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唉。」他身穿著一套黑色的侍者服,將背輕靠在牆面,幽幽的呼出了一口氣,原本靈動的紫眸似乎黯淡了幾分。

這套服裝穿在他身上,顯現出那修長勻襯的身形,再配上他姣好的容貌,很容易就吸引住客人的目光,但對於這種款式的服裝,老實說他並不是很喜歡。


寄人籬下,不得不妥協啊。

他有些哀怨的想著,怎麼自己就那麼衝動做出這樣的決定呢?

他在這裡工作的時間,已經超過一週了,每天一成不變的生活,真的讓他快忍受不了了。

雖然老闆對他的工作能力讚賞有加,但他也沒有因此拿到薪資。

既然是自己如此要求的,他自然也不能多說什麼,只能繼續默默的做下去。

不過,他其實有點想到別的地方看看了,雖然主要還是對人們口中名為「巨人」的生物,抱有強大的好奇心。


「小紫,今天怎麼哀聲嘆氣的?」剛送餐點回來的女同事,湊到他旁邊來笑著詢問。

每次聽見這個稱呼,都會讓他的心情愉悅幾分,這就是來到沒有人認識自己的世界的好處吧。

「妳看啊…」他用眼神意示著外面的客人,哀怨的說,「都沒有一個比較好看的嗎?」

「噗哧…」女同事很直接的笑了出來,「我覺得你自己就已經很好看了,需要鏡子嗎?」

「我是想欣賞帥哥的容貌,幹嘛照鏡子啊。」

雖然被稱讚自己的樣貌,確實是挺爽的,但這樣還是沒有辦法化解他幾天下來沒看見美男子的怨念啊。

「或許等等就會出現了也說不定,這樣我也可以養養眼啊。」女同事這麼安撫著他,雖然他覺得她自己也很想看才是。

有和自己相同嗜好的人確實是挺不錯的,但能偷閒的時間可不怎麼多,當他聽見鈴聲響起之後,便和身旁已經陷入幻想的人打聲招呼,而後換上了侍者專用的招牌笑容,繼續著他的工作。


嗯?外面的人怎麼這麼多?

不經意的瞥見窗外的景象,他有些疑惑的想著。

透過窗戶,能夠看見一群平民,每個人的臉色都相當難看,而且皆遙望著同一個方向,無一不流露出恐懼以及不安的神色。


那個方向是…城牆?難道說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偏著頭思索著,他並不是能夠擁有薪資的員工,既然如此,偷溜出去應該也沒差才對。

反正,如果真的被開除了,他也可以去別的城鎮玩啊。


打著這樣的主意,他便藉由客人進出的視野遮蔽之下,一個閃身溜出了旅館。


「請問一下,你們聚集在這裡做什麼?」他清脆的聲音在街道上響起,成功的吸引到不少人的注意。

倒也沒有說特意要問誰,不過應該還是會有人回答他的吧。

「避難啊!巨人現在都在托洛斯特區裡面橫行呢!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攻破城牆而已。」

「托洛斯特區淪陷了?」他瞪大了那雙漂亮的紫眸,「你們都是托洛斯特的居民?」

「是啊,呵呵…我們現在都只有等死的份吧。」那人喪氣的說完這句話之後,便失神望著遠方,一臉的絕望。

原本心情就十分低落的眾人,在聽見那人的一番話後,不是無聲哭泣,就是跌坐在地,無法言語。

他皺了皺眉,對於這種死氣沉沉的氣氛,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在這裡並不是什麼高官,就只是一名小小的服務生罷了,要做安撫群眾這種事,恐怕也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吧。

暫且不理會這些平民,他瞇起了眼睛,眺望著遠處高聳的城牆。

他所待的這間旅館,是位於城鎮內的邊緣地區,因此他無法知曉,現在城牆那邊的狀況究竟是如何。


去,還是不去呢?


用了三秒鐘思索了下這個問題,他微微的勾起了唇角。


既然都來到新的世界了,不去探究一下,那豈不是太浪費了嗎?


『碰!』

隨著巨大的聲響,在城牆周圍的某一處產生了一片灰濛濛的濃煙,看來似乎是在城內開火了吧?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這使他更堅定了要去一探究竟的決心。


走屋頂應該會比較快吧。


轉過頭望著一旁的房屋,他偏著頭這麼想著,而後便以看似極輕,實際上卻是相當可觀的力道踏出了右腳,跳上了二樓的陽台,又在落於地面之時,雙腳再度一蹬,翻身躍上了屋頂。

有如夜墨般漆黑的長髮,因為工作的關係綁起了高高的馬尾,在他一連串的動作之下,擺動出優美的弧度。


嗯,視野挺不錯的呢。


嘴邊擒著一抹悠閒的笑,不動聲色的看了周圍一圈,在那些人詫異的眼神之下,他施展了一個隱匿身形的魔法,便開始在屋頂上飛快的移動著。


至於為什麼他不使用時間挪移?

又不知道情況到底如何,貿然過去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啊。


在瞥見那濃煙底下露出的龐大身影後,他幾不可見的皺了皺眉。

這個世界裡,有很多事物他都還是不太清楚,而從這裡圖書館所收集來的資料真的是少的可憐,但他也沒有其他的管道能夠獲得相關資訊,對此他也是相當無奈的。

不過,他可以確定的是,在這個世界裡,並沒有魔法的存在,所以他在非必要的時候,是不會去使用魔法的。

當然,現在就算得上是必要的時候了。


有如強風般快速的身影,在魔法的遮掩之下,並沒有被任何人察覺,他便順利抵達了他的目的地。

當他趕到這裡的時候,並沒有撤除自己身上的魔法,環顧了下四周的情況,發現下方有著一大群穿著著相同款式的土黃色外衣的人,那些都是這個國家的士兵。

他們的站姿雖然筆挺,但臉上的懼怕卻讓人難以忽視,以嚴格的眼光來審視,實在是不怎麼合格。

因為在戰場上,恐懼、害怕…等,都是一些不需要的情緒,若是被這些心緒影響,哪怕只是一個失神,也足以喪命。


「注、意 ─!」極具魄力的低沉嗓音從上方傳來,成功的喚回了大部分士兵的心神。

他和眾人一樣,抬起頭來望向聲音的源頭,而後挑起了細長的眉。

大喊出聲的是一名留有鬍鬚的老人,臉上雖然佈滿了皺紋,卻依舊氣勢凌人,不過…他第一眼注意到的,其實是那顆光溜溜的腦袋。

他在書籍上曾經看過這個人的圖片,他正是南側領土的最高總司令,達特﹒皮克希斯。

「接下來就為大家說明一下,托洛斯特奪還作戰。」有如老鷹般銳利的眼神掃視著底下的士兵,皮克希斯居高臨下的開口說道,「這次作戰的最終目標就是,將那被破壞的門上的大洞,給堵上!」

「關於堵上門的手段,首先來介紹一下他吧。」皮克希斯側過身,向站在他身旁的黑髮少年伸出了手,「隸屬於訓練兵團的,艾倫﹒耶爾格。」

少年上前一步,挺直著背脊,將右手握成拳放置於胸前,而那裡,正是心臟的所在。


為國家奉獻自己的心臟嗎?

他很容易就搞清楚了這個動作的含義,就這麼出賣了自己的性命所有權,似乎不是什麼好事吧。


「他是我們經過絕密依舊出來的巨人化人體實驗成功者,他可以變成巨人並以自己的意志行動。」

「他會在巨人化之後,把前門附近的巨石舉起,搬運到被破壞的門前,然後將門堵上。」

「諸位的任務,就是在他搬運期間,保護他不受到其他巨人的攻擊。」

鏗鏘有力的敘述完自己的說詞後,皮克希斯便靜靜的看著底下那些惶恐的士兵們。

他觀察著那個名為艾倫的少年,神情若有所思。

其實他並不怎麼相信皮克希斯的說法,畢竟他身為一個上位者,倘若將事實赤裸裸的擺到檯面上,恐怕會引起不小的騷動,進而使軍心更加渙散而已吧。

至於皮克希斯司令該如何安撫底下那群士兵……基本上他是沒什麼興趣的。

所以,他決定直接翻躍過城牆,過去托洛斯特區看看那些,令人們為之恐慌的生物。

「浮之精。」隨著話語的落下,他的身子逐漸輕盈,飄浮在空中。

神座祭司的好處大概就是可以不費太多力氣就可以召喚出精靈吧,驅使著元素精靈,在他精細的操控下,便相當輕鬆的飛上了城牆。

他在經過艾倫旁邊的時候,多看了他一眼,微微勾起嘴角,才躍身而下。


那種眼神啊,挺不錯的呢。


「…?!」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艾倫猛然轉過了頭,卻發現後面根本沒有任何異狀,有些疑惑的低聲喃喃,「是錯覺嗎……」

艾倫恢復了原本的動作,繼續接受著下方那些惡意視線的洗禮。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