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一  穿越之風


睜開眼,卻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卻又熟悉的世界。

我驚訝,卻也煩惱。

我能做些什麼?

能夠將結局導引至我所想要的嗎?

我所想要的結局,是什麼?

是一個,每個人都能幸福的結局吧。

     
          
1


迦爾西達神殿。


「父親。」

「怎麼了?珞可?」笑容溫和的灰髮男子,伸出手摸了摸眼前這個小人兒的頭,並且輕聲詢問著。

「您能不能教我絕技?」一雙天藍色的大眼眨呀眨的,目光帶著滿滿的期待,看著現任莫霜神座,萊迪斯迪.那魯。

「這....你還太小了....」萊迪斯迪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拜託啦......」說著說著,聲音也開始哽咽了起來,眼眶開始集中淚水,看起來隨時都有滴下的可能。


裝可愛不行,那就裝可憐吧!那魯家的都是好人,堅持下去他一定會答應的!


「.....好吧,到外面去。」萊斯迪斯無奈的撫著頭答應了,且邁開腳步往神殿外移動。

「嗯!」見他答應了,她也挪動了她小小的身子,跟了上去。


現在的她是珞可.那魯,準神座之一,十歲。


十年前,從瑪索西加大神殿的聖水潭裡,被有點錯愕的萊斯迪斯抱起來時,她睜開眼,意識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怎麼變成嬰兒了啊啊啊啊!!


「安、安加西奈!嬰兒,為什麼有兩個?」萊斯迪斯緊張的轉過身問著。


安加西奈?那不是...風動鳴裡的....人物嗎?難道說...!


「啊?可能是你滴了兩滴血下去?」黑髮黑眼的俊美男子,有點不太在意的說著。


唔,真的很帥呢。

她的口水似乎滴了下來。


不,不!這不是重點啊!

努力的將視線從安加西奈的身上移開,然後開始進行思考。


所以,祂把我送到了這個世界,而且沒有消除我的記憶....

這裡是.....風動鳴的世界。

 

為了改變結局,她從這個身體能夠隨心所欲的行動後,開始了她的學習以及修練。

雖然在打開魔法書籍時,她確實是嚇到了。

密密麻麻的文字不說,重點是她看不懂!所以她只好先去和萊斯迪斯學習這個世界的文字。

過了幾年後,她的魔法程度以及靈力,在同齡的準神座中,或許可以說是最高強的了吧。

她進行修練的場所,可以說是成了廢墟,當然那裡是絕對不能被萊斯迪斯看見的,不然肯定又被嘮叨一番。

今天,她把主意動到了莫霜神座的絕技身上,當然是不可能只動動念頭而已。


「就這裡吧,珞可,看好喔,重要的是起手式。」萊斯迪斯停下了腳步,並且這樣提醒著她。

將手指伸出,往不遠處的一顆大石頭一比,低低的開口說了。

「霜落。」

空氣中的水分子快速凝結,形成了許多的冰刃,並且集中在大石頭的上方,落下。

被當成目標物攻擊的大石頭,轟然碎裂成一顆顆的小碎屑向四周噴出,原本她已經準備要開啟防護罩來防禦了,卻又聽見了萊斯迪斯的聲音。

「霜之氣旋環繞。」

如同霜氣一般的結界立起,導致小石子在霜界中胡亂彈跳著,直到作用力消失才掉落地面。

「看清楚了嗎?」萊斯迪斯轉身看著她,溫柔的問著。

「應該吧。」而她,皺著眉點點頭。

她確實是有感受到一股魔力的流動,不過要熟悉這兩個絕技的用法,可能又要練上好一陣子了。

「那麼,試著做一次看看?」

「好的。」

靈力,應該不需要用的太多才是...

拿捏好所需的靈力,手一伸指向前方的地面,薄唇微微的開闔吐出了兩個字。

「霜落。」

大約過了五秒,雪花才緩緩的飄落。


幾隻烏鴉飛過....


啊,果然弄的太少了嗎?

她吐了吐舌頭。


其實她消耗不到十分之一的靈力,或許也是不想讓萊斯迪斯知道她的程度吧。

「呃...第一次施展就可以成功,珞可,你很棒啊。」萊斯迪斯有點尷尬的說著。

「是嗎?謝謝父親!」她上前給了萊斯迪斯一個擁抱,並且親了他的臉頰一下。

「不、不客氣....」顯然萊斯迪斯已經呈現呆滯的狀態。

「那麼,父親,我先回去摟!」她舉起手大力的揮了兩下,而後往自家神殿的方向走回去。

「唉...」萊斯迪斯忽然輕嘆了一口氣。


珞可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太認真了點,但其實不太需要我擔心。

可是,培里亞就....


想到這,他又嘆了一口氣。

 

**

「重要的是起手式嗎...?」她以手輕托著下巴,喃喃自語著。


如果是這樣的話,說不定行的通...


她想了想,便轉了個方向,往神殿旁的小山丘走去。

『妳又在打什麼主意?』

與她容貌極為相似的少年,身體倚靠著山丘下的樹木,眼神極為冷漠,且面無表情。

仔細一看,那位少年的髮色是淺灰色,而瞳色則是冰蒼藍,給人一種冷冽不可侵犯的感覺。

「沒有啊。」

她扯開嘴角,對少年天真的笑了笑。

『說謊。』

「哥,你很討厭耶!明明知道為什麼還要問!」她隨即沒了好臉色,沒好氣的說著。

『學絕技做什麼?』

「反正遲早都是要學的啊!我只是提早了一點而已...」說著說著她也心虛了起來。

『一點?』

對方從心裡傳來的聲音,微微的上揚,很明顯的是不相信。

「好了好了,你不要在意那個了啦!不重要啦!!對了哥,來陪我練一場吧?」她露出了躍躍欲試的表情。

『不要,我又打不贏妳。』

「可是我也打不倒你啊....」她的臉漲得鼓鼓的。

『唉,好吧。』

少年挺起身子,看都不看後面的人,自顧自的往前走。

她眨了眨眼睛,而後跟了上去。


其實培里亞也是個好人。


在這幾年的相處之下,她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在聽見培里亞內心的想法時,她的確是嚇了一大跳。

原來,培里亞並非沒有情感,只是他不擅長表達,也不喜歡說話,更不想更換臉部的表情。

聽著他內心的想法再配上臉部的表情,總是讓她會有種.....很想笑的感覺。

而她每次找培里亞比試時,通常只會推託個幾句就無奈的答應了。

雖然,她從沒贏過,卻也從沒輸過。

每次她如果想要嘗試新學的魔法,培里亞總是會像今天一樣,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要她回去。

她又沒有做錯什麼,只是有一次不小心差點把山丘移為平地而已....

從那次後,他總是會跑來抓她,讓她的心底充滿著鬱悶之後,他卻又坐在樹蔭底下,傳了一句『隨便妳吧。』,而後默默的看著她練習。

因為一個小小的動作,讓她的心暖烘烘的。


他們是心靈相通的,所以總是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珞,來吧。』培里亞轉過身來看著她。

這裡是她平時修練的地方,從地上明顯凹凸不平的痕跡就可以知道她的破壞力到底有多高了。

「咦?可是這裡沒有武器...」她有點遲疑的說著。

『誰說沒有的?』

她一臉疑惑的看著培里亞,只見培里亞伸出了他的右手,輕輕的開口說了。

「冰之精。」

氣旋纏繞在培里亞的手上,隨即消散後手中卻突然多出了一把冰劍,不,說是冰棒也不為過....

半透明的冰在陽光下顯得更為晶瑩剔透,周圍則是伴隨著寒氣,想必握著它一定會凍傷的,但培里亞依舊是面不改色。

「哥,你的手都不會覺得冰嗎...?」看見培里亞的武器後,她愣愣的問著。

『是誰害的?』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她傻笑了一下,以輕柔的聲音召喚了她的精靈。

「風之精。」

一陣風拂過襲上了她的手,在她的手掌上停下形成了一把風刃,而不停運轉的氣流,使風刃的殺傷力提高了許多。

兩人皆閉上了雙眼,在心中共同默數。

『3。』

『2。』

『1。』

他們睜開了眼,同聲喊道。

「開始!」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