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


風刃與冰劍的撞擊聲再度響起。


可惡。


她第五次的攻擊,又失敗了。

每次每次,在快要攻擊到的時候,培里亞都會以些微的差距抵擋住她的攻擊。

在速度以及力量上,珞可是明顯贏過培里亞的,但是...她總是無法攻擊成功。


這個時候她就有點討厭心靈相通這種東西了。


想了想,便撤掉了手上的風刃,送走風之精。

『不打了?』培里亞看見她的動作,也跟進遣回了冰之精。

「你都知道我要攻擊哪,不公平啦!」她癟了癟嘴抱怨著。

『所以我才說不要的啊。』培里亞的嘴角微微的勾起,雖然勾起的幅度並不大。

「...」

『怎麼了?』

「哥!你笑了!!你居然笑了!!!」她一臉震驚的看著培里亞。

『...神經病。』

「啊!你怎麼可以罵你可愛的妹妹呢!」她大力的搖了搖培里亞的肩膀。

『好、好,對不起,別再搖了行嗎?』培里亞從心裡傳來的聲音,說無奈就有多無奈。

「喔...哥,我口渴了....」她可憐兮兮的看著培里亞。

『嗯。』培里亞這麼回答著她,往剛才那棵樹的方向走去,她也默默的跟了上去。

走到了樹下,培里亞坐了下來,手上拿著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茶壺,身旁則是放著兩個小茶杯。

緩緩的搖了搖手上的茶壺,拿起茶杯一到,濃郁的茶香便飄了出來。

『拿去。』培里亞將手上的杯子遞了過來。

接過茶杯後,她卻遲遲未有動作,一直盯著手上的茶杯看。

『又怎麼了?不是口渴?』

「我想到我為什麼要學絕技的理由了!」她的眼中散發出了奇特的光芒。


現在才想到?感覺比較像是藉口。
培里亞默默的想著。


「哥,不要以為你默默的想著我就聽不到。」她冷冷的說著。

她窺聽對方想法的能力,很明顯的比培里亞高,不,或許應該是培里亞說懶得認真去聽。

但是在戰鬥時就又不一樣了,準確快速單條的思緒,是十分好讀取的,所以培里亞才能招招抵擋住。

『好吧,是什麼?』

「看著吧。」她笑了笑,把茶杯放置在地,將手伸出指向茶杯的所在。


比剛才多一點就行了吧?


拿捏好所需的靈力,便開口說了。

「霜落。」

數顆小冰塊就這麼掉落在茶杯裡,她拿起茶杯晃了晃,一飲則盡。

『這...倒是挺方便的....』

「對吧對吧。」她驕傲的說著。

『可是,珞,這麼小的威力,要怎麼擊倒敵人?』

「呃...」

『我知道妳沒認真,認真放一次試試?』

「...這是你說的喔,會怎樣不干我的事。」她看著培里亞,語句裡含有警告的意味。

『嗯。』

閉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原本天藍色的雙眸,居然沉澱為深藍色。

目光不帶有情感的看著前方的山丘,手伸出去一比,用極為冷漠的聲音開口說了。

「霜落!」

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冰刃在山丘上方形成,極速墜落。

冰刃墜落至地面的聲音此起彼落,撞擊而揚起沙塵和碎屑遮蔽了視野,而她的目光仍舊冷淡,視眼前的一切為無物。

這一記的威力可說是和萊斯迪斯所施展的不相上下,不,或許高了一點。


靈力,還有剩。


那麼....來試試看吧。


她的臉上浮起了不含笑意的微笑。


重要的是,起手式。


她單手舉起,彎腰揮下。

「天之破!」


轟。


粗碩的巨雷落了下來,打在冰霜尚未停止的山丘上,張牙舞爪的雷四處流竄,而被攻擊的可憐山丘,硬生生的崩毀。

靈力趨近於零,她暈眩了一下,跌坐在地。


這次,她成功的毀了這座山丘。


**

「這是...」

萊斯迪斯看了看手中的信,頓了頓。


是從祭司公會寄來的。


關於測驗儀式的事嗎?時間過的真快。


五年前,神殿旁的山丘被雷擊中,潰為平地。


明明是晴天,怎麼會打雷呢?


萊斯迪斯疑惑的想著,並朝著山丘的方向走去,接著他便看到了坐在樹下的培里亞和珞可。

原本冰冷面無表情的培里亞,竟呆滯且帶點驚訝的看著前方,而珞可則是面容疲倦的靠在培里亞的肩上。

當時的他,第一個想法是..


還好,都沒有受傷。


他鬆了口氣,走過去接他們回神殿休息。

事後,無論他怎麼問,問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完全以沉默來回答。

雖然,培里亞本來就是那個樣子,完全的沉默且不太理他,但連珞可也閉口不答,這就讓他覺得有點奇怪了。

因為當事人都不想說,所以他也只能做罷,當作沒這件事。

想到了往事,他搖搖頭笑了笑,便拆開了手中的信。

 

「珞可,培里亞,我有事要告訴你們。」晚飯過後,萊斯迪斯一臉嚴肅的這麼說著。


啊啊,終於要開始了嗎?


她有點興奮的想著,多年來的努力就是為了這一天的到來。

「父親,什麼事呢?」她的臉上浮現了恰到好處的疑惑。

「是關於你們繼承神座這個位子的測驗。」萊斯迪斯看了看他們兩個,繼續說了下去。

「測驗地點將於薩英斯城舉行,而測驗內容....我無法告訴你們。」

「咦咦?為什麼?」她睜大了眼睛這麼問著。

「因為...」萊斯迪斯面露難色。


因為根本就還沒決定,當然這是不能說的。


「事前就告訴你們,會失去測驗的意義,而我建議你們明天啟程。」

「我會幫你們先訂好旅館,抵達薩英斯城之後,記得要在其他的同伴裡,選擇一人做為契約對象。」萊斯迪斯停頓了一下,又開口說道。

「還有...你們兩個之中,只有一人能夠繼承,我會藉由這次的測驗來評估誰適任,希望你們在互相競爭的時候不要傷了感情。」

「父親,不會的。」她給了萊斯迪斯一個答覆,一個承諾。

「那麼,我們先去整理所需的物品,父親您要早點休息喔!」她向萊斯迪斯這麼說著,便拖著面無表情的培里亞離去。


「哥..哥....」她停下腳步,喊了培里亞幾聲,卻沒有回應,所以...

『培里亞.那魯!』她只好在心裡大吼著他的名子。

『幹麻...』培里亞沒好氣的問著。

「你的衣服,能不能借我幾套?拜託!」她將雙手合十,微低下頭請求著。

『妳自己不是有衣服,要我的做什麼?』培里亞冷冷的看著她。


會問這種問題,表示有機會借到?


「穿呀!我都沒穿過男裝,好奇嘛。」她無辜的看著培里亞。

『分明是謊話...算了,要借自己去拿吧。』

「說什麼都瞞不過你。」她笑了笑,聳聳肩。

『要拿就快點去拿,我想睡了。』

「你不用整理東西?而且這麼早就想睡了?」她驚訝的問著。

『整理什麼的...一下子就好了.....』培里亞的眼神逐漸矇矓。


走進培里亞的房間後,她便打開衣櫃翻找著她要借的衣物。

「對了,哥,記得帶把武器。」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她轉頭對他這麼叮嚀著,卻發現培里亞已經趴倒床上,而在他身側多出了一包,不知道什麼時候整理好的行囊。

『嗯....』


睡著了..?真的有這麼睏?


她放輕了動作,選取完之後便隱藏住腳步聲離開,輕輕的將門關上。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