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哦?」男人聽見他的回覆,並沒有對於這答案感到不滿,而是以銳利的目光來回掃蕩著他,最後才定在他墨綠色的雙眸上。

男人審視著他的目光,在瞥見那雙墨綠色深沉的眸子後,微微降低了眼底的戒備。

「姑且先不管你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男人抬起頭環顧著四周,「總之,這裡的巨人不少,先跟我離開。」


對於這如同命令的語氣,他也不怎麼在意,反正他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真要他自己走到安全的地方,可能要花上不少時間。

雖然不清楚眼前這名男子的身分,但直覺告訴他,他是一名強者。

身高和實力,是沒有關係的。


「我知道了。」他舉起手晃了晃手上的刀刃,淡淡的說,「你的刀。」

「給你防身用,不用還我。」

「…」他低下頭來看著手中的刀刃,沉默。

雖然說他的雙手就是殺人的最佳武器,但有武器在身邊,總是會比較方便些。

而且,看剛才這人的反應,恐怕…這裡是沒有魔法的存在的。

使用武技,應該會比較不起眼吧。

至少他是這麼想的。

但是…他好像沒有地方可以放置這把刀。


總不能一直拿在手上吧?這樣多擋路啊?


他在心底默默的嘆了口氣。

「怎麼?」男人看著一直沉默不語的他,挑起了眉。

「還是還你吧。」他將刀刃遞了過去,「拿著不方便。」

「…」接過刀後,男人將刀刃收進了位於腰間的機器裡,不斷閃爍的目光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只見男人將原本幾乎遮蓋了整個上半身的深綠色披風稍微拉起,右手伸直,另一手則是指著手臂上的圖案。

「你知道這個圖章代表什麼嗎?」

聞言,他才瞇起眼仔細端詳著。

一雙將顏色劃成藍白兩邊的翅膀,就像是一個有著純白的羽翼的鳥,卻因無法脫離束縛自己的籠子,而嚮往著蔚藍寬闊的天空。

而在翅膀底下的,卻是一個灰色的盾形圖案,像是在守護著羽翼,不被外力摧毀。


是希望,卻又是保護,嗎?


看著圖案的他,搖搖頭表示不清楚。

「果然…」男人的眼底閃過一道玩味的情緒,但並沒有說出他的想法,而是將披風再度蓋住身軀,「我叫利威爾,有興趣加入我們嗎?」

「加入…你們…?」

他知道,剛才利威爾所問的問題,就是在確定他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

不管他的猜測是什麼,反正也沒什麼好說謊的,所以他也就老實回答了。

但沒想到利威爾居然會向他提出這樣的邀約,確實讓他有點錯愕。

「我們是調查兵團,為了調查這種生物,進而與這種東西對抗的,一群人。」


兵團?那應該就是所謂的軍方團隊嗎?

所以是為了調查那種生物而建立的團隊嗎?


「調查…?你們調查那種生物?」他皺了皺眉,如果這裡並沒有魔法的存在,那要對付那種東西,應該很難吧?

他們兵團的人員死傷率,應該很高才是。

雖然他並不怕死,而且他也算死過一次了吧?


「是。」利威爾點點頭,「要加入,或不要,給我個答案。」

「要我加入是可以,不過我有個疑惑…」他停頓了下,才繼續說道,「為何你要一個剛見面的人加入?」


有缺人缺成這樣的嗎?


「因為你是人才。」利威爾漫不經心的回答,「用人,基本上是不容許一丁點猶豫的時間。」

「你怎知道我是人才…」他苦笑了下,反問,「如果我不是呢?」

他是很讚賞利威爾這種毫不遲疑的態度啦,可是就這樣被招攬進去,實在是讓他有些無奈。

「嘁。」利威爾聽了他的提問後,目光中似乎帶了一點鄙視,「普通人要殺一頭巨人是不可能的,而我,也沒有把握在沒有立體機動裝置的情況下,能夠擊殺巨人。」

「…立體機動裝置?」

「這個。」利威爾拍了拍位於自己腰間的機器,「在我們這裡的士兵,都要會操作這東西才行。」


…看來利威爾似乎已經覺得他不是這裡的人了…雖然的確是這樣沒錯…


「大致上我都瞭解了,雖然我不會用那種機器…但我可以加入。」他沉吟了聲,「不過…國家的士兵…應該有薪奉可以拿吧?」

這點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畢竟他現在在這裡身無分文,基本上可以算是一個貧民。

「有是有…」或許是沒想到他會這麼問,利威爾的眼底閃過一絲不明顯的驚訝,而後微微皺起眉,「我們先離開吧。」

「嗯。」他點點頭,似乎也感覺到有什麼東西過來了,才淡淡的開口,「帶路?」

「…你跟的上?」

「不用顧慮我。」

「知道了,那你自己跟緊。」語閉,利威爾便驅動了機器,將發射器射擊於對面的建築物上,一棟接著一棟,速度迅速的令他讚嘆。

敏捷的身影在街道上空穿梭著,就猶如天空的魅影般,無法讓人捕捉到他的真實容貌。


還真的不顧慮他了啊?


欣賞完所謂立體機動裝置的施展姿態後,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個不明顯的弧度。


果然,是強者。


隨意的在自己的身上丟了幾個輕身咒文,他便在屋頂上奔跑、跳躍,開始追隨著那迅速的身影。

「嘁,看不出來還真的跟的上,挺不錯的。」利威爾看了一眼緊跟在他旁邊屋頂上的他,語氣雖淡,但話語裡似乎帶滿著讚許的意思。

「過講了。」

「不過,我想我還是再去幫你申請一臺機動裝置好了…」利威爾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意味不明的說,「不會使用,我可以『親自』教導你。」


…那個親自加重語調是什麼意思?

他該感到榮幸嗎?

他不禁默默的想道。


「感謝你的用心…」

他嘴裡雖然是這麼說的,但心裡又是怎麼想的,那可就不清楚了。

「另外,非必要,你別出手。」利威爾淡淡的說著,機器的發射器卻一直沒停過,「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我話就說到這,你是個聰明人。」

拋下這句話後,利威爾便加快了速度,而他也跟著加快腳下的動作,並且思索著他話語中的含義,墨綠色的雙眸在一次的閃動後,又恢復了原本的波瀾不驚。


人們…會懼怕太過於強大的人,是嗎?

尤其是…完全不存在於這世界上的,特殊能力。

或許…這是我…贖罪的第一步吧。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