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唉..
傷眼抱歉了!

--一時興起的短文。


一如往常的和平,嗎?


真的是這樣嗎?


這天,我和培里亞再度來到米薾的店裡,而她今天一看到我們來,就顯得特別興奮,我頓是有種說不出來的壞預感。

「啊!你們來的正好!過來,然後把這套衣服換上,出去在街上逛個幾圈再回來吧!」說完,米薾拿出兩套衣服,塞給了我。


很明顯的,我知道這是什麼...


喂喂喂!!這不是女僕裝嗎?你拿這個給我做什麼?還有妳是從哪裡拿出來的啊!!!我心裡頓時是一片吶喊構成的美麗景致。


沒錯,這套黑白相襯,且又充滿著蕾絲的服裝,正是俗稱的女僕裝啊,問題是在這個世界應該是沒有這種衣服才是啊?雖然看到這個有種微妙的違和感。

「我自己做的喔!厲害吧?你們兩個一人一套,我想應該不會搞混才是!」像是看到我疑惑且不滿的眼神,她笑得燦爛,拍了拍手。

「記得出去的時候,如果有人問說你們從哪裡來的,要說從我這家店來的喔!」當我哀怨的將另一套攤開來看時,她突然又補充了這一句。


原來妳是把我們當成是活動廣告了是吧?妳不覺得把神座祭司拿來當成廣告演員,不會太大膽了一點嗎?


另一套像是西裝,燕尾服?裡頭還夾著一雙純白色的手套,能配合著女僕的大概也只有執事了吧!


「有道具嗎?」這種COSPLAY我還真沒玩過,所以其實我並沒有說特別不願意,雖然每天穿的神座祭司服感覺也是很像角色扮演的服裝...

「有啊有啊!換好之後我再拿給你們。」

「培。」我將執事裝遞了過去,自己則是拿著女僕裝走進米薾店裡的房間,做更衣的動作,反正培里亞他也不會拒絕的。

「....」培里亞默默的接下服裝,看了看,也走進裡頭。

「你進來做什麼?」我很冷靜的問著。

「換衣服。」

「我要先換,你先出去啦!」

「我不會穿。」

「等我換好就幫你,你先出去!」

「為什麼我要出去?」培里亞的眼中蘊涵著不解,又想著,『又不是沒看過。』


讀到他的思緒,我頓時漲紅了臉,接著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便發生了。


「出去!」我失控的隨手丟了個魔法,直接朝培里亞身上砸。

失控時的控制力可以說是不怎麼準確,培里亞輕易的閃開後,無奈的走了出去。


-----

「先生,要不要來塊餅乾啊?」我彎起笑容,叫住前方的人。

「呀,小姐,妳好可愛!餅乾是嗎?嗯~很好吃喔!不知道妳人是不是也一樣美味呢...」邊說,邊在我手中捧著的盒子中,拿起了一片餅乾吃下,又舔了舔嘴角。


這就是傳說中的變態大叔嗎?呵呵,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接著,他輕挑的用手指勾了勾我的頭髮,我正在想要不要一拳打過去的時候,卻有一陣強風從我耳際掃過,吹垂至那人,他便跌坐在地,一臉莫名其妙的四處觀望。


是風之精嗎?我大概知道兇手是誰了...


「毛巾?」冷冷的聲音響起,卻是十分熟悉,培里亞拿起了原本掛在他手上的毛巾,狠狠的往那人的臉上一甩,那人也因此發出了吃痛的聲音。


這樣做不好吧?我們是出來宣傳的不是嗎?


『有什麼關係?又不甘我們的事。』


說的也是。


我笑了出來,而培里亞的眼中也溢滿了笑意。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