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少年愣愣的抓住對方的手,對方則是以看似極輕的力道拉了他一把,事實上少年正驚訝於對方的手觸碰起來是如此的柔嫩,根本沒有使力。

回神過來卻發現自己已經站好了,他也不怎麼在意,可是對方卻一直注視著他,害他覺得哪裡怪怪的。

「叫先生聽起來有點奇怪,好歹我也是有好聽的名字的...」像是想到了剛才的稱呼,他有點困窘的說著。

「咦?會嗎?那麼請問你叫什麼名子呢?」珞可瞪大了眼,有點疑惑的問道。

「我是亞維康.伊希塔。」他清了清喉嚨,開朗的笑著公佈出他的姓名。


...笨蛋一個,居然連姓氏都說了,不過真的是準神座啊...還真巧。


「亞維康,你好,我是珞可,正在烤魚的那位是我哥哥,培里亞。」她笑了笑,回給亞維康他們的名字。

「你...聽到我的姓氏都沒什麼感覺...?」亞維康有點遲疑的問著。

「唔?經你這麼一說,伊希塔這個姓好像在哪裡聽過呢...」

珞可做出了一副很困擾的表情,敲了敲頭假裝思索著。

「想不起來了,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姓才對,走吧。」她笑咪咪的說著,便往培里亞的所在地移動。

「...嗯。」

亞維康勉強扯動嘴角笑了笑,不是什麼重要的姓....這句話讓他有點想吐血。


培里亞盡責的烤著肉,但他們說話的聲音也是會傳到他耳裡的,對於珞可和亞維康的對話,他實在是不予置評。

見他們走過來,他也只好加快手邊的動作,把最後一道手續完成後,拿出盤子分配好每個人的數量,再拿出茶杯到了到茶飲,最後擦了擦額頭上的薄汗,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

『妳的。』培里亞將盤子和茶杯遞給珞可。

「謝謝。」她開心的笑著道謝,便捧著茶喝了起來。

「拿去。」培里亞看向亞維康,又拿出一盤烤魚和一個茶杯遞過去,冷冷的說著。

「你的眼睛..你看不見嗎?」接過烤魚和杯子後,亞維康愣愣的看著他蒼冰色的雙眸問道。

『....沒禮貌!』培里亞在心理這麼想著,可是臉上仍然是面無表情。


噗...!


珞可很沒形象的把嘴裡的茶噴了出來,猛然咳了幾下,抱著肚子大笑了起來。

「珞、珞可,怎麼了?我有說錯什麼嗎...」

亞維康一臉莫名奇妙的看著珞可,感覺到十分不解。

「我看的見你。」培里亞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珞可笑的更大聲了。


「...對、對不起!」

培里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什麼,就直接拿起食物默默的吃著。

見狀,亞維康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抓了抓頭看向珞可,小聲說道。

「喂、喂!你是笑夠了沒啊,哪裡好笑了...」

「呼...你不懂啦。」

有如銀鈴般的笑聲停止後,珞可大大的喘了口氣,這麼回答著,而臉頰因為方才的動作而微微泛紅,讓亞維康愣了一下。


好可愛....不對,我在想什麼啊...


對於莫名浮出的想法,亞維康搖了搖頭,端倪著珞可的臉,他發現了一件事...

「你們兩個,長的好像....」

除了瞳色與髮色,那兩人的容貌真的十分相似。

「咦?你現在才發現?我們是雙胞胎喔!」珞可笑咪咪的回答著。

「原來如此。」

亞維康點了點頭,不過這對雙胞胎的個性,未免也...差太多了?

「對了,從這個方向走來...你是要去薩英斯城嗎?」雖然這個答案她是肯定的,但她還是帶著疑惑的口吻這麼問著。


「是啊....你們也要去?」亞維康有點驚訝。

「嗯,一直想去那裡看看,好不容易家裡的人才讓我們出來呢。」

「就你們兩個人,不會太危險嗎...?」

「別小看我們喔!我們現在可是冒險家呢!而且你自己不是一個人嗎?看起來你還比我們更容易遇到危險呢。」


像剛剛就遇到危險了不是嗎?撞到我的防護罩然後暈過去。珞可在心裡吐了吐舌。


「...那個,要不要一起走?」聽著珞可的話語,他實在不怎麼相信,不過好歹也拿了人家的食物了...他猶豫了一下,開口問道。
「嗯?」
「我的意思是,反正目的地是一樣的,不如一起走吧?多一個人互相照料也不錯啊。」亞維康笑了笑,這麼說著。

「唔...哥,你的意見?」珞可一臉困擾的看向培里亞。

「隨你便。」培里亞抬起頭來瞥向她,冷冷的回答後,又從心裡傳了一句,『要耍人的話,別太過火。』

「那麼,歡迎你加入我們。」伸出手來,她臉上浮現了燦爛的笑容。

「請多指教了。」亞維康回握了她的手,也回給他一個開朗的笑容。

「....」培里亞好像看到了珞可身後那條惡魔的尾巴,正在擺動著。

可憐的伊希塔。培里亞這麼想著。


**

清晨,太陽悄悄的升起,濛濛的霧氣滋潤著大地,接而產生的露珠沿著葉緣滑下,滴落在她的臉上,從樹葉間的縫隙灑落的晨光,溫暖的感覺迫使她睜開雙眸。

伸伸懶腰,將手掩住嘴大大的打了個哈欠,她昨晚就是靠著樹幹睡覺的,原因是睡袋借給亞維康用了,雖然她不怎麼在意,反正她在哪裡都能夠睡得著,也因此婉拒的培里亞要把自己的睡袋借給她的念頭。

移動身子時才發現自己的身上多了一件大衣,她愣了愣,不自覺的笑了。


這是,培里亞的。


遣回了昨夜偷偷召喚出來的暖之精,晨間的溫度略嫌低了一點,她偏著頭想了想,穿上了手邊的大衣,看了一眼不遠之處尚未清醒的兩個人,便轉身走進樹林裡。

在森林某處的樹下蹲了下來,摘了幾朵看起來不錯吃的蘑菇,她抿唇一笑。


來做早餐吧!


哼著小曲,踏著輕快的步伐,繼續尋找食材。

 

香味在他們的營區四處流竄,喚醒了原本還在睡夢中的兩個人,他們皆撐起身子坐了起來,眼神呆滯的看向香味的來源處。

前方不遠處有著原本應該不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不知道從哪弄來的桌子和椅子,桌面上則是擺放著豐盛的菜餚。

「咦?你們醒了啊?來吃早餐吧!」

站在一個鍋子的旁邊,拿著勺子想要先嚐嚐看味道時,卻發現他們兩個已經醒來了,珞可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笑著對他們這麼說。

「....」培里亞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桌上的食物,接著便是慣常的沉默。

「珞可...這些都是你煮的...?」從呆滯中回神過來,亞維康一臉難以置信的問著。

「是啊,你這是什麼表情..不然是你煮的嗎?我哥會的,我也會啊。」珞可沒好氣的回答。

早就習慣早起去修練的她,在起床後才想起自己已經離開神殿,卻也沒有想繼續睡的慾望,便到森林裡散步去,順便弄了一些食材回來煮,但一時興起的活動居然被質疑,還是令她有點不悅了起來。

「啊哈哈..抱歉抱歉,可能是剛睡醒頭腦不太清楚吧,那我就不客氣了。」

亞維康乾笑兩聲,走到桌前拿起一串烤蘑菇,說完便將食物送進嘴裡。

「等....」...一下。看見他的動作,培里亞難得的瞪大了眼睛,想出聲制止卻似乎太遲了些。

「...!真好吃!培里亞...怎麼了嗎?」

注意到培里亞一直盯著他看,昨夜的一時失言,讓他在面對培里亞時有幾分尷尬。

「....沒什麼。」

大約過了快十秒,培里亞才冷冷的回答,卻依然沒有拿食物起來享用的動作,這讓珞可皺了皺眉。

『哥,怎麼不吃?放心吧,這次每一道我先嚐過了,不會有問題的啦。』

『..抱歉,只是之前的....讓我不得不謹慎一點,別不開心了,一起吃吧。』

之前的例子實在是讓他有點怕了,雖然說珞可烹煮的菜餚比他自己煮的還要好吃,但是因為珞可總是喜歡自己出去找食材來煮食,吃下肚偶爾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出現,雖然不至於會要人命,但還是讓他以敬而遠之的心情看待,畢竟他實在是不想再次體驗一個禮拜都睡不著,或是一個小時都笑不停等等的遭遇。

『....嗯。』被看穿自己的心情不太好的珞可,也只能勉強笑笑回應。

「珞可...!這是什麼肉啊?好大一塊!」正在低頭跟早餐奮鬥的亞維康忽然抬起頭來這麼問著。

「兔子肉啊。」剛和培里亞結束對話的她,理所當然的回答。

「好大一隻兔子...」

看著眼前那一大鍋的兔肉湯,裡面的肉很明顯的能看出是一隻的份量,但是...有哪種兔子能夠長的那麼大隻呢?此時的亞維康可以說是非常的疑惑。

「那是庫姆吧?」看了快要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鍋子一眼,培里亞淡淡的說著。

「庫...姆...?那是什麼?」

「咦?你不知道嗎?」珞可有點訝異的問著。

亞維康搖了搖頭,一直沉默不語的培里亞居然微微開口解釋了起來。

「庫姆,有兔王之稱,為夜行肉食性類兔魔獸,全身皆被黑色的毛包裹住,以及良好的夜視力,有助於在黑暗中獵取食物,攻擊時會以強韌的後腿踩向獵物,在獵物動彈不得之際以尖銳的齧齒加以撕裂咀嚼,聽說它站起來和一個成人的高度差不多。」

「噢...」瞧亞維康那副目瞪口呆的樣子,顯然是正處於「啊啊啊他居然主動和我解釋」以及「這麼多他居然能夠記得」的震驚之下,呆呆的樣子讓珞可忍不住失笑了。

「快點吃一吃吧,還要趕路呢!」

如果要和亞維康一起走的話,就沒辦法用輔助魔法了,想必一定會比昨天的速度慢上很多,而施展魔法時還必需加上神之名予這四個字,所以是一定會被發現的,她可不想這麼快就被發現自己的身份。

「嗯。」亞維康這麼回答著,便低頭奮鬥去了。

將桌上的食物一掃而空後,收拾完行囊,他們便繼續展開平乏無聊的趕路之旅。

 

    全站熱搜

    晨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