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歡迎光臨,請問這位客人需要些什麼?」站在櫃台的男人在看見眼前人的特殊服飾後,瞳孔猛然地收縮了下,隨即帶上更加燦爛的笑容,詢問著正站在他面前的貴客。

那種服飾雖然看起來奇特,但仔細觀察的話,質料可以說是上等的高級布料啊!像他這種在邊緣城鎮開設店面的人,可是很少能夠看見身穿那麼高級的客人啊!

「…」他笑而不語,但腦中卻正飛快的思索著,為何這人會對著他笑得如此諂媚。


難道他看起來一臉就像是有錢人家嗎?

如果那個人是這麼想的,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在這個世界所使用的貨幣,他除了今天在那個倒楣的匪徒上拿來的之外,他可以說是身無分文啊…

而且…

在心底不滿的嘖了聲,這麼少的錢要他如何買他想穿的衣服啊?

看來這裡強盜之類的職業,可以說是一點〝錢〞途也沒有。


「這位客人……?」見他一直沒說話,男人的臉似乎笑的有些僵硬。

「你們有菜單吧?」他隨意的看著四周,這間旅館的設置是以樓中樓做為藍本,即使是位於二樓,也可以由上往下低視,清楚的看見一樓的情景。

「這位客人要用餐是嗎?」男人搓了搓手,從櫃台下拿出了一個玻璃製的板子,裡面則是夾著一張紙,上頭註明了菜肴種類以及所需的價格。

「您的位置是八號桌,可以先入座,再思考您需要些什麼餐點。」男人將玻璃菜單遞給他,指了指位於右側角落的位置,「桌上都有服務鈴,您想好了之後按下,讓我們的服務員過去幫您點餐就行了。」

「嗯。」接過了菜單後,他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佇立在原地,饒有興趣的看著上頭的食物種類以及價格,紫眸中正閃爍著奇異的光澤。


他今天一整天,待在圖書館的時間就占據了一大部分,出來又和這裡的居民打探了一些所需的消息,才發覺天色已經逐漸暗了下來,而自己好像…沒有可以落腳的地方。

向居民打聽之後,他便找到了這家店,根據所詢問之人的說法,這是一間旅館,但自從瑪利亞之壁的境地被捨棄了以後,除了要進入托洛斯特區域駐守的士兵,以及到城牆外作戰的調查兵團之外,基本上就不會再有其他人進出這座城了。

因為沒有人會想靠近城牆的,畢竟都已經有瑪利亞之壁這個先例了,人民總是猜忌著,哪天說不定就連露絲之壁也遭受到攻擊而失守,許多巨人再度相繼而上,反正大家說什麼也不可能太敢接近位於邊緣的城鎮村落,雖然到那個時候可能也沒剩多少人能活了…

總之,在那之後,從外地而來的客人就越來越少了,然而到了現在…可能只剩下這裡的居民會過來用餐而已吧?不過還沒因此倒閉,也算是一件很難能可貴的事了。


價格算得上挺便宜的,而且種類也不少…


放下菜單,他對那個男人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請問,你們還有缺服務員嗎?」他瞥見了張貼在後方牆上的單子後,意有所指的詢問著。

「有是有,不過我先聲明,我們的薪資並不優渥。」男人聽見他的問題,愣了下,才如此回答。

「請問…您是老闆嗎?」

根據他的觀察所得,這個男人身上其實有一種領導者的氣勢,雖然有些難以發覺,但對於擁有昔日第一天行使記憶的他來說,要察覺這一點是再簡單不過的了。

「如同你所猜測的。」站在櫃台的男人,也就是這家店的老闆,他微笑著點了點頭。

「那…請您務必要僱用我。」他撤下了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十分誠懇的說道,「我不需要您給予薪資。」

「不給薪?」老闆的眼睛一亮,但卻像是有些疑惑,「那需要些什麼?」


這個老闆也是個聰明人嘛!


「只需要您供吃供住就可以了。」他笑咪咪的說出了他的求情。

反正,人家都已經點明了,自然的,他也就不拐彎抹角的了。

而老闆聽了他的要求後,沉思了一下,才點頭答應。

「可以,但如果我覺得你不勝任的話…」

「您放心,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的。」

「…反正幾乎都是空房……」看他如此信誓旦旦的樣子,老闆幾不可見的嘆了口氣,而後從抽屜裡拿出了一把鑰匙,「拿去吧,明早上工。」

「是。」他拿走鑰匙後,便準備往擺設著桌椅的地方走去。


好像是…八號桌。


「喂,你的房間在二樓啊!還有,你的名字?」

走沒幾步,他便被老闆的呼喚聲給止住了腳步。


「老闆,感謝您,但我到明早之前都還是客人。」他轉過身,微微曲身,而後抿唇一笑。

言意之下就是,他會付錢,至少…吃飯的錢他是會付的。


不過…名字啊…?


「我是紫翎,您可以叫我小紫。」

在老闆對著他的笑容失神時,他便轉身尋找座位去了。


…他絕對不會承認,他對之前那個只去掉前任神座名字的最後一個字而成的稱呼,感到非常不滿意的!

…雖然的確是已經用習慣了沒錯,而且……

想到這個就生氣,都沒人會叫他小紫!他對這個稱呼其實還挺執著的。

唉…如果真的有遇見認識的人再用回原本的名字吧,雖然他覺得這個可能似乎不大。


草草選了幾道順眼的菜餚,用完餐付完錢後,他便拎起鑰匙上下拋著,踏著輕快的步伐,走上二樓去尋找他的房間。

「嗯…209…」他一邊找著自己的房間,一邊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雖然那個老闆說還很多空房,也就意味著住宿的人很少,但是對於周遭的環境他還是相當注意的,至少並不會讓人感覺到不舒服。

大概都還是會有人定時上來清理環境吧。

他這麼推斷著,不一回便找了他的房間。


「欸?雙人房?」看見擺設著兩張大床的臥室,他有些疑惑了。

不過,反正空間也比較大,沒必要再多此一舉的回去和老闆換房間。

而且…既然他都說空房很了,不差他這間房間吧。


打著這樣的主意,他便進去浴室沖澡,雖然他並沒有可以換洗的衣物,但裡頭基本上還是會放幾件浴袍的。


至於以後的打算…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吧。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