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回到了,這個世界。』 - 西優席文

『嗯?國師大人,您有離開過嗎?』- 稜

『哇 -!國師,別說這種詛咒自己的話啊! 』- 伊莫瑟斯

 

曾經以為,自己對任何事物,都痛到早已麻木,沒了感覺,甚至是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活。

應該早已死去的心,究竟是什麼時候恢復了溫度,開始重新跳動的呢?

是因為有你們的陪伴吧。我思念您,我渴望你,原來你們在我的心裡,已經成為了不可或缺的元素了。

然而再度歸回的我,還能做些什麼?還想做些什麼?

...我想阻止,我想挽回,我想改變這一切。

這次,只希冀,錯誤別再發生;只希望,你們能夠幸福的活著。

我想,能一直看著你們的笑容,你們真心的笑容,就是我最大的願望了吧。


1

『張開眼睛,重新感覺世界的美好吧,記得不要太早回來,我可不想再看見凝水界被搞得烏煙瘴氣的了。』

在一片沉寂的黑暗中,聽見了輕柔和美的嗓音,對他述說這樣的話語,而他依其所言,試圖去撐開了有如千斤重的眼皮,接著迎來的是溫暖耀眼的陽光,心臟的再度跳動,以及自己平穩的呼息。

能夠再次感受到活著的感覺,對他來說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因為他,從不相信神,也從不祈求。

但是,神還是聽見了他的懺悔,實現了他的願望,有如塵沙般渺小的願望。

到底是多深的懊悔,才能讓神從數以萬計的靈魂中,注意到他的存在呢?

他不知道。

但是,連神都賜與他一次機會了,一次贖罪的機會。

不要再犯相同的錯,不要再袖手旁觀,不要再....害死他重視的人了...

剛重回身體的靈魂,似乎是還在適應中,他一睜開眼就只覺得他的世界正在旋轉,頭則是痛到快要裂開了一樣,但他還是忍受著如此的不適感,不願再次將眼睛閉上。

因為,他害怕著。害怕這一切都只是幻覺,害怕他所重視的人早已消逝。

說他膽小也好,懦弱也罷,他用著過人的意志力死撐著那沉重的眼皮,等待著不適感的消退。

幸好,這一段時間並沒有持續很久,他撐起了有點僵硬的身軀,看了看四周,再熟悉不過的擺設,讓他的眼眶似乎有些發熱了。

他現在位於斂寧居,他臥室的床上。


我....回來了。


臉上浮現了淡淡的微笑,淚水也隨著情感的解放,奪眶而出。

此時他由衷的感謝送他回來的神,管理三界的界域之神,艾絲蕾。

『不需要感謝我,你只要記住,不要太早,而且又是帶著懊悔回來,這樣的話我會二話不說,直接把你丟到地獄裡的喔。孩子,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不要輕易放棄,請記住這一點,那麼,下次見了。』

在腦海裡響起的溫柔聲音,是屬於方才將他送回的神祇的提醒,他閉上雙眼,將這些話謹記在心。

從激昂的情緒中平復過來,他站起來,張開了右手,將靈力集中於掌心,流動至食指與中指的指尖上,接著迅速地往旁的桌子一碰,空中也因此殘留下一道異常火紅的弧度。

過幾秒後,出現了裂痕將桌面一分為二,而後便是桌子崩毀至地的聲響了。


力量似乎沒有減少,不過,等等要叫人拿張新的桌子過來,順便清理一下了...他尷尬的想著。


現在他的辦公桌上,想必一定是堆放了一大疊公文吧,上頭都會寫下今日的日期,所以他決定先進浴室梳洗一番,出來之後去查一查日期,再來決定要怎麼做。

從衣櫃撿了撿所需的衣物,是自己熟悉的黑色系服飾,他走進了浴室,在鏡子上看見了,許久不見的,自己的面容,他輕輕地拂上了鏡中,那只屬於自己的俊秀臉龐。

是的,只屬於自己。他和明夜,早就已經不像了,完完全全地不同了。

「早安,西優席文。」

不是明夜,也不是清風,因為他們兩個都已相繼死去,或許是早在祭靈一族被消滅的那天,但他卻不知曉。

現在僅存的,就只有效忠於他所認同的王的國師,西優席文.休勒西而已。

那從前一心只想著要復仇的人啊,在琉璃宮燒毀後,在戰場上被不知名的黑魔法抹滅後,埋藏在黑暗的深淵,已不復存在。

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在他心裡所重視的人,悄悄地換了人,就連他自己,也毫不知情。

直到失去了,仍舊是不知後悔,痛到最後才曉得,自己一直以來無謂的堅持,是多麼的愚蠢。

現在,他已經完全清醒了,他當下,最重視的人是....


沒錯,就是那兩個人。


鏡中所映照的面容,嘴角微微勾勒出一個弧度,一掌撈起了清澈冰涼的水,接著往臉上一灑。


做為一個好國師,要隨時注意好自己服儀的整潔度才行。


整理好自己的服裝儀容後,他便披上了黑色大衣,走出房門。

這是一個,新的開始。

他將會用他的雙手,試圖去改變一切。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