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略嫌笨拙的操作著安置於腰間的裝備,雖然稱不上是慘不忍睹,但也沒有流暢到可以靈活的砍殺巨人的地步。

這種明顯的不熟練,在移動一段時間之後便顯現出來了,他現在確實是有些勉強的跟在歐魯的身後,但還不至於落後跟丟,也不知道歐魯是不是故意沒放慢速度,想要藉此刺激他。

穿梭在城鎮街道上方,竄入鼻腔的血腥味卻不會因為他們的高速移動而減少,相反地,它們更為濃厚了。

托洛斯特區域內的建築物幾乎沒有一處是完好無損的,鮮紅的血液、斷首斷腳殘缺的屍首隨處可見,當然,還有屬於巨人的巨大殘骸。

下方的慘況他都看在眼底,但那雙墨綠色的眸子卻依舊是毫無波瀾,完全沒有漾起名為憐憫的情緒。

說是冷血也好,無情也罷,其實他真的是沒有什麼感覺的。

畢竟,看多了、做多了,自然…也就麻木了。


不過…

輕蹙起眉,他其實已經動過不下十次,想要將身上這礙事的裝置丟掉的念頭了,但他也知道這麼做肯定會相當引人側目,所以才沒有付諸於實。

這種名為立體機動裝置的裝備,在這個沒有魔法機制的世界裡,可以說是一種相當便利、強悍的殺敵用具了吧。

不過,再好的東西也會有缺點,在他使用過幾次後,大致上發現了兩個比較大,比較明顯的缺陷。

第一,是關於發射、收回的纜繩。

一般來說,瞄準方向發射固定器,是一項相當重要的要點,但若是在收回並且移動的過程中遭受到攻擊,以致於纜繩斷裂,亦或者是固定器脫離紮定點,皆可造成使用者面臨一種更加危險的局面,嚴重者便是死亡。

第二,即為那做為動力來源的氣體了。

這就不用說了,若是在作戰時將氣體使用殆盡,即便是一名優良的士兵要從巨人的手中逃脫,機率亦是微乎其微。

當然,這兩點對他來說都不是什麼大問題就是了。


在經過某處街道的上方時,他忽然瞥見了跌坐在道路中央的一名士兵,在士兵周圍的地面則是呈現龜裂狀,向下凹陷了一大塊,看起來很明顯的就是遭受到強烈的外力攻擊所造成的。

但是,那個士兵似乎沒有受傷?這點倒是讓他詫異的挑起了眉。


一名古怪的倖存者……

想了想,他還是決定下去看看,順便將人送進哈洛克裏,也算是盡了身為調查兵團團員的責任吧。


「有人,等一下。」他對著前方的歐魯喊了這麼一句之後,也不等對方反應,就直接改變了方向直接降落。

著地之後,他便感受到一道微弱到難以察覺的波動,有些疑惑的抬起頭觀望著四周,卻沒有發現到什麼可疑的地方,彷彿他方才所感覺到的就如同錯覺一般。

雖然心底升起一股異樣的熟悉感,但卻因為尋不著而無法深究,也只好作罷了。

他想了想,便刻意地踩著響亮的腳步聲,抬步走到士兵的面前,也成功的引起了對方的注意。

「你…」怎麼樣?

他的話語尚未說完,那名士兵就直接撲向他,並且將他的腿牢牢的抓住,就彷彿把他當成是在溺水時捉到的最後一根稻草。

「調查、調查兵團的長官大人…!我的氣體用光了請您帶我回去……!」士兵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哽咽的這麼說著,就差沒將鼻涕和眼淚擦在他褲子上面了。

那誇張的舉動著實地讓他錯愕了下,害他差點沒克制住將人一腳踹走的反射動作。

或許是心理上的問題吧,他並不是很喜歡和人有所謂的肢體接觸。

在心底輕嘆了下,他不著痕跡的觀察著眼前的這名士兵,頓時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

除了一小部分的擦傷,以及臉色略為蒼白之外,就沒有其他明顯的外傷了,雖然不清楚他在大街上停留了多久的時間,但很明顯的,氣體用盡卻幾乎毫髮無傷,這樣的運氣…實在是很令人難以置信。


「你…沒遇到巨人?」他皺了皺眉,遲疑地問出了他所不解的地方。

「不…有…」像是想到了什麼,士兵的臉色由白轉紅,神情相當激動,「是神!是神救了我!!」


…神……?

說真的,這個答案有和沒有其實是一樣的…


「嘖!菜鳥,你到底在做什麼?磨磨蹭蹭的!」歐魯站在一旁房屋屋頂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顯然是因為擅自脫離的時間過於長而心情煩躁了吧。

不過,至少對方沒有丟下他直接離開,讓他省了一些工夫。

畢竟他的操作技巧還不怎麼好,如果還要再帶上一名成年男子的話……

他真的有點擔心自己會做出撞牆的這種舉動…

「歐魯,這個人的氣體用盡了,麻煩你下來帶他一起過去哈洛克裏。」

歐魯冷哼了一聲,而後便麻利的落地,將人扛在肩上,並且用一種相當不屑的目光看著他。

「自己技術不好就別裝英雄救人,跟上!」

「…是。」微微低下頭,做出了順從的動作,他現在深深的覺得他應該要好好的練習這裝置的用法了…這種被人瞧不起的感覺並沒有很好。

他暗自下了這個決定,而後便驅動裝置,繼續努力地跟在歐魯的身後。


或許是因為過於大意,他並沒有發現到,原本那名士兵所跌坐的地方,有著逐漸黯淡下來的奇異光芒,就如同閃爍的星芒一般,守護著該區域內的所有,直到守衛對象的離去,才得以消散…


抵達哈洛克裏之後,歐魯將順手救的士兵以及他扔在紮駐點,便準備回去托洛斯特區域內進行善後的工作了,嘴上當然是極力的諷刺著他的無能。

其實他並不是很在意歐魯這樣時不時找荏的行為,只是有點疑惑對方的樂此不疲。

不過把他扔在這裡,他好像也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欸……

思索了下,他決定先去向紮駐點僅有的幾名調查兵團的成員尋問他們今天休息過夜的地點之後,便和對方支會了聲,先去尋找能夠讓他好好練習這立體機動裝置的場所了。


或許,樹林裡是一個不錯的地方吧。


他慢悠悠的啟動裝置,前往那片綠森森的樹林的所在,在選了一處樹木較為繁雜的地方之後,便開始了他所謂的練習。

固定器在一棵又一棵樹的樹幹上迅速的紮定,脫離,那一抹黑色的夜影就如同黑豹般的敏捷矯健,在寧靜的林子內除了氣體外洩的聲響之外,就沒有其他多餘的聲音了。

這裡,彷彿是他所屬的舞台一般,演出他的耀眼姿態,令人目炫神迷的身影穿梭在樹林間,好似強風一般的速度,則是讓人摸不清他的真實樣貌。


在訓練了一段時間之後,天逐漸地暗下了。


感覺到視線漸漸不佳,他終於停下了動作,抬頭望了望天空,又低頭檢查了氣體的剩餘量之後,才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


今天,就暫時先到這裡吧。


稍微活動一下筋骨,輕輕甩了甩手,他決定用目前最快的速度回去,來測測看究竟需要花費多少的時間。

至於瞬間挪移……老實說他覺得目前使用這個招術,安全度實在是低的可以,畢竟他現在還不太清楚城內的街道以及人群分布,貿然使用的話可能會被別人看見,造成群眾恐慌吧。


總之…還是別太晚回去吧。


啟再度動裝置,他的身影很快地便消失在黑暗的另一端。


─TBC─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