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可,你真的要穿這樣去薩英斯城....?」萊斯迪斯有點猶豫的問著。

「對呀,穿這樣比較方便行動。」扯了扯自己的領子,她笑嘻嘻的回答著。

她現在身穿著先前向培里亞借的衣物,雖然有點鬆鬆的,但是無所謂,而她還拿了一件斗篷準備穿上,因為胸前的起伏,還是很明顯能看的出她的性別啊...

「好吧,妳喜歡就好...」萊斯迪斯對於她換成男裝,可以說是感覺到非常之惋惜。


她的女兒,他漂亮的女兒竟然不穿女裝,換男裝來穿!


雖然感到惋惜,但是他還是不會硬要珞可換回女裝,只要她高興就好...


會不會哪天換成培里亞穿女裝給他看?


萊斯迪斯晃了晃頭,把這奇怪而且不太可能的想法消除掉。

「父親,怎麼了?」看見萊斯迪斯的動作,她有點擔心的問著。

「沒事,對了...」萊斯迪斯拿出了一封信,一個袋子,還有一籃的食物,遞給她,接著說道。

「妳把這封信拿給旅館的人看,他們就會給你們房間住了,薩英斯城的旅館只有一家,很好找,路上一定會用到錢,這些省著點用的話應該夠...還有我剛做好的頻果派,路上肚子餓的話可以吃。」

「謝謝父親。」將物品放進身後的背袋裡,她連忙致謝。

「路上小心,妳哥哥就要麻煩妳了。」萊斯迪斯溫柔的笑著,眼神透露出一絲的擔憂。

「好的。」她乖巧的點了點頭。

『到底是誰麻煩誰?』培里亞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後,便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父親,其實您不需要太擔心哥哥....」她有點遲疑的說著。

「嗯?」萊斯迪斯一時搞不清楚她在說什麼。

「哥哥他..並非是像您想的那樣,沒有情感...」

『在說什麼?還不快點?』

「啊,哥哥在催我了,父親我先走摟,再見!」她向萊斯迪斯道別後,便披上斗篷跟上培里亞。

萊斯迪斯注視著前方,直到兩人的身影完全消失。

「不需要太擔心嗎....」萊斯迪斯喃喃自語著,卻忽然感受到一股魔法能量的流動,警戒的斥道。

「是誰?」

「萊斯迪斯,是我。」一個溫柔的聲音輕輕柔柔的,這麼對他說著。

「莎依...妳怎麼過來了?」

「音笛去薩英斯城了...我有點擔心這孩子,可是又不能幫他...」莎依擔憂的說道。

「雖然我也和妳一樣擔心自己的孩子,但我們也要試著去相信他們,沒問題的。」

「嗯...」莎依仍舊深鎖著眉,而萊斯迪斯則是輕嘆了一口氣,兩人便抱著同樣的心情,進迦爾西達神殿裡休息去了。

 

「哥,走那麼快做什麼...」她蹙著眉抱怨著。

『不是要早點去?趕路啊。』培里亞理所當然的回答著。

「可是,我會累啊。」

『別胡說了,妳會累的話,那我現在應該是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珞可的實力,培里亞清楚的很,一個能在十歲就能轟掉一座山丘的人,能弱到哪去呢?

「好啦。」向自己和培里亞身上丟了個輕身咒,她便認命的趕路了。

其實只要施展個瞬間挪移就能到了,但她卻沒有這麼做。

以她目前的能力,一兩次瞬間挪移還不算什麼的,只是可能沒辦法帶人一起移動,她沒辦法拋下培里亞自己先去,所以就只能用步行的方式,陪他一起趕路了。

「對了,哥,我問你喔,我這身打扮感覺如何?應該看不出我是女孩子吧?」只是在樹林間穿梭也挺無趣的,她便找了個話題和培里亞聊聊。

『嗯...還可以吧。』因為珞可的咒文而減少趕路的壓力,培里亞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著。

身型其實比培里亞略為嬌小的珞可,披著斗篷穿著男裝,腰間則是繫著一把劍,是十足十的冒險家打扮,而披肩的深灰色頭髮和天藍色的雙眸,再加上纖瘦的體型,卻給人一種她是個纖弱的美少年的錯覺。


沒錯,就是錯覺,她跟纖弱這兩個詞,可以說是扯不太上關係。


「沒有哪裡有問題嗎?你好像在敷衍我...」沒停下在樹林間跳躍的腳步,她有點不滿的說道。

『表面上看起來是沒什麼問題,但是....』

「但是?」她挑了挑眉。

『聲音。』

「咦?....喔!」她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咳了幾下,沉著聲問道。

「這樣呢?」

調整過後中偏低的聲音,與先前高而輕柔的聲音完全不同,這讓培里亞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不過並沒有太驚訝。

從那天看過她使用天之破毀了山丘後,培里亞就覺得有再多的驚訝,放在他這個妹妹的身上絕對是不夠用的。

『不錯。』

她笑了笑,便和培里亞繼續往薩英斯城的方向趕去。


**

殷紅的夕陽渲染了樹林,隨之襲來的便是夜幕的降臨,漆黑的林間有諸多的不便,他們迫不得已,只好停下緊湊步伐,尋找歇息之處。

依循著風之精的指引,他們來到了碧綠色湖畔旁,做為今晚過夜的地方。


為什麼趕了一天的路,看到的除了樹木之外還是樹木呢?
珞可悶悶的想著。


魔法固然很方便,但是在不能使用魔法的時候,就很麻煩了。

在這個時候,她才會開始想念起未穿越前,那現代便利的科技。

『珞,妳去撿樹枝來生火,我來準備晚餐。』培里亞對她下了個指令後,便轉身往湖泊走去。


唉,撿樹枝,撿樹枝。


她默默的走到樹林裡去,撿了撿摸起來乾燥,看起來容易用來生火的木材,然後再抱著一大把的木材回湖畔。

當她回到湖畔時,看見培里亞一身溼答答的模樣,身旁還有好幾條十分新鮮,活跳跳的魚。

『好慢,快生火吧。』培里亞催促道。

「火之精。」

將手上的木材往地上集中,堆好了之後召喚出精靈來生火,沒幾秒的時間,火苗便竄了出來,圍繞著木材開始燃燒。

她看著眼前的火堆,滿意的點點頭,遣回了火之精。

接著便是培里亞的料理時間,沒她的事了,她靠著一旁的樹幹,閉目養神。

忽然間,她像是感覺到了什麼而睜開了眼睛。

『有人過來了!』

她快速移動到正在烤魚的培里亞身旁,以心靈溝通這麼說著,而後低低的唸了一句。

「神之名予,deflector shield!」

培里亞看了看手中的魚,然後再看一眼珞可那嚴肅的神情,最後跟隨著她的目光看向漆黑的前方,一個人影正朝著這裡接近。

「哇啊啊啊啊!前面的人讓開啊!」

人影這麼大喊著,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重重的撞上她剛才施展的防護罩上,害得她有點錯愕。


暈過去了?不是吧!


『哥,怎麼辦?』她一臉無辜的看著培里亞。

『明明閃得過的,為什麼不閃開...你去照顧他吧,魚還沒烤好。』培里亞無奈的回答著。

『喔。』她便把已經暈過去的少年以十分不溫柔的動作拖到樹底下,然後看著他若有所思了起來。


棕色的頭髮,雖然在路上應該也是挺容易找的到的,不過要找到像這種俊秀漂亮的就有點困難了。

她坐在那人的身旁,以右手支著頭,左手則是戳了戳那人的臉。


難道說...是準神座?應該不可能那麼巧吧?不過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這裡也是通往薩英斯城的道路之一...


那人也只是暈了過去,並不代表他沒有知覺,而且在有人騷擾自己的情況下,他嘴裡含糊的發出聲音,接著便睜開了眼,與珞可好奇的目光交會。

「我怎麼暈過去了....」被那雙天藍色清澈的眸子盯著看,他不自在的轉移視線,而後撫著頭坐了起來。

「還好剛才你有叫我們讓開,不然暈過去的可能就變成我們了呢!真的是十分感謝。」

珞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沉著聲說道,隨時注意音調是很重要的,不然漏陷就不好玩了呀!

「我沒有像你說的那麼偉大啦...唔?好香的味道...」他有點尷尬的抓了抓頭,接著像是嗅到了烤魚的香味,他將視線投注在前方不遠的地方,便移也移不開了。

「先生,你應該還沒用餐吧?你願意和我們一起享用晚餐嗎?」注意到少年熾熱的視線,她的嘴角勾勒出一個弧度,便開口問了。

「當、當然願意啊!」少年吞了吞被香氣引誘出來的口水,連忙答應。

『哥,烤好了沒?』

『快好了,妳先帶他過來吧。』一直低著頭烤肉的培里亞,連抬頭看她一下都沒有就這麼回答著。

「先生。」她站了起來微彎著腰,纖細白皙的手伸了出來,將手掌朝上移至少年面前,笑著說了。

「我們先過去那邊等吧。」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