了。」

 

 

 

 

你們說,灰姑娘在得到了神奇的魔法師幫助之後,身著華麗禮服,腳踩玻璃製鞋,乘著南瓜馬車前往舞會,並且成功的擄獲了王子的心。

 

但是,各位觀眾啊,我、只能沉重的告訴你們,童話畢竟是童話,而現實卻是殘酷的!

 

我並不是灰姑娘,也沒有什麼神奇魔法師的協助,唯一能稱得上特別的,大概也只有那萬年不散的衰運了吧。

 

還有,最重要,最重要的一點……

 


我、是、個、男、的 ──!

 


偉大的王子殿下您那饒富興味的眼神是怎麼回事啊?!!

 

我先說好摟,不要再靠過來了我要叫了喔!!!

 


*

 

偌大的大廳內,鑲嵌著絢麗色彩的水晶吊燈懸掛在天花板上,繁複精美的雕刻,總是會讓人一對上眼就挪不開視線,而那些擺設於內部的家具飾品,各個都是上等的材料所製成的,由此可見這一家人的財氣不凡。

 

而在這麼優美的環境之下,相當突兀的便是那一名佇立於牆邊書櫃的黑髮少年。

 

少年身穿著一身略顯粗糙的白色衣裝,本就不怎麼壯碩的單薄身子,在衣物的襯托之下,顯得更加瘦弱。

 

少年手持著書物,仔細翻閱著上頭的內容,純黑的夜墨色雙瞳正流轉著耀眼的光澤,最後他闔上了書本,薄薄的唇彎了彎,綻放出就連陽光也會相形失色的燦爛笑容。

 

他拿著手中的書籍,踏著輕快的步伐移動至一張單人沙發前,放鬆身子向後一躺,柔軟的沙發頓時因作用力而凹陷了下去。

 

少年雙手輕抱著書,輕斂下黑眸,此時的他看起來就像是一隻慵懶的小狗一般,溫馴可愛。

 

「漾漾。」

 

在少年放鬆的做躺在沙發上時,忽然從上方傳來清脆卻宛如寒冰的清冷嗓音,讓少年的身子微微一僵。

 

「姐…」

 

一名穿著著繁複衣裳的黑髮女子,伴隨著響亮的腳步聲,緩緩的從樓梯上走了下來,她瞥見了少年的衣著後,身子頓了頓,而後蹙起了眉,銳利的黑瞳直勾勾的盯在自家弟弟身上。

 

「你怎麼又穿成這樣?」

 

「反正、等一下還是會髒掉的嘛…!」少年鼓著臉,語帶哀怨的回答。

 

「會髒掉還不是你自己弄的?」挑起了形狀姣好的眉,女子隨意的從書櫃上抽出了一本書,動作優雅的坐在沙發上,看似不經意的開口,「你最近和羅耶伊亞家族的人走的很近?」

 

少年偏著頭思索了下,而後激烈的反駁。

 

「…是那隻雞自己要靠過來的!」

 

「哦?」

 


叫殺手家族的人是雞…真該說真不愧是她的弟弟嗎?

 


女子的唇邊漾起一抹詭譎的笑,她淡淡的開口。

 

「他靠過來,你不會拿水槍射他嗎?」

 

聞言,少年清秀的臉蛋上似乎佈滿了黑線,他支支吾吾吾的說道。

 

「姐…那樣做會死人的……」

 


況且,對方也不是那麼壞的人…除了言行怪異了一點。

 

少年默默的想著。

 


「你以為羅耶伊亞家的人都是吃素的嗎?」女子嗤笑出聲,眼皮連抬都沒抬就這麼回答,「憑你那點程度的攻擊,簡直就像是小貓在抓癢一樣。」

 

「嗚…!」少年發出了細小的哀嚎,纖細的白皙的手往身旁一撈,拿起了一顆抱枕,並且將小臉深埋於其中。

 

他這個動作,其實有那麼一點掩耳盜鈴的感覺,才過沒幾分鐘,他就悶悶的問著和剛才的話題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

 

「姐…現在幾點了…?」

 

在問出問題的下一秒,一顆夾雜著強韌風勁的枕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不偏不倚的砸落於少年黑色的頭顱上,使得少年驚呼了一聲痛,並且哀怨的抬起頭來,盈滿水氣的烏黑星瞳,看起來活像一隻被主人欺負的小狗。

 

「幹嘛用枕頭砸我……」少年做出了微弱的抗議,而後獲得了一聲冷哼。

 

「連這種小事也要我幫你,活膩了不成?」

 

「呃…」少年畏懼的縮了縮脖子,才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枚黑色的懷錶,那猶如黑曜石般色澤的外殼上,能隱約地看出淡藍色的紋路,淺淺勾勒出相當獨特的圖騰。

 

那正是象徵著黑夜一族 ── 巫師,所特有的圖象。

 

崇尚光明的人總是認為,信仰黑暗的那一群異徒是罪不可赦的,需要竭盡心力去剷除他們這些逆行者。

 

可是,他們何嘗不先思及一件相當重要的事呢?

 

在這廣大的世界裡,有光明,亦有黑暗,光與影之間的關係其實是密不可分的。

 

倘若將兩者間所維持的平衡破壞,即便只是些微的失衡,也會造成世界相當大的浩劫。

 

或許是意識到這樣相當嚴重的一點,冰牙帝國的首任國王首開先例,開放了黑暗種族的移入定居,以及黑暗之神的公開信仰,並且創建了信奉暗黑神祇的黑暗殿堂。

 

當然,冰牙帝國如此的政策,在別的國家眼裡,簡直就是在幫助邪惡的一方擴展他們的勢力,是逆天之罪,不少人都唾棄不已冰牙這樣的舉動,但又礙於他們國力的強盛,不敢在此多為著墨。

 

所以,為黑暗之首的巫師一族才得以在此處安然生活,並且擁有與平常人同等的待遇。

 

至於那些不長眼撞上來恐嚇他們的人嘛…

 

就算是給予一些適當的教訓,也不會與法規有所衝突的。

 


少年掀開了錶殼,頓時愣愣的瞪大了眼,因為錶內的時針以及分針重疊在一起,並且一同指向標示著12這個數字的所在。

 

「啊!!」

 

「鬼叫什麼!」

 

森冷的視線投了過去,但少年卻是視若無睹的站起身,將手中的懷錶塞回口袋,又把書本放置在桌上,急忙的開口。

 

「今天中午十二點有甜點特賣啊啊啊!!姐我先出去了!!」丟下了這略微急促的話語之後,少年的身影便瞬間在廳內消失了。

 

「那種甜死人的東西也愛。」女子冷哼了下,漫不經心的拿起了少年遺留在桌面的書籍,上頭則是有使用金鉑勾勒出『高級鍊金術大全』這幾個大字。

 

慢條斯理的翻著書,最終在內頁裡那一處做著毫不起眼的小地方,停下了翻頁的動作,薄薄的唇勾勒出一彎令人毛骨悚然的弧度。

 

「變身藥水的製作方法,嗎?研究的怎麼盡是一些無聊的東西呢?」

 

倘若少年此時在場,或許會被如此詭異的氛圍給嚇慘吧。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