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三 交會的道路


『嗯?我怎麼好像看到一個很該死的混蛋啊?』

『那個該死的混蛋是指我嗎……』


若是說,我的命運是由上天安排,

那麼,我也只能聽天由命。

若是說,我的道路是由自己選擇,

那麼,我會走出我精采的人生。


在下一個交叉路口,會不會有著不一樣的視野呢?

或許,我們都應該,有所期待。


1

在隨便找了一個房屋屋頂做降落著地之處,他觀望著四周的景象,不禁皺起了眉頭。

四濺的血跡以及殘缺不全的屍身隨處可見,宛如人間地獄一般的場景,就像是當初他們八個人帶領王軍,對付D.M.B.時所留下的場景。

就猶如單方面的屠殺一般,若不是有伊斯在使用絕技,化解掉大部分的屍體,肯定會比現在他所見的還要慘上一百倍。

其實這種場景他也是看多了,對於那些犧牲士兵的性命,老實說他並沒有別的感想。

不過,那些巨人在對抗人類的方法,和以前的他們比起來,實在是很不雅觀…

嗯,至少他們並不會把人抓起來,然後張開嘴把人分肢,這麼做實在是太噁心了。

其實兩種狀況並不能混為一談,畢竟這裡是一個沒有魔法機制的世界。

所以,士兵們也只能使用像是槍砲、刀劍之類的東西,做為攻擊使用的武器。

如果說巨人就如同他的動作一樣,是一種比較兇猛的野獸的話,那倒還好解決。

依他剛才所看見的情況來推論的話,他可以大概明白為何巨人這種生物,會被稱為「人類的天敵」了。

就算用炮彈轟掉它的腦袋、炸掉它的四肢,它們依舊可以行走、依然能夠在數分鐘之內恢復它原本完好的狀態。

這麼如此驚人的自癒能力,不禁讓他為之動容。

不過他發現,那些士兵的攻擊部位,都是在後頸的地方,凡是後頸被削掉一塊肉的巨人,都將會在幾秒之後倒下、死亡。

也就是說,巨人雖然強大,自癒力驚人,但也不是沒有弱點的,不過…一般人要攻擊到那個地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才會有士兵們身上的,那種裝備的出現吧。

如果有機會的話,其實他挺想玩玩看那種配備的…不過要為國家賣命什麼的,他並不會想做出這種事。

至於他現在為什麼還能夠這麼悠閒的觀察情況呢…應該是因為魔法遮掩的關係,這種隱匿身形的魔法,似乎對巨人也有效果呢。

不過…

「唉,再怎麼說也不應該因為好奇,就跑來看這種有礙觀瞻的生物的。」他一邊嘆氣一邊說著,似乎是相當後悔做出這樣的決定。

但是秉持著「在巨人當中應該也有帥哥型的」的想法,他並沒有直接離開。

「啊啊啊!不要過來!!!」

哭喪著嗓子所發出悽慘聲音在附近響起,他低下頭俯視著叫聲的發源處,只見一名臉色慘白的士兵跌坐在地,不斷的顫抖著身子。

而讓那名士兵如此失態的原因,正在一隻與房屋相同高度,大約有十米左右的巨人。

那隻巨人似乎是因為即將獲得食物而感到開心,它咧開了嘴,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那嘴裡濃厚的血腥味撲鼻而來,讓他不禁蹙起了眉。


到底…是吞噬了多少人,才會有如此濃厚的味道呢?

不過…這東西笑起來就更醜了,真是傷人眼睛!

長得那麼醜還跑出來嚇人做什麼啊?他相當不悅的想著。


看著那個臉色蒼白的士兵,他頓時有些拿不定主意,雖然他並不是什麼大善人,也沒有什麼想要保家衛國的偉大情操,但人就要死在自己面前了,見死不救什麼的,應該不太好吧?


雖然今天死傷人數可能已經很多了,但…

他嘆了口氣。

算他好運吧,在他面前被襲擊。


決定救人了以後,他便趁著巨人還沒伸出魔爪時,手一擺做出了起手式。

「星之守護。」

隨著話語的落下,那名士兵所在的地面上,頓時散發出了淡淡的光芒。

由於他絕技的限制,被施術者不得移動,於是他為了確保那人不會亂動,又在他身上丟了個定身咒文,才好整以暇的觀望著那名士兵的表情。

只見那名士兵原本已經絕望的閉上了雙眼,準備迎接撕裂身體的痛楚,但卻因為遲遲沒有被攻擊,而茫然的睜開了眼,最後才一臉驚愕的看著巨人用力的踩著他,但他卻依舊毫髮無傷。


這東西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知難而退啊?再怎麼攻擊也沒有用的啦!

再怎麼說,他也是美名為「打不破的盾」的星鏡神座啊!


在巨人憤怒的狂踩了士兵數分鐘後,才停止了攻擊,但地面除了士兵坐著的地方以外的都已經嚴重凹陷下去了,可見它的力量之大。

接著,巨人轉過身來,盯著他所在的方向。


被發現了?不可能吧?

大眼瞪小眼了半晌之後,巨人忽然轉頭一望,像是忽然看見什麼好玩的玩具一樣,很興奮的走掉了。

疑惑的望著巨人的背影,他並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跑掉,是看見了比較好吃的食物了嗎?


跟上去看看好了。


他這麼決定之後,便將下面那個士兵身上的咒文解除,讓他能夠自由行動,至於他會不會趁機逃開…這就不在他考量的範圍了。

他沿著屋頂快速奔走,雖然那隻巨人的腳程並不快,但是每一步的距離卻是相當可觀的,所以為了避免跟丟目標,他加快了速度。

不過,巨人的目的地似乎沒有很遠,它在最後一個轉彎停了下來,但他卻眼尖地發現,那裡是條死路。

他移動了自己的位置,調整一下能夠觀看的角度,在看見底下的情況後,他那雙迷離的紫眸抑不可制的瞪大了。

那有如夜墨般漆黑的髮,相當俊美的容貌,修長勻襯的身形,這人雖然靜靜的站在較為陰暗的巷弄內,卻依舊是非常顯眼,但…這怎麼看都像是他認識的人啊!!!


可是…

他抿了抿唇。


那如同黑曜石般色澤的瞳,卻失去了原本耀眼的光彩,那人的眼神相當空洞,就像是一隻斷了線的傀儡娃娃。


應該…不是愛修……吧?


他有些疑惑的猜測著,不過他們確實長得很像…應該是破虛神座,錯不了的。

那名長得很像愛修的少年緩緩地抬起了頭,眼神空洞茫然的望著前方的東西,或許是覺得來者不善,他舉起了白皙的手臂,彎腰揮下。

「──天之破。」

一道粗碩的雷柱憑空而生,以極為迅速的速度,不偏不倚的擊落於巨人身上,肉類焦熟的味道頓時蔓延開來,但讓他驚訝的並不是這個。

在那種狀態之下,還可以控制絕技強弱,落雷數多寡…


這個人,究竟是誰?


在他還沒來得及找出答案之前,那名剛施展過破虛神座專屬絕技的少年,已經昏倒在地了。

見狀,他躍身而下,端詳著少年面孔一陣子後,才將他背起,施展幾個瞬間挪移,將他直接帶離開這個險惡之地。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