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年輕的掌權者,卻有著驚人的才能,以及不符合他自身年齡的沉穩。

那深沉的黑眸,彷彿能洞悉身邊的所有事物,讓其他謀圖不軌之人無法得逞。

而待在他身旁的,永遠都是身穿著筆挺西裝的銀髮執事。


「少爺,今天想吃什麼?」

「隨便。」

「那麼,容我先去幫您準備用膳。」

「颯彌亞。」

「是?」

「去幫我把煩人的蒼蠅處理掉。」

「Yes,my lord.」

 

 

 

楔子


偌大的房間裡,因為沒了日光的照射而顯得格外晦暗,那唯一提供亮度的小盞燭燈,忽暗忽明的火光使得臥房裡添上了幾分詭譎的色彩。

一名長相清秀的黑髮少年,靜靜的坐在床上,略嫌稚嫩的臉蛋上卻沒有任何的表情。

忽然間,他輕笑出聲,那笑聲如同銀鈴般清脆,但卻聽不出那裡頭所含有的笑意。


「我們之間,不就是利益交換的關係嗎?」少年仰起頭,用著帶點邪氣的笑容,對那一名挺直著背脊面容冷峻的青年這麼說著,那猶如黑曜石般色澤的夜墨色雙眸卻已經沒有了原本耀眼的光采。

而那名青年只是微微彎下身,束成馬尾的銀白色頭髮也因此稍稍落下,他以一種絲毫不帶有情感的語氣,淡淡的開口。

「您說的是,少爺。」

「我說什麼,你總是這樣回答啊,颯彌亞。」少年似乎是感到相當的不悅,他瞇起了黑眸,伸出手抓住青年的下巴,以冷冽的口吻說著,「若是我對你予取予求,你亦會如此回答?」

青年直直的看著少年的雙眸,赤色的瞳閃過一絲黯然,最後還是微微勾起了嘴角。

「Yes,my lord.」

「這...可是你說的..」少年的嘴角彎起了一抹冷笑,他將青年放倒至床上,自己則是傾身欺上。

少年瞇起了黑眸,輕撫著青年那俊美的側臉,那修長白皙的手指停留在薄薄的紅唇上,最後將手指替換了下來,附上了自己的唇。

而青年對他這一連串的動作,絲毫沒有反抗的意思。

濃濁的喘息聲以及曖昧的呻吟不斷的從屋內響起,這天的夜晚,似乎...還很漫長...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