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曾經對這個地方,是如此的怨恨。

想要親手將這裡的一磚一瓦全都銷毀,想要將覆蓋在這座琉璃之宮底下的大地,染上無盡的殷紅鮮血,想要就此替族人報一箭仇…

但,當再次踏上此地時,卻又是何等的懷念…

人都是這樣的吧?等到失去後,才知道後悔…


他跟隨著稜在皇宮內行走,一邊感嘆著自己居然對皇宮內部的地區劃分忘的差不多,一邊用另一種心境看待此地。


不過,話說回來,這裡的結界好像都是我在負責的?


想起這點,他的腳步頓時一滯,才又繼續行走,但明顯的停頓似乎讓走在前面的稜發覺了,他頭也不回的拋下一句話。

「大人,您走路最好還是專心一點喔,跌倒了可多難看?」

「…」

對於稜的話,他以沉默做為回應。

老實說,從一大早開始他好像就一直都處於在這種心不在焉的狀態下了,畢竟靈魂才剛與身體重新融合,腦海裡的記憶還有一部份是有些模糊的,或許是因為年代已久遠了,就如同存放許久的老舊相片般不清楚且難以辨識。

不過,他還是有意識到一件事,那就是稜沒再將面罩戴回,他將那秀麗的面容暴露於陽光下,絲毫不害怕因自己身穿的暗部統一服而被發現他的真面目,依舊是豎直著身在前方領著路。


稜應該是很少以這種速度出現在皇宮內部吧?以他的身手來說的話,要讓別人察覺到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


他疑惑的想著,加快腳步與稜並肩而行,淡淡的開口問著。

「稜,你的面罩呢?」

稜偏過頭來看向他,柔美的臉上掛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他笑得燦爛,柔聲詢問。

「國師大人,您這是在關心我?」

「…或許吧。」

「哦?」

稜的眼底閃過一絲訝異,接著停下了腳步,也不管現在是處於什麼地方,就直接轉過身將手臂纏繞住他的頸,媚笑著在他的耳邊柔聲低語。

「大人您會關心我,真令人開心啊。您放心,就算有人看見我,我也不會讓他記住我的模樣的。」

刻意壓低的聲音有著另一種獨特的魅力,柔媚的笑容總是會讓他的目光不自覺的被吸引著,他知道,稜對他來說,是特別的,只是以前一直不承認罷了。

現在對他的感覺,依舊不變,只是多出了一股濃濃的歉意。


是他,是他親手殺了他,殺死了他自己喜歡的人,只為了那愚昧的復仇。


所以,他還有資格再去親近他嗎?


他不知道。


但是,當稜那雙纖細的手臂纏上來時,他無法拒絕,無法定住自己的心神,無法攔住那洶湧襲來的情緒。

塵封了一世的思念,早在重新見面的那一刻,破門而出。

現在的他,只想要將人緊緊的抱著,不願再次失去他最珍貴的寶物。

「稜…」

經過壓抑的嗓音略顯沙啞,手也輕攬住了稜纖細的腰,而被攬住的人愣了下,似乎是沒料想到他會有這樣的動作,稜將臉湊到他的面前,有些不解的看著他,眼底則是藏著少許的擔憂。

「國師大人?」

看著稜那多年不變的容貌,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撫上了他的臉頰,在理智就快要被情感淹沒的情況下,他低下頭來,將唇印在對方柔嫩的唇上,淺嚐著稜口中的氣息。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稜的眼睛微微睜大了些,隨即反應過來,嘴角略微上揚,而後便開始迎合、回應著他。

稜的回應讓他在他腰間的手微微收緊,原本如同蜻蜓點水般的吻變了調,變得熱切、狂野,他輕咬著那柔嫩的唇瓣,又將柔軟的舌探入對方的口中,橫掃著嘴裡的香甜氣味,靈巧的舌挑起了對方的,互相纏繞的舌葉,甜而不膩的感覺讓他想一直沉醉在此刻,不願離開。

他灼熱的情感隨著深深的吻不斷的升高,如同想把人烙進靈魂裡的熾熱,不斷的索取著稜口中的全部。

此時,只能感受到的,大概就只有對方的呼息,明顯的心跳聲,以及逐漸升高的體溫吧?

稜輕斂下眼簾,享受著深切的吻,而他也只是吻著,並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基本上,他的理智是還在的,所以不會再做出超過接吻之外的舉動,畢竟皇宮走廊上可不是什麼好…的場所。


不過,在這裡熱吻好像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他尷尬的想著,但也沒有因此離開稜的唇,而稜似乎感覺到他的分心,輕啃咬著他的唇,看來稜並不打算就此停止的樣子。


早晨皇宮內某一處走道正充斥著曖昧的桃色氣場,讓他真正煙消雲散的卻是一道帶點疑惑的清澈嗓音。

「…國師?」

從背後傳來的,熟悉的聲音,讓他頓時僵住了身子。


那聲音…那聲音是…

是他的王,他所認定的王…伊莫色斯‧西卡潔…


見眼前的人呆滯住,稜索性離開了他的唇,在嘴角漾起了一抹笑意,從他的肩頸側探出了頭,以悠閒的語調開口說了。

「陛下,早上好。」

「欸?稜?你怎麼…」

伊莫色斯看了看背對著他的他,又望了望貼在他身上的稜,才恍然大悟。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我先走了─ 」

稜臉上那抹不自然的緋紅,怎麼看都會讓人聯想到那裡去啊,而且事實也相距不遠…他默默的想著。

見伊莫色斯準備快速離去,他連忙出聲留住他的腳步。

「陛下!」

「國師有事嗎?」

伊莫色斯淡淡的詢問,他們之間的相處總是這樣…因為他的緣故,彼此越來越疏離。

「您等一下會在哪?我有事想找您商量…」

「公事是嗎?順便帶上今天的公文吧,我想鑄把劍。」

「…是。」

看著漸行漸遠的熟悉身影,他這麼告訴著自己。


這次,我一定會守護著您的,陛下。


「稜,廚房呢?」

「大人,已經到了,您沒看見嗎?不過…您進廚房是要做什麼呢?煮東西?」

「不然還能做什麼…」

「您會?」

「應該…吧…」

「吧…是嗎?那我就在外面等您好了。」

語畢,稜這才停止了一直賴在他身上的舉動,他走到牆邊輕靠著牆壁,閤上眼微做休息。


稜應該也很累了吧?剛回來卻又被我拜託幫忙…但實在是找不到更適合的人選了啊…


他在心底嘆了口氣,便獨自邁開步伐走進廚房。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